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孔某何德何能
0.1秒记住本站域名 [ixs.cc]

  平邑的意思,就是平坦的小城。

  平邑镇,既然名平邑,当然是地处平原。

  但平邑镇位于剑阁郡,以多山为主,哪有那么平坦。

  平邑镇南北地势偏高,中间偏低,北部有蒙山山脉,南部有尼山山脉。

  而其之所以发迹,便是因为大齐灭蜀时修建的直道。

  彼时杨坚与他的兄长随军路过此地,看中了平邑镇的地形,所以有修士杨家在此扎根。

  杨家虽不是土生土长的豪强,但因为其家族多修士,所以平邑镇也算安宁,得此获得了当地百姓的青睐与信任。

  “所以,我们今天先在此处歇息整补,正好去杨家拜见。”

  时值七月半的正午。

  平邑镇的怡翠阁内,谢云华正襟危坐,如是说道。

  没错,又是怡翠阁。

  怡翠阁可不只在和略镇有。

  据说怡翠阁背后的东家,把怡翠阁的牌子铺遍了大齐。

  所以,有讲究的人,到了一处陌生的地方,总会先找怡翠阁。

  谢云华,就是这样的人。

  但坐在他对面的人,有那么些不讲究。

  穿着虽干净整洁,可不显眼处还是有些许补丁,肤色蜡黄,三十岁不到的年龄。

  虽然皮肤细腻有光泽,光滑无须,发色透亮,但其神态举止紧张,颇有种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谢云华的眼神中不由有些的轻蔑。

  副使,怎么会点名要这样的人。

  一个樵夫……

  是的,坐在谢云华对面的人,是樵夫巴。

  樵夫巴从冥界回到凤吟镇之后,又回到了普通人的生活。

  在离开和略镇那晚,蜀文王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让他当阴司在凤吟镇的临时城隍。

  他一开始是拒绝的。

  都要和鬼打交道,他一个普通的樵夫,心里害怕。

  可他发现,他普通不了了。

  身体越来越凉,皮肤越来越细腻,黝黑的皮肤开始泛白,胡子脱落……

  就连和媳妇儿久别重逢,也居然难以有反应。

  纯阴之体,不是闹的。

  他难啊……

  而且,他还要养家糊口……

  最终,他选择了行使自己城隍的职责。

  导人向善,接亡灵入幽冥。

  他也靠着这份工作,获得了一些报酬,治疗了老母的病。

  可……

  后来阴司改革了。

  要绩效了!

  尤其针对他这种临时员工,任务翻了数倍。

  天杀的秦广,怎么想出这种馊主意的!

  樵夫巴的日子又变难了。

  而且,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哪能忍受不能行房啊。

  日子本来就够枯燥了,没有什么娱乐措施,穷苦人家又不像有钱人可以找事做。

  大晚上的,搂着媳妇,却不能……

  他愁啊。

  他本就有想找孔寒安的想法,于是当谢云华得王冬吩咐前来找他时,他立刻就答应了。

  不光能见到孔寒安,还得了一份官身,多好。

  只是眼前这书生,太讲究了些。

  樵夫巴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我觉得,孔将军既然有召,我们还是赶紧去找他的好。”

  谢云华横了他一眼。

  “都说了,他现在是黄泉司副巡察使,要喊副使!你乱喊将军,要被人举报了,会连累副使大人的。”

  樵夫巴被训斥的缩了缩。

  可那些鬼都喊将军啊。

  他委屈,但他不敢说。

  这世道闹鬼,但能看见鬼的人并不多。

  他若到处声张,自己只怕就会先被当做异类。

  谢云华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有任务,他真不想和这个樵夫一块走。

  最后,他还是耐着性子解释起来。

  “孔副使虽然有召,但他终归是个副使,黄泉司剑阁郡的巡察使就是杨家的人,孔副使来了都要行礼,咱们过门而不入,实在有失礼数。”

  樵夫巴点了点头。

  巡察使是什么官?有蜀文王大么?

