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相守
0.1秒记住本站域名 [ixs.cc]

  “小哥,再来一只烧鸡。”

  长街小店之中,生意兴隆。

  “来了!”

  一声吆喝,荆天明大声的应了一下,拿起一只刚刚烤好的烧鸡,便放进了身前的铁托盘之中。

  刚刚烤好的烧鸡还冒着浓香的热油,荆天明抄起了一把小刀,只是几下,便将整只鸡切成了一块块。荆天明端起了托盘,就要将切好的烧鸡送过去,店外响起了一个男人粗壮的声音。

  “老板的武功不错啊!”

  钟离昧就站在荆天明摊子不远处,脸上带着笑容。

  不同于城中的其他秦军,眼前的男人隐隐给荆天明一种威胁的感觉。自从那日,荆天明在他面前露出了破绽之后,这些日子以来,钟离昧对他屡屡试探。

  “什么武功?只要你天天做烧鸡,时间长了也能够这样。用一句话来说,唯手熟尔!”

  荆天明摸了摸头,笑嘻嘻的说道。

  “那倒是我孟浪了。”

  钟离昧微微一笑,帝国百夫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微的笑意。

  钟离昧武功不低,至少与这城中绝大多数的秦兵相比是这样的。钟离昧这样的年纪,已经有了这样的修为,可以说未来前途光明。

  然而,对于钟离昧而言,眼前这座普通的烧鸡店,却有着极大的秘密。

  这店中一男一女,与他们相处越久,钟离昧就能够感觉越多的不和谐的地方。

  宋如月武功不低,但与钟离昧相比,却要差了一筹。一个与钟离昧水平差不多的高手,想要在他面前隐藏,即使一开始能够瞒过,可是随着时间长了,难免会露出踪迹。

  而更让钟离昧奇怪的是,这座店老板的根脚,他居然完全觉察不出来。

  这通常只有两个解释,要么他一点武功也没有,要么他的武功要远远超过自己。

  钟离昧更愿意相信的是后者。

  钟离昧年少时便勤学武功,至如今,在江湖上修为已至一流。加上他精通兵法,擅长行军布阵。年少才具,钟离昧身上也有着这样的人通常的特点,轻狂!

  自问同辈之中,钟离昧很难找出与他有着相等水平的人。而眼前一个烧鸡店的老板,在修为上远胜于他,却是十足的打开了他的好奇心。

  当今天下,并不缺乏英雄豪杰。而这其中的少年英杰,却是屈指可数。而能够与眼前店老板对得上号的,也只有那么几个。

  钟离昧心中早已经有了定案,剩下的便是抽丝剥茧般的找出证据。

  荆天明放下了托盘中的烧鸡,瞥了一眼钟离昧,他那种狩猎猎物一般的犀利目光,让荆天明有些不快。

  钟离昧所拥有的特定他都有,不同的是,荆天明要比他强烈的多。

  年少成名,执掌墨家。一身修为,当世少有人及。这样的荆天明,缩身于这样的小店之中,只是为了和妻子过上平淡的生活,远离江湖恩怨,朝堂纷争。可是并不代表,荆天明一颗争心就这样消逝在了平淡的生活之中。

  宝剑蒙尘,却难掩锋芒。

  与钟离昧对视一眼,目光相接,双方都察觉到了对方目光之中另类的意味,却又随即错了开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夜色微凉,当黑暗笼罩大地,城中的一切都归于平静。

  战乱时节,关东各城池都实行宵禁。

  送走了最后一拨吃饭的秦兵,荆天明准备了关门的时候,街上静悄悄已经没有了一个人了。

  这座店很小,除了一个客人吃饭的大厅之外,旁边便是荆天明夫妇两人睡觉的地方。

  劳累了一天,本是大小姐的宋如月却没有丝毫的怨言,收拾好了碟盘之后,她悄然的走近荆天明的身后,环腰抱住了他。

  有些娇腻的靠在荆天明的肩膀上,宋如月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红晕。虽然做尽了粗活,然而却难掩宋如月娇媚的容颜。

  少年男女,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荆天明一把抱住了她,向着旁边的房间走去。

  夜已经很深,荆天明夫妇二人躺在床上,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安歇。

  宋如月秀发散乱,如玉的侧颜躺在荆天明壮实的胸膛上。

  微微气喘,虽然尽意,宋如月却感觉到了自己丈夫的异常。

  “天明,怎么了?”

  荆天明还在想着白天的事情,听宋如月这么一问,说道:“那个秦军的百夫长,有些不对。”

  “区区一个百夫长而已,能有多大的能耐?”

  宋如月是天刀宋远的女儿,江湖上有名的侠女,在江湖上很有地位。

  “那个百夫长有些不同,我感觉,他已经察觉出了端倪。他的修为比你要强一些,你在他面前,或许已经露出了踪迹。”

  “那怎么办?我们要不要搬走?”

  荆天明也有些迟疑不决,毕竟这座小店有着他的心血,周围的人虽然都是武功平平之辈,但也没有大奸大恶之人。与他们混久了,荆天明有些适应这有些平淡却有着乐趣的生活。

  然而,荆天明虽然不惧这城中的秦军,可是他的身份若是暴露,到时候,不止帝国的军队,怕是罗网,铁鹰锐士都会闻风而来,甚至就是墨家,江湖上一些反秦联盟中的帮派也会赶来。

  一场厮杀在所难免,江湖上怕又是血雨腥风。

  “准备一下吧!我们是时候走了!”

  “那好!”

  听闻又要搬走,宋如月的脸上没有一丝的不快,反而计划起了往哪里去。

  “现在这世道并不太平,但是主要是大河的南面。秦国已经平定了河北,听说那里的城池,像是巨鹿邯郸这些地方很是不错。再往北的话,太原,上党也行。那里虽然冷了一些,但是人少。再加上秦国在那里统治已久,守卫远不如这里严密。”

  宋如月走南闯北,也积累了一些经验,并不像平常的无知少女一样。

  “当然,实在不行的话,我们还可以去投奔我爹宋远。他是江湖上有名的大侠,最痛恨的便是暴秦无道!”

  宋如月的脸上洋溢着笑容,随着夜色越深,街上忽然响起了急促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