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不如试试?
0.1秒记住本站域名 [ixs.cc]

  平邑镇距离剑门关区域非常远。

  不论是距离,还是地形。

  即便是几百只穿山甲精怪,想从平邑镇挖到剑门关地区,那也是痴人说梦。

  若是一般人说,众人只会觉得这是在扯。

  可这话,是孔寒安说出来的。

  若换之前,杨家或许对孔寒安不甚在意。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

  杨坚再三叮嘱,杨林也加入了阴司。

  孔寒安背后一堆大神看好。

  加上在尧山镇干了事……

  杨家众人不得不不严肃起来了。

  “没想到巫神殿谋划如此之大,可我平邑镇按理而言并没有什么值得巫神殿重视的地方啊。”

  一个杨家的元神境修士喃喃自语,看向为首的杨沈。

  杨沈目光飘忽不定。

  谢云华本是不信的,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孔寒安在瞎说。

  但见了杨沈的表情,他不得不信了。

  杨沈,是杨家老牌修士。

  年龄比杨林大,做事也比杨林沉稳。

  杨沈知道的机密,或许比杨林知道的多。

  “孔居士,一会请单独相谈。”

  杨沈拱了拱手。

  称居士而不称官阶,意思再明显不过。

  杨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与神鬼之事有关,但又不愿意让朝廷知道。

  果然,胡路毒奶属性实锤了!

  苟启吐了口粗气,马勉打了个响鼻。

  就连装作围脖的涂山洪,都差点破了形。

  胡路躲在孔寒安的袖子里浑身颤抖。

  完犊子了……我洗不干净了。

  谢云华暗地里咬牙切齿。

  这些修道的家族,到底还藏了多少事!

  兴儒灭道,势在必行!

  一行人浩浩荡荡进入了杨家,孔寒安的名头在平邑镇大盛,或许也会伴着行人商旅向四处扩散。

  孔寒安觉得有点可惜……

  宣传他倒没什么。

  要宣传的是地府阴司的威名就好了……

  杨家的住宅,处于平邑镇正南方。

  一般而言,南方的豪强都会选择城北定居,绝大部分城镇也是北方的地价比南贵。

  因为大齐首都临淄在北方。

  居住在城北,意味着心向朝廷。

  虽然这个说法有些牵强无稽,朝廷也并没有这方面要求,但确实是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胥氏与顾氏,皆这么做的。

  可杨氏却又不同。

  他们的家宅坐南朝南,按照杨沈的介绍,这是向南岳大帝表示尊重。

  孔寒安就觉得很离谱……

  信仰南岳大帝,就要坐南朝南?

  那我以后家门也要向东?

  更离谱的事情是,杨氏占地面积十分庞大。

  或者说,整个平邑县县城的南门就是杨家的。

  比胥氏更离谱。

  胥氏只是划江分了尧山镇的三分之一。

  杨家,则可理解为平邑镇的内城。

  相比之下,顾老爷的顾府简直寒酸,难怪和略镇的百姓都认为他是清官。

  封建社会的精英阶层究竟有多奢华,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得到的。

  正门,或者说杨家家业的入口,杨家已有马车备在此处。

  有仆人上前,要牵走马勉苟启。

  孔寒安点燃了请神符,苟启马勉自行回冥界去了。

  这手段看得杨家一众修士一愣一愣得。

  樵夫巴双眼一亮。

  既然孔将军可以用神符召唤。

  我这个临时的城隍,是不是也可以?

  经过冥界的洗刷,他的记忆力已异于常人,他敏锐的记住了一部分符纸上的纹路。

  孔寒安随杨沈上了马车。

  “孔副使,别看我们杨家大,其实分成了两个部分。”

  马车上,杨沈介绍道。

  “杨家日常起居在此,至于城外到尼山的那一段,是南岳庙,所以其实我们杨家并不大。”