  算了,你说啥是啥吧。

  正说着,就见平空划过一道道流光,直向北方。

  换做其他城镇的百姓,或许不会注意天空中划过的身影。

  但平邑镇却不一样,这里有修士家族,早已习惯的百姓皆驻足行礼。

  “杨家的修士们又出门啦。”

  “这次怎么这么多人?附近又有大妖么?”

  “应该不至于,这么多高手出动,应该是来了大人物!”

  谢云华耳朵动了动。

  他虽不是修士,没有经历锻体,但才气在身,耳力非凡。

  “小二,结账!巴,我们走。”

  樵夫巴怔了怔。

  我还没吃呢,就不吃啦?

  见樵夫巴呆滞的模样,谢云华有些来气,但读书人要有修养,他耐着性子解释道。

  “方才一共过去了十三道剑光,当有十三名元神境以上的修士出动。”

  “若无意外,应该是巡察使回来了,我们赶紧去拜见,也省了上门拜访的功夫。”

  樵夫巴撇了撇嘴,在冥界被锻炼成纯阴之体的他也听到了百姓的议论。

  他其实是有怀疑的。

  但他老实,也不想顶撞,去就去吧。

  正结账间,又看到了一队又一队筑基境的修士列队往平邑镇北门去了。

  修士们一个个精神抖擞,目不斜视。

  “快快快!快找零!”

  谢云华一见,催促起来。

  “这些修士一看就是仪仗队的,出门就是为了迎接大人物,除了。”

  一边催促,谢云华一边和樵夫巴解释起来。

  樵夫巴也有些半信半疑起来。

  仔细数好零钱铜板,收入钱囊之中,谢云华立刻带着樵夫巴赶往北门。

  怡翠阁的掌柜啐了一口。

  “这么抠门的人,也想巴结人家杨家的贵人,呸!”

  紧赶慢赶,二人终于赶到了北门。

  杨家的修士一排又一排,将看热闹的百姓隔离在外。

  城门楼上,十余名修士站的笔挺,翘首以待。

  谢云华松了一口气。

  人还没到。

  趁着还有时间,他教训起樵夫巴起来。

  “一会你得注意礼数,知道该怎么问候么?”

  樵夫巴摇了摇头。

  谢云华叹了口气。

  “算了算了,一会让我来说。”

  人群一阵骚动。

  “来了来了!”

  谢云华激动起来。

  他挂名到黄泉司,希望有一番作为,虽然家门长辈都让他跟着孔寒安,但之前相处并算愉快。

  而且……

  他瞥了眼身旁的樵夫巴,心中有些怀疑孔寒安的眼光。

  对杨坚杨巡使问个礼,也不算违背长辈们的指点。

  多认识个人,多条路嘛。

  他还算没忘自己的任务,抓着樵夫巴便往人群里挤去。

  “干嘛干嘛,别冲撞了贵人。”

  一个杨家的锻体境修士挡在了他面前。

  “嗨,这位大哥……我们也是黄泉司的人,公差路过,特来拜见杨巡使。”

  谢云华笑了笑。

  杨家的修士怪异的看了他一眼。

  “黄泉司的?城外之事你们也有参与?”

  参与什么?

  谢云华有些茫然。

  一旁的樵夫巴却突然激动了叫起来。

  “孔……副使!孔副使!”

  谢云华一愣,转头看去。

  却见一个书生长衫打扮,骑着高头大马,带着狐狸围脖,跟着一条大狗,正驻足在城门口。

  正是孔寒安。

  他听到樵夫巴呼喊,转过头看到了二人,心中有些惊讶,但还是点了点头,算作回应。

  而后,他对城门楼上的一众杨家修士抱了抱拳。

  “诸位太客气了,孔某何德何能,当此迎接?”

  城楼上十余个修士一同回礼。

  “孔副使一天时间转战千里,连续化解巫神殿在两镇中的阴谋,当得此礼。”

  城下一众修士同时行礼,声音整齐。

  “多谢孔副使护卫一方。”

  孔寒安连忙纵马避开。

  “职责所在,在所不惜,诸位不必如此,不必如此。”

  谢云华傻了。

  他没想到,杨家如此迎接,竟是为了孔寒安。

  孔副使到底做了什么,让杨家如此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