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剑门关
0.1秒记住本站域名 [ixs.cc]

  疼……好疼!

  缓缓睁开眼。

  孔寒安的视线有些模糊,试了好几次,才对准焦点。

  四肢百骸传来了极其强烈的疼痛感,一阵一阵的。

  藏在袖子里的胡路不见踪迹,连带着之前给它帮忙携带的拘鬼口袋也不知道到哪去了。

  脖子上的老狐狸也没了……

  巫神把我弄到哪来了?

  “哟,新来的,你醒了?也算你命大,居然活了下来……”

  一道声音传入耳中。

  孔寒安勉力看去,是一个脸上有着刀疤,体态微胖的中年男子。

  刀疤脸嘿嘿一笑。

  “我叫仓,你叫什么?”

  孔寒安怔了怔,还是自我介绍道:“在下孔寒安……”

  “什么在下在上的?你虽然浓眉大眼,但仓爷我不稀罕在你上面。”

  自称仓的刀疤脸把孔寒安按住,他那双强而有力的大手,在孔寒安身上游走了一番。

  “有姓,小伙子你不简单呀,身体还算壮实,家里犯事被发配来的吧?”

  犯事?发配?

  那巫神又和我玩什么花样?

  大手按到了痛处,孔寒安不禁疼痛的喊了起来。

  “啊……唔!”

  嘴里被塞进了一个什么东西,那玩意又酸又苦,还带着浓浓的腥臭味。

  大哥,你不是说对我没兴趣么……你的手在搞咩啊!

  “你身上的伤应该没有大碍,估计是被投石砸伤了脑袋……啧,汉国的霹雳车,果然非同一般……你能活下来就是万幸了,别乱动,别瞎想了。”

  汉国?

  “也不知道你们家在蜀国犯了什么罪,把你送到了剑门关来,关?这个姓在蜀国并不多见啊。”

  别给我改姓啊,朋友!

  我姓孔啊!

  等等……

  蜀国?

  剑门关?

  孔寒安心头一凛。

  所以,我现在在剑门关?

  又或者说,我现在是在巫神的神域中?

  耳旁传来沉重的号角声和呼喊声。

  “呜~!”

  “敌袭!!敌袭!!!”

  “老秦人来了!!!”

  许多人开始往城墙上跑去。

  仓语气一肃。

  “小子,听好咯,只要还有一口气,咱们就不能放弃守城,只有守住了城,你才能活着赎罪,才能回去!”

  仓的那双大手开始不断的拍打着孔寒安的脸部。

  “清醒一点!拿起武器!号角声停止的时候,我们必须站在城头上!”

  仓满眼焦急,语气也开始急促起来。

  之前三足金乌的神域是荒山,两人不服就干。

  这个巫神的神域,是剑门关?让我玩角色扮演?

  左右现在已落入敌手,就看看对方还有什么花招。

  孔寒安点了点头:“我无妨了,我们走吧。”

  仓见孔寒安回应,一把将孔寒安拉起,就往城墙上跑去,似乎很着急。

  剧烈的拉扯感让孔寒安周身剧痛再度传来,他的右手下意识一握,一把满是锈迹的黑色短剑被他握在了手中。

  道剑在,孔寒安就不慌了。

  “我们慢了会怎么样?”

  孔寒安感觉对方似乎太急了一些。

  “怎么样?嘿……”

  仓怪笑一声。

  “看来你真的忘记了很多事情了。”

  墙梯只有一道,前方有许多人在赶路,可孔寒安和仓身后没有一人。

  地面上有许多苍白的石块,不知道是不是之前汉国的投石。

  仓也很急,他的急切传染了孔寒安,孔寒安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

  终于,两人赶在最后,挤上了城墙。

  真的是挤……

  剑门关位于两山之间的隘口,短短五十多米的城墙,挤了有数千人。

  有人高有矮有胖有瘦,有的穿铠甲,有的穿布衣,还有的坦着上半身……

  人靠着人,肩靠着肩,城墙上,几无立足之地……

  孔寒安正前方,就是一个赤坦着上半身的高个子。

  号声正逐渐变轻,最终不可闻……

  城墙上所有人都呼出了一口气。

  这么多人呼气,孔寒安感觉一阵凉嗖嗖的。

  “仓爷,到底怎么回事?”