  杨家供奉南岳大帝,平邑镇的道庙就只有南岳庙。

  且这里的南岳庙是剑阁郡中规模最大的。

  杨家奢华,可见一斑。

  马车一路上行进了许久,谢云华与樵夫巴被带到了别处。

  按礼,孔寒安是贵客,他们并非家仆,所以并没有资格通行。

  礼,是儒家一直强调的东西,杨家是道家家族,本可不必遵守。

  但谁教儒家设计出来的礼仪彰显身份呢。

  又是一番极其繁琐的礼仪与寒暄之后,天色已至傍晚……

  孔寒安正准备随杨沈进门。

  目光随意划过某处,突然停了下来……

  那里,有个相貌普通的小女孩,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小姑娘看起来风尘仆仆的样子,像是赶了很远的路。

  她衣着残破,像一个小叫花子,打着赤脚,脚底都磨破出了血。

  肩膀上的衣服破了两个很大的洞,露在外面的皮肤似乎被七月半的烈阳晒脱了皮,红得发黑。

  负天屡地,巫师!

  相貌平凡……巫神!?

  杨沈见孔寒安停下脚步,疑惑得顺着孔寒安的目光看去,却什么都没看到。

  “孔居士?”

  孔寒安凝声道:“她还是个孩子,算计我孔某就算了,何至对孩子如此?”

  杨沈越发疑惑。

  “孔居士,你在说什么?”

  小女孩笑了笑。

  “倒还有些仁爱之心,可惜你我立场不同……”

  孔寒安伸手,召唤出了短剑。

  此刻,哪怕杨沈反应再慢,也看出来有问题了,他高声厉呵。

  “戒备!!”

  一群修士围了上来。

  “这里有南岳帝庙,你真要在这里动手?”

  孔寒安沉声喝道。

  小女孩露出了一个乖巧的笑容。

  “不如我们试试看?看衡山管不管你?”

  这么说着,她的双眼散发出了一阵诡异的光。

  孔寒安只觉自己七魄之中五魄开始剧烈的跳动……

  孔寒安袖子里,胡路在不断的撞击孔寒安,企图让他保持清醒……

  可孔寒安的意识,仍然在不知不觉之中逐渐消失……

  杨沈与一众修士正有些茫然……

  他们看不见敌人在哪,不知道敌人是谁,只是发现孔寒安行为有异,才戒备起来。

  杨沈盯着孔寒安之前看的方向看了半天,却什么都没看到。

  他正转过身,准备对孔寒安问话。

  却惊讶的发现……

  孔寒安,不见了!

  “你们谁看到孔副使了?”

  杨沈急了,立刻问道。

  周围修士面面相觑,一时无人回答。

  杨沈深吸了一口气。

  他知道孔寒安有挪移的神通,但他不信是孔寒安故意耍他。

  有人在他们杨家,在南岳庙前,将孔寒安截走了……

  巫神殿!!

  杨沈点燃了传音符。

  同一刻,杨家的客房内。

  谢云华在喋喋不休的抱怨。

  “他们杨家到底隐瞒了什么,孔副使怎么能和道统之家走这么近?”

  樵夫巴一边在桌面上认真的画符纸,一边随意的敷衍道。

  “当时是谁要上门拜访的?”

  谢云华大恼:“你怎么说话的?还有,你在画什么?你不会觉得你能像孔副使一样,有召唤冥界鬼怪的神通吧?”

  樵夫巴心不在焉的画着符。

  “不如试试看,说不定呢。”

  谢云华凑过头来,刻意使坏。

  “你光画纹路不对,还要写上你要召唤之鬼怪的名字。”

  其实他也不懂道家的符怎么画,他的本意是让樵夫巴出丑。

  毕竟一个樵夫哪会写字?

  可樵夫巴学习能力已今非昔比,为了让他引魂方便,秦广曾刻意教过他写字。

  樵夫巴写上了黑白无常,用烛火点燃,没用。

  写上了牛斗马勉……

  没用……

  当日枉死城大战,好像有五个盗匪?

  他就记得一个苦闷脸。

  写上了周苦闷。

  点燃。

  一个苦瓜脸踏空而出。

  “谁特么关键时刻召唤我!!”

  看了场中两人,周苦闷突然眼前一亮。

  “咦,是你啊!你在不在将……先生附近!快,带我去找他,剑门关,已经现世了!”

  谢云华呆若木鸡……

  这樵夫……

  真的能唤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