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口嫌体直孔寒安
0.1秒记住本站域名 [ixs.cc]

  其实孔寒安也没做什么。

  他也很诧异。

  在大殿定好计谋,孔寒安便带着胡路苟启与涂山洪出了冥界。

  还有一只死皮赖脸缠着一定要给自己当代步的马二。

  因为有让胡路传话,所以马勉与牛斗都接到了出勤任务。

  啧……

  当年那个只肯夹着自己飞的马勉哪儿去了?

  出来之后的事情也不复杂。

  平邑镇有修士之家坐镇,阴气最密集的地方,反而是杨林身体的位置。

  因为无魂的躯体招鬼。

  所以这次孔寒安很精准的传送到了冥蜂鬼差所在。

  杨林还没回冥界,主要是带身体下冥界的事情,他一个人做不到。

  孔寒安的突然出现,吓到了杨家的人。

  要知道,杨家老祖杨坚,大乘境修士,也没有这种可以随意挪移的手段。

  杨家人当时就惊了。

  这就是被东岳大帝与后土娘娘眷顾的人么!?

  他们看不出孔寒安的境界,只以为孔寒安修为通天。

  恐怖如斯啊~!

  加上杨家曾传言一定要交好孔寒安……

  杨家最骄傲的年轻修士杨林,现在也是孔寒安麾下马前卒……

  杨家便没有胥家那么多事。

  一番沟通过之后,杨家的修士爽快的交代了穿山甲精怪巢穴的位置。

  之前杨林回家探亲时提到过平邑镇有巫神殿的布置,杨家也探明了蒙山山脉中多了一群穿山甲精。

  茫茫大山,找到一窝精怪已是不易,杨家一时还没组织起人手去剿灭。

  可没成想,这东岳大帝的眷者,居然这么性急,这才过一天就杀过来了。

  孔寒安也不多言,他忙得很,得到了具体位置,便拍马杀出。

  杨家人牢记老祖杨坚的吩咐,寻思着,这位大能这么有手段,该怎么讨好一番呢?

  巧了,杨坚的传音符传回音讯,孔寒安早上在尧山镇又化解了巫神殿的阴谋。

  杨家人迅速做出了决定。

  年轻人最喜欢什么?

  人前显圣,被人追捧!

  于是杨家派出了修士,搞了这么一出声势浩大的迎接。

  孔寒安倒没想到杨家的修士们想这么多。

  穿山甲精也没有平阳镇的波折,没有狐狸军师,也没有小天地。

  就是一窝它们自己打的洞。

  孔寒安准备的拘魂口袋没用上,挥手打开了冥界通道,一群牛马冲出,就把他们拖进了冥界。

  妖物已落袋,孔寒安也不急了,让牛斗负责,抽魂拷问。

  回到城门,就遇到了这一出。

  说实话,他觉得挺尬的。

  但人家好心,也不好意思拒绝。

  孔寒安尴尬了,苟启不干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主辱臣死。

  苟启前肢下压,嘴里发出了“呜呜”的警告声。

  “对讲机”神通内,马勉连忙喝止。

  “那傻狗,你要干嘛?用将军的话说,他自己这是口嫌体直。”

  苟启立刻摇起了尾巴,嘴里发出了讨好声。

  “呜呜~”

  孔寒安:╰_╯井

  “谁这么和你说的?”

  苟启尾巴下垂,奓毛而起,冲着人群咧起了牙。

  “呜呜!”

  马勉打了个响鼻:“我们家将军剑眉星目才貌双全,玉树临风气度翩翩,英明神武盖世无双……”

  孔寒安:“还有么?继续。”

  苟启:……

  他也懒得护主了,自家将军爱怎么滴怎么滴吧。

  老狐狸涂山洪有些莫名奇妙。

  “将军,你们是不是背着我偷偷传音?”

  胡路总算找到说话的机会了,他趴在孔寒安的袖子里,说话闷声闷气的。

  “你想加入到我们的聊天里来嘛?说不准你死了就可以了。”

  老狐狸悠悠的叹了口气。

  “本来我一直没能化形,以为大限将至,胡将军既然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胡路怒了。

  “我不是毒奶!”

  之前孔寒安曾调侃过胡路,大家都知道了毒奶的意思。

  孔寒安叹了口气。

  “那再给你个机会,趁着现在那群穿山甲还没招供,你猜猜它们在这里准备做什么。”

  马勉苟启和涂山洪竖起了耳朵。

  “那能有什么,无非是想破坏直道,难道它们打算从这里挖到剑门关去?”

  谈话间,杨家的修士下了城楼。

  为首的是一个化神境的老道士。

  老道士叫杨沈,之前在杨家已经见过,属于杨家继杨林之后,最有希望突破大乘境的人。

  杨沈拱手:“请孔副使进城。”

  孔寒安翻身下马,回礼道:“杨修士您客气了,我那两个下属给您添麻烦了。”

  言罢冲樵夫巴和谢云华摆了摆手。

  杨沈也注意到了那边两个小人物,对护卫示意,谢巴二人这才被放入城门。

  一行人一同进城。

  还别说。

  之前孔寒安这搭配,活脱脱一行为艺术,从杨家骑马出来,路人除了行注目礼外,多是避之不及。

  现在就不一样了。

  有杨家人刚刚那阵势打底,百姓们纷纷夸赞了起来。

  “这就是新任黄泉司副使么?果然年轻有为啊。”

  “不光年轻,品味也独特,这种穿搭,乍一看有些胡闹,仔细看来,竟有那么一点点顺眼。”

  “那是人家孔副使本身就长得好看。”

  苟启冲人群摇起了尾巴。

  会说你们就多说点,我们家将军听了开心。

  “哇,看那狗,真壮实。”

  “那马也俊。”

  “主要是孔副使有本事,不然这马这狗能跟他?”

  老狐狸在孔寒安脖子上有些扭捏。

  为啥没人夸我呢。

  “皮草,卖皮草嘞!孔副使同款狐围脖……”

  苟启,胡路,马勉差点笑出声。

  涂山洪:……

  “将军,我觉得你们阴司有漏洞……妖精伤人有罪,为何人伤动物无罪?”

  涂山洪气急败坏,对孔寒安传音道。

  孔寒安一阵恍惚。

  他想到了那群豹子精的抱怨。

  也想到了上一世记忆中,十八层地狱好像有一个针对虐待动物的地狱。

  “没事,会有的,以后会有专门一层地狱,用来惩戒伤害动物的人。”

  “那我等将军您的好消息。”

  孔寒安和涂山洪正在传音交流。

  那边谢云华开口了。

  “副使,请问这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您怎么转战千里破坏了巫神殿的阴谋?”

  似乎觉得这么问上司有些不恰当,他又开口说道。

  “副使大人,您见谅,我是替樵夫巴问的,他应该很好奇。”

  樵夫巴侧过头,满面问号。

  杨沈笑呵呵道:“这位后生,你恐怕还不知道你们家副使大人的手段吧。”

  一阵叙述之后。

  谢云华瞪大了眼睛。

  杨家还是知道轻重的,帮孔寒安遮掩了一下阴司身份。

  如此一来,在谢云华眼中,这些事满是漏洞。

  他打死都不信,孔寒安早上在尧山,中午就杀到了平邑镇。

  闹呢!只有神降或圣人才有这种能耐。

  但这么多人在,他不好驳孔寒安面子。

  “副使,那您这次在平邑,又查出了什么?”

  孔寒安满脸严肃。

  “那群穿山甲精,竟然想从这里挖到鬼门关。”

  “嘶!!!”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

  胡路扯了扯孔寒安的袖子传音道。

  “将军,您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