  孔寒安小声问道。

  仓指了指身后城墙下,孔寒安与他跑上来的方向。

  孔寒安举目看去……

  是一座残破的村庄,满地黑褐色……

  这!!!

  孔寒安大惊失色。

  方才冲上城墙时还不觉得,此刻视角不同,他才发觉,那些之前路上绕开的,哪里是石块。

  是一具又一具风干的尸体和枯骨。

  居高临下看去,那种“石块”遍地都是。

  “这……他们……怎么回事??”

  仓叹了口气道:“谁知道呢,号声结束前没有登上城墙的人,都会那样。”

  因为地形狭窄,孔寒安紧紧贴着前面之人的后背,某处紧贴着某处。

  加上对方身上浓浓的汗酸臭,这姿势让他觉得很别扭。

  孔寒安小声问道。

  “那号声结束了,我们是不是可以?”

  仓嘿嘿一笑。

  “小子,也是我和你有眼缘,记住了,号声响起登城,鼓声响起向前,未曾鸣金,别想着下城墙。”

  正说着,三只黄蜂嗡嗡飞了过来,惹得人群一阵骚动,人群似乎想避,可又畏惧号声。

  黄蜂盘旋了一阵,落在了孔寒安的头和两肩……

  是冥蜂!

  胡路派手下找来了!

  孔寒安心中一喜。

  但人群的波动影响到了孔寒安,孔寒安被挤向身后的阶梯。

  仓眼里手快,一把抓住了他,一股大力袭来,孔寒安又被按到了前方。

  前面的高个子回头,露出了一张满是愤怒的脸……

  头顶的冥蜂飞了起来。

  高个子脸色大变,似乎很害怕冥蜂,他往里缩了缩。

  但城墙就这么大,他也一挤,自然引起了更前面的人的反抗。

  然后,他又被推向孔寒安。

  仓哼了一声。

  也不知道仓怎么做的,伸手一引一拉,孔寒安和前方那人换了个位置。

  孔寒安这次动作大了,肩上的黄蜂也飞了起来,飞向高个子。

  高个子一阵手舞足蹈,慌乱之间,退出了城墙,踩到了墙梯上。

  然后,他露惊恐,也没有发出什么声响,血肉迅速蒸发,身体变得苍白,如同城下满地的石块一样,从墙梯上滚了下去。

  不光是他,有两只冥蜂也飞出了城墙,也变成了石块,掉落下去。

  最后一只冥蜂在孔寒安头顶盘旋一阵,嗡嗡的飞走,应该是去报信了。

  孔寒安怔了怔……

  “你怎么……”

  仓又哼了一声。

  “你死还是他死?”

  孔寒安:……

  因为空了一个人,空间宽裕了一些,仓很快贴了上来。

  前后左右都是人,浓浓的血腥味和汗臭味……

  左右为男,男上加男,满身大汉……

  孔寒安很尴尬,很难受。

  为了缓解尴尬,孔寒安小声问道。

  “我不是被汉国的投石砸晕的么,为什么秦国又来了?”

  “咚!咚咚!”

  仓还未来解释,城头的鼓,响了。

  一道雄厚而强力的声音响起。

  “前进!!!!”

  人群开始向前移动。

  “动起来,别停下!”

  仓自身后推了孔寒安一把。

  仓的力气很大,孔寒安又贴在了前面那人的身上。

  这人穿了一身铠甲,冰冰凉。

  这次,前方的盔甲人没有再回头,孔寒安被人群裹挟着,一路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