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击飞
0.1秒记住本站域名 [ixs.cc]

  聚众为乱,暴尸三日。

  荆天明站在广场之上,看着被秦军悬挂在木柱之上的小王的尸体,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小店迎来送往,街上依旧热闹如昔,几个叛逆的死亡并没有影响到帝国居民的生活。

  荆天明已经打算离开,因为小王的事情,他这个巨子的心情很是复杂。

  钟离昧出手的那一刻,荆天明能够阻止。只是,他却是漠然的看着这一切。那一刻,他的心中曾经有过激烈的挣扎。

  最终,他放弃了。

  也许是害怕这平静的日子被打破,也许是害怕再过上以前一样流亡的生活,又或者是,他害怕死亡。

  轻生重义。

  在荆天明真正面临这一切的时候,却发现,选择,无比困难。

  而就在他犹豫的那一刻,小王的生命却已经消逝。

  店中的客人一如往常,不同的是,宋如月的脸上却是有着一丝的兴奋。

  荆天明一笑,看着自己的妻子,这一刻,他将其拥入了怀中。随即便是哄堂的笑声。

  “干什么呢?大白天,这么多的人!”

  宋如月面色娇羞,布满红霞。虽然他们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却也难抵这众目睽睽。

  宋如月想要推开自己强壮的丈夫,却发现对方抱得越紧了。她有些奇怪,抬起头来时,却发现荆天明的表情并不轻松,显得十分疲累。

  宋如月挣脱不过,也不想要挣脱,就随他去了。

  白日里这小店之中的插曲终究没有引起多大的声响,月上梢头,小店已经关门。

  荆天明夫妻两人却没有像平日一样将歇。宋如月准备了一个包裹,里面装了一些金银和粮食。

  “天明,我没有带太多的衣物,免得麻烦。”

  荆天明坐在老旧的床头,一声不响,整个人沉寂了下来。

  “天明,你舍不得这里么?”

  宋如月正在准备行装的手停了下来,看向了荆天明。

  “月儿,你先出城。秦军的巡逻路线你已经熟知,这座城池的城墙也拦不住你。我们在城东二十里的古庙会集!”

  “你想要做什么?”

  “身为墨家的巨子,我当为墨家子弟收尸!”

  荆天明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格外的坚定,瞳孔之中光芒闪烁。

  “我明白了!我们在古庙会集。”

  夜晚十分寒冷,悬挂在广场木柱上的尸体狰狞而又恐怖。

  荆天明一身黑衣,来到了白日驻足良久的地方。一番观感,已与白日不同。

  小王的眼睛并没有闭上,黑夜之中,他干枯的瞳孔仿佛还有着灵性,直直的目光,似责问,似质询,在敲打着荆天明的心。

  身为墨家的巨子,你当真不再管墨家万千被帝国追捕流亡的弟子么?

  周围很静,荆天明曾经以为,他可以轻易的放弃曾经所有的一切。

  帝国,墨家,小高,雪女,大铁锤.......乃至于,月儿。

  可是当小王,这个墨家普通的弟子死在他的面前时,他发现,那一刻,他心中居然还有着怒气。

  那是不应该出现在他此刻身上的东西!

  荆天明的心无法平静,所以,他选择再度逃避,离开这个地方。

  “你终于还是现身了么!”

  一支弧箭,一声清冷的呼声,钟离昧的身形从小楼顶端一跃而下,跳入了广场之中,荆天明的面前。

  荆天明手持墨眉,翻身避过长箭。他孤身而立,随即,数十帝国的军士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荆天明看着天,长叹了一声。

  面前的这些兵士之中,有很多都是他熟悉的面孔。

  他看着一身银甲的钟离昧,问道:“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一句话,带着深深的疑惑,传荡在广场之中。

  “我是帝国的将士,你是叛逆首领!我为什么要放走你?”

  声若洪钟,钟离昧看着眼前的男子,从未有过的谨慎。他早已经猜到荆天明与墨家有关,所以一直埋伏在广场周围,为的便是等到荆天明露出马脚。

  荆天明的心中一突!

  叛逆!

  这两个词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他的耳边,虽然他不断的逃避,可是终究还是无法避开这两个字。

  年少之时,他曾经以这两个字为荣,甚至还曾经为了悬赏价格与项少羽吵得不可开交。

  可是现在,他却深深为这两个字苦恼着。这两个字就如同无法消除的烙印,印在了他的心头。

  “如此,就来吧!”

  荆天明轻轻的拔出了墨眉,周身剑气纵横,剑气夹杂着夜风,空气之中充满了凌冽之意。

  钟离昧眯着眼睛,眼前的这个人,是他这么多年所遇到的对手之中,最为强大的一个。

  他不敢托大,当即拿出了家传的长弓,咻咻咻三箭。

  追风弧箭,威震江湖。三箭连出,带着死亡的啸声,冲向了荆天明。

  荆天明却是不闪不避,三箭还未近身,就被他强大的剑气所纠缠,减缓了速度。

  轻轻的一挥,长剑所至,剑气劲急,将三支长箭一一绞碎。

  钟离昧轻轻的皱了皱眉头,又是连出三箭。他的角度十分刁钻,转寻人要害而击。再加上追风弧箭诡异的角度偏转,往往能够让对手防不甚防。

  钟离昧最厉害的是箭,只是,他失败的也是箭。

  到了荆天明这个层级,剑气化于体外,加上墨家的独有的内功心法,寻常外物,很难够伤得到他。

  脚尖轻点地面,荆天明身形跃动,不过半息之间,他已经来到了钟离昧面前。

  墨眉刺出,钝剑之利,不在于剑身,而在于使剑的那个人。

  钟离昧拿出了长弓,身体倾斜,用弓别开了墨眉。却见荆天明微微一挑,剑身轻抬,挑开了钟离昧的弓弦。

  一击得手,钟离昧倒退三步之远,才发现自己的长弓弓弦已断。没有想到,那把剑如此钝,却有如此威力。

  见弓弦已断,钟离昧拔出了腰间长刀,不退反进,一剑刺去。

  荆天明横剑身前,挡住了钟离昧一击,随即一跃向后,在钟离昧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一剑挥去。

  荆天明的剑很快,一剑便在钟离昧的银甲上划出了一道长痕。抬脚一踢,将其击飞三米之远。

  “我不想杀你们!”

  夜光之下,荆天明冷冷的看着周围的一群兵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