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向前
0.1秒记住本站域名 [ixs.cc]

  孔寒安不知道自己曾经为何会对打仗抱有极大的浪漫与遐想。

  剑门关的战斗让他改变了这个想法。

  初时,他有些激动。

  久了,他便开始麻木。

  直到他彻底陷入了无聊的状态。

  人挤人,人挨人,鼓声不歇,只管向前。

  剑门关本就险阻,小小得一片城墙,接敌面并不广。

  所有人挤成了一团,毫无任何施展的空间。

  一直往前,一直往前,哪怕前进不了了,腿也要努力做出迈步的样子。

  真的……很无聊。

  归其原因,也是因为孔寒安还在“排队”状态。

  “仓,秦人是什么样的?”

  鼓声不知道敲了多久,他一直在缓缓的缓缓的前行着,孔寒安闲极了,开口问道。

  可却听不见仓的回应。

  转过头,却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胡子都长进了衣领的汉子,正盯着他。

  汉子面色铁青,双眼都要瞪出眼眶一般,看起来蛮吓人的,似乎为了孔寒安转头而生气。

  “额,抱歉。”

  孔寒安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又转回了头。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

  擂鼓的人都不见累的……

  孔寒安终于听见了喊杀声。

  孔寒安有些疑惑。

  就这么点地,怎么之前没听到啊?

  这个巫神的领域有BUG啊。

  孔寒安甩了甩脑袋,透过人缝,举目看向前方。

  眼前出现了一座三层楼高的城楼。

  城楼看起来很大,似乎前方只有这片阁楼,再无其他。

  队伍走到这里,稍微宽松了些,不再是人挤人了。

  门口站着一个一身皮甲的小吏。

  小吏显得十分疲惫,打量着眼前人的武器,操着沙哑而尖锐的声音说道。

  “长枪,编入据敌队,从左门出。”

  据敌队?左门?这又是什么?

  孔寒安还在纳闷,那小吏又在吩咐。

  “有弓矢,进门后上楼,远程攻击!”

  孔寒安眼前一亮,这个听起来似乎不错。

  “赤手空拳,敢死队,快步向前。”

  孔寒安嘿然,好家伙,炮灰啊。

  还好我的道剑还在。

  轮到孔寒安身前的人了。

  “重甲,刀盾组,右门出!”

  孔寒安算是有点明白了。

  可能不同的门,代表着不同的城墙区域。

  阁楼上肯定是最轻松安全的,远程武器,必然是被保护的区域。

  左门区域,应该是长枪兵。

  虽然说自古枪兵幸运E,但按造冷兵器的战场来说,一寸长,一寸强,长枪的区域也应该不差。

  右门区域,必须着重甲才能进去,显然已经很危险了。

  至于正门……

  没听到小吏说么,敢死队,送死的地方,还是快步向前的送死。

  也不知道自己会分到哪儿。

  孔寒安走到门前,小吏苍白的脸瞟了他一眼。

  “短剑,无甲,敢死队,快步向前!”

  孔寒安:……

  这特么不公平!

  我穿着布衣,布衣也可惜算布甲。

  搞不好是神圣甲呢!

  凭什么说我无甲!

  我手上有武器!

  这剑老厉害了。

  孔寒安试图辩解一下。

  小吏再度发出沙哑尖锐的声音。

  “快步向前!”

  背后一股巨力袭来。

  孔寒安一个踉跄,冲进了阁楼。

  “你推什么推,我让苟启咬你啊!”

  孔寒安回头,脱口而出。

  但身后,空无一物,只有一座大门,和门后黑黢黢看不见的后路。

  孔寒安打量起四周,整座阁楼内,也空无一物。

  鼓声没了,喊杀声没了,小吏尖锐的喊话声没了。

  四周极其安静。

  仿佛真的没人管他一般……

  只要进入了阁楼,前不见去者,后不见来者。

  这间城楼内,有前后左右四个门,和一道楼梯。

  城楼,就是普通的城楼,和孔寒安上辈子旅游见到的那种一模一样,四根柱子四面墙。

  但又有不一样。

  除了前面的门有微微泛光,另外三道门,都是一片黑暗。

  只能往前么?

  孔寒安还不信邪了。

  他开始顺着楼梯往上跑。

  他想去见识一番最安全的阵地。

  顺着楼梯走到顶,有一块大理石封住的出口。

  他竭力推开,爬了出来。

  然后,他发现他又回到了原地。

  大理石合拢,与地面上的砖块无异,甚至连缝隙都找不到了。

  又试了两次,孔寒安甚至在地板上刻下了一道剑痕来判断。

  最后他发现,他始终出现在这个位置。

  向左,向右,向后。

  明知道前方可能是地狱难度,总要试试有没有其他的可能。

  但很可惜,他卡不出bug,地板上的剑痕一直都在……

  这意味着,他一直在原地打转。

  孔寒安:……

  反正这儿没人,孔寒安也没打算继续前进。

  纵千万人吾往矣,那是孔夫子,不是他孔寒安。

  他席地而坐,准备整理一下有效信息……

  已知消息,胡路和他的手下与他一起进入了这方空间,但位置可能不一样……

  巫神在南岳庙不远处将他摄了过来,不论是因为南岳大帝出了事,还是他和巫神有了某种默契,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这里不论是真的剑门关,还是巫神的神域,显然有某种规则。

  具体不知,但那个叫仓的汉子告诉了他:号声响起登城,鼓声响起向前,鸣金收兵……

  若违背了规则,可能就会变成枯骨。

  看起来像角色扮演,可孔寒安不认为对方有那么好心,允许他有失误……

  “剑门关”内的人,都很诡异。

  看似是人,但又像鬼,惧怕冥蜂就可以看出来。

  可孔寒安的阴阳眼,在这里失误没有效果。

  战场区域,似乎是那个小吏分配,一旦分配,目前来看,便只能去那个区域了。

  不知道剑门关守军的将军是谁,是二爷说的那个鬼仙,还是那个神降的巫神。

  总体而言,情况对孔寒安有些不利,他目前只能按造对方的要求行动。

  还有这间城楼,也不知道有何作用?

  唯一知道的,只有遵守规则,和他扮演的角色姓关……

  孔寒安突然眼前一亮。

  姓关,他不得不想到关二爷,想到武圣……

  更何况,剑门关最早的消息,是二爷告诉他的。

  难道这方天地有二爷的事儿?

  八卦无用,孔寒安闭目感应胡路的位置……

  先试试和手下会和。

  随后,他表情怪异了起来。

  胡路,就在他不远处……

  或者说,在前方……

  不光胡路,还有牛大马二黎三五盗等等……

  甚至樵夫巴和秦广也在前方……

  如果不是阴司倾巢而出,那就是在这个城楼内,感应失灵了。

  他听到前方有山呼海啸的嘶喊,他闻到前方有各种各样的味道……

  甚至他身体的本能,都隐隐在驱驰着他,向前,向前。

  冥冥中有一种感觉,好似前方有着什么东西在等待着他。

  只要向前,他就能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