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热闹是他们的
0.1秒记住本站域名 [ixs.cc]

  孔寒安睁开了眼。

  眼中还是空无一物的城楼,没有味道,没有声音,没有吸引力……

  行吧……

  看来,不往前,就无法破局了。

  冥界那边,还等着他回去统战呢!

  孔寒安捏了捏手中的短剑。

  这是他最后的底牌……

  财神告诉过他,这把剑,还能用一次。

  这剑,能诛神。

  那就,向前!

  孔寒安一咬牙,运功于腿上,以极快的速度冲出了前方的门。

  这次没有再返回原来的房间。

  喊杀声突兀的传来,震耳欲聋。

  映入眼帘的,是铺天盖地的箭雨……

  妈耶!!

  大意了!

  那个巫神他丫不讲武德。

  吾命休矣……

  孔寒安闭上了眼。

  他感觉他被无数的箭矢射中。

  他满耳都是“打铁声”。

  “叮叮叮……”

  这个声音……很有点像上辈子玩只狼时的格挡声。

  就,离谱……

  孔寒安晋升都尉时,曾获得凡铁不侵的能力,他一直觉得这个被动有些鸡肋。

  但此刻,竟然用上了?

  巫神的埋伏,只是凡铁?

  孔寒安疑惑的睁开了眼。

  无数箭矢在他身旁散落一地,附近有很多伤员在哀嚎,还有人堵在城垛上,往下投着石块或者热汤。

  孔寒安打量起四周。

  身后,还是那个城楼。

  有很多赤手空拳或穿着单薄布衣的人从城楼里冲出,而后又被箭雨击倒。

  城楼上,有许多弓箭手正往下射箭。

  城楼左边,是一段沿着山体向外延展的城墙。

  看着那群人手里的长兵器,应该是孔寒安认为的第二安全区。

  事实上也确实是,因为左边的山壁形成了天然的掩护,陡峭高耸的城墙让他们得以居高临下,用长兵器直接威胁到孔寒安所在区域。

  他们吃不到箭雨,但又能直接攻击攀上城墙的敌人。

  城楼右边,也是一段沿着山体建起的城墙,但右边的山体比较平缓,所以城墙出于被威胁状态,也有许多敌人架着云梯往那边攀爬。

  那边都是重甲近战,真正体现了什么是以一当十。

  而后,孔寒安打量起自己所在的“赶死区”。

  赶着送死的区域,果然非同一般。

  这一块区域,虽然也有城墙掩护,但却正处两山之间的隘口,直面敌人威胁。

  这一段城墙不算高,简直是敌人攀爬的重灾区。

  孔寒安一眼看去,黑压压的人头,向城上挤来。

  云梯,蚁覆,还有很多人带着沙袋石块在城墙下垒土。

  城墙已有些残破,这里真的是在拿命挡住敌人。

  “那边那个新来的,别发呆!向前,杀敌!”

  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

  孔寒安侧头看去,是之前那个在他身后推了他一把的络腮胡子汉子。

  络腮胡子在他不远处。

  他浑身是血,身上的麻衣已经被血色浸透,喘着粗气,一边瞪着孔寒安,一边从身上拔下箭矢。

  “新兵?别发呆,杀敌才能活下去!”

  这回看他,倒顺眼多了,没有满脸铁青,像个活人。

  然后很快他便不是活人了……

  他身后的城垛爬上来了一个骨瘦如柴身穿皮甲扎着发髻的汉子,一把将他的头颅割下。

  骨瘦如柴的汉子对着孔寒安邪魅一笑。

  然后被身后的箭矢射中,掉了下去。

  这是……在干什么?

  孔寒安茫然了。

  这是在打仗么?

  或许算得上是队友的人,就这么突兀的死在眼前,这也就算了,战争是残酷的。

  但敌人为什么连自己人都射?

  “嗡!”

  一阵弓弦响动。

  又是一阵箭雨,城墙上再度充满了哀嚎。

  一批又一批的敌人,冒着前后两面的箭雨,勉力的登上城墙,然后又死在墙上。

  一批又一批的“队友”,从身后冲出,和冲上城墙的敌人缠斗,然后死在箭雨下。

  偶尔有漏网之鱼,也有左面城墙的长戈长枪捅来。

  这里就像绞肉机,收割着无数的生命。

  可孔寒安,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这里听不到鼓声,他不用往前了。

  箭雨对他没有伤害,身边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

  如果一定要说这是个角色扮演的游戏……

  除了脚下的布履已被血水浸湿,身上的布衣已被射得千疮百孔。

  孔寒安感觉自己毫无参与感。

  要杀么?他觉得没必要,因为他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关某人。

  能偷懒,干嘛要拼命?

  不杀么?

  可是这么干站着,着实有些尴尬。

  孔寒安闭上了眼,开始感应胡路的位置。

  孔寒安表情又一次怪异了起来。

  胡路,在他身后……

  可我能回头么?

  孔寒安转过身,看向身后的城楼,城楼的门一片漆黑。

  而后,泛起了亮光。

  “铛铛铛~!”

  伴随着光芒亮起,耳旁传来了一阵声响。

  左边城墙有许多枪兵跳了过来,帮忙扶起伤员,往城楼撤去。

  还有一些人在收拾尸体。

  这应该是鸣金了。

  孔寒安眨了眨眼。

  这么巧么?

  “关兄弟,关兄弟,我在这……”

  一阵虚弱的呼喊声在耳边响起。

  孔寒安一时没有反应,直到四周的人都怪异的看着自己,孔寒安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是关某人。

  偏过头看去……

  仓满身是箭,虚弱的躺在尸堆里,冲孔寒安抻着手。

  孔寒安打量了一下四周。

  这群“友军”,又变成了之前那样,无声无息,要么面色铁青,要么面色苍白。

  他们停下了手里的事情。

  扶人的,被人扶的,收尸的,补刀的,哀嚎的。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看向孔寒安。

  每个人都瞪着眼睛,看着孔寒安。

  有些渗人。

  “关兄弟,来扶我一把。”

  仓虚弱的喊道。

  孔寒安有些恍然。

  所以现在该我进行场景互动了?

  总算有些参与感了。

  孔寒安伸出了手,拉起了仓。

  四周的“友军”又开始各行其是,场间恢复了喧闹。

  “说真的,你们这么搞有点假。”

  孔寒安叹了口气,学着别人的动作,将仓背起。

  他是面对箭雨,衣衫残破的位置是正面,背面还好。

  “关兄弟,你的武艺真厉害,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勇武的人。”

  仓在身后答非所问。

  得了……这是个NP。

  孔寒安心中微叹。

  仓在剑门关这么多人里,表现算是正常的,可没想到,原来也是个既定程序。

  “对了,关兄弟,你这回一定斩首不少吧?可否升官了?”

  仓在身后问道。

  随即,他又像想起了什么,连忙解释道。

  “嗨,瞧我这记性,你之前被伤了头,不记得了。”

  “斩首十人,你便可升一阶,成为伍长,斩首百人,你就可以成为什长,斩首千人,你便能成为百夫长,斩首万人,你就是剑门关的守将。”

  “关兄弟,我瞧你方才勇武非凡,斩获几何?”

  孔寒安语气随意道。

  “嗨,我就一旁看看,没斩获。”

  四周的声音又停下了,所有人的目光,再度集中在孔寒安身上。

  仓在他身后,语气深寒:“你居然无斩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