第七十四章 相见
0.1秒记住本站域名 [ixs.cc]

  小河岸边,晨雾散去,经历了半夜的喧嚣,清晨的小街上,充满了熙熙嚷嚷的声音。

  这个时代的通讯和交通都十分落后,然而人们的八卦品质却是自古相传,永不熄灭。城池内外一点事情都能够传得沸沸扬扬,何况是昨夜那么大的动静。

  刚刚打开门板,准备开摊的荆天明便见迎面而来的两个熟客讨论昨晚的事情。

  “听说了么?帝国的军队昨天晚上连夜出动,就为了追捕墨家的叛逆!”

  “我知道。我家就住在城门口。天亮的时候,我看见了许多受伤回来的军士,听他们说。那股墨家的叛逆十分厉害,帝国的军士损失惨重。”

  “听闻这些叛逆混在了附近一股山贼之中,抢杀了不少过往的商旅。要不是正好有个眼尖的认了出来,驻扎在附近的公羊止将军还不会派军征剿!”

  对于帝国的军士来说,如今是战乱时节,天下的贼寇多的很。除非天下彻底平定,否则这些贼寇是杀不完的。

  而且,天下的叛贼何其多?六国诸侯,诸子百家叛逆,内外作乱的蛮夷,江湖匪首。这年头,如果不是有着特定背景的牛人,还真是入不了帝国军士的眼中。

  “不可能!”

  荆天明脱口而出,他不相信墨家的弟子会与匪寇为伍,劫杀商旅。

  荆天明的异常引起了这两个熟客的注意,当他们将目光注视到了荆天明的时候,他机智的反应过来。

  “这粗饼怎么这么咸?一定是盐放多了!”

  两个熟客相视一笑,这大清早的,这老板怎么抠成这样。

  “我说小哥,这年头盐虽然贵,你也不用这个样子?大家都是干粗活的,吃咸的才有劲啊!”

  荆天明嘻嘻一笑,卷了两张粗饼,给这两个熟客递了过去。

  “说的是!说的是!”

  见着两个熟客走远,荆天明才舒了一口气。回头招了招正在准备稀粥的宋如月,说道:“月儿,看来这地方是待不下去了,收拾收拾,我们这两天就出发。”

  宋如月很是柔顺的点了点头,眼睛之中,甚至有着一些期待。

  帝国追捕的士兵陆陆续续的回城,其中不少是伤兵。看得出来,他们这次围剿并不算顺林。

  日近正午,三四个兵士走进了荆天明的小店,满脸的怒气。

  “这些墨家的叛逆,伤了我们这么多的兄弟,着实可恶!”

  “若不是钟离昧大人反应快,我恐怕要和隔壁村的张二一样,死在这些墨家叛逆的手中。”

  荆天明为这些兵士准备了一些熟食和半只烧鸡,他们一边吃一边发泄着,可见他们压力之大。

  荆天明默默的听着他们谈论着抓捕的过程,心中的思绪却不知道飘到哪里了?

  他是墨家的巨子,如今墨家的兄弟遭难,他第一想到的,却是远远离开这个漩涡中心,离开这些江湖恩怨。

  荆天明心中有些惭愧,可是他却没有更好的办法。

  这些兵士吃到了一半,帝国押送囚犯的队伍已经进了城。

  这些囚犯头发凌乱,面容晦暗,身上破烂,浑身上下都沾着泥水,在帝国军士的押送下,准备投入城中的监狱。

  钟离昧骑在马上,作为领队。周围店铺之中,无论是顾客还是老板,都跑了出来看热闹。

  一时间,十里长街,挤满了人。

  帝国的士兵维持着秩序,荆天明站在摊子前,看着这不长的队伍,其中的一个囚犯,他原来认识。

  那人是大铁锤手下的一个小弟,很有些本事,武艺也算不错,曾经还与荆天明一起去过桑海。

  这个人的全名荆天明从来都不清楚,只听得大铁锤和墨家的统领叫他小王,他便也跟着叫了。记忆之中的小王是个眉清目秀,说话有几分羞涩的男子。虽然武功不错,胆子却是很小,暗恋机关部的一个女弟子,却是时时不敢开口。

  可是现在的这个小王,却是与荆天明记忆之中完全不同,浑身泛着血杀之气,目光凶狠,紧闭着嘴唇,脸上全是灰泥,犹如野兽一般。

  这些人并不都是墨家的弟子,相当一部分只是无名的山贼,拉着墨家的这块旗帜狐假虎威。

  只是,即使是狐假虎威,这其中却是真的有墨家的弟子在内。周围百姓的议论声他听在耳中,大多是在谩骂这些贼人,顺带着将墨家的叛逆骂了一遍。

  荆天明一时间有些恍惚,自己是不是真的很无能。昔年以兼爱非攻闻名天下的墨家,现在在百姓的口中,却犹如蝗虫一般。

  救人还是不救?

  正当荆天明犹豫之际,街道之上却是异变突生。

  小王挣脱了铁链,从一旁的军士那里抢走了一把刀,瞬间便伤了两三个人。

  荆天明一愣,想起了他似乎和盗跖学过两天开锁的本事。小王击伤了两边的军士后,并没有就此离去,反而砍断了周围同伴的铁索,将他们也救出了束缚。

  “兄弟们,反正也已经出不去了,能杀一个是一个!”

  场面一瞬间混乱了开来,本来看热闹的人纷纷想要逃避,帝国的士兵根本无法维持住秩序。

  这些匪寇本就是刀尖上舔血的人,拿起了武器就四处的乱砍。一时间,无论是看热闹的百姓还是被人群冲垮的帝国兵士,都有不少人受了重伤。

  “小哥,你们两个人快躲进屋子之中。”

  本在荆天明店中吃饭的秦兵急匆匆地抄起了武器,跑出了小店之外,加入了维持秩序的队伍之中。

  “哼!”

  看着这乱象,钟离昧轻哼了一声。双腿用力,一下子跃到了马背之上。他开弓拉箭,只是几息之间,四五支长箭同时射出,将正在大肆屠戮的匪寇一一放倒。

  钟离昧一下子稳定住了情势,小王见势不好,这时才想要逃走。

  只是现在,却哪里还由得了他。

  钟离昧一箭而出,正中小王的后心。

  临死之前,小王的视线变得格外的清晰。他忽然在人群中发现了荆天明的踪影。墨家的巨子此刻犹如一个寻常的小贩,正站在摊子前,静静的看着他。

  惭愧,不解,羞愤........各种的情绪就在那一刹那间,随着心脏的停止而永远消散。

  小王的眼神很是复杂。一滴眼泪从眼眶之中流出,随即,他的身躯便永远的倒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