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伽蓝法会(10k)【求订阅!】
0.1秒记住本站域名 [ixs.cc]

  通天峰后山,萧宁正在闭目修炼。

  他静坐在蒲团上,五心朝天,盘膝而坐,默默运转的心法。

  在他的心念操控下,浑身法力仿如灵蛇般,游走于经脉当中,连通全身三百六十五处大穴,而每连通一处,其势便会壮大一分。

  到最后,这股法气几如大江汹涌,萧宁的体内竟传出阵阵潮鸣之声。

  与此同时,萧宁体外异象自行显现,他口鼻间有霞光氤氲,仿佛含着一块美玉,肌体生玉霞,顶上现金莲,周身三寸之内绽放宝光,全身上下有丝丝缕缕的白汽逸出,虚空中仿佛有大道鸣音传来。

  突然,他缓缓收起气势,睁开眼睛,拂袖打开木舍之门,说道:“观主请进!”

  却是萧宁感应到,清虚观主从远处飞来,便停下了修炼,开门迎客。

  清虚从远处走来,一甩拂尘,单手一揖道:“太上长老,隔壁金陵郡金山寺有高僧突破比丘金丹之境,于二月初八召开伽蓝法会,晋其为佛子,本观亦收到了灵符传书,清虚特来请示!”

  萧宁闻言,心中嘀咕了一声,金山寺…突破…佛子…莫非是法海?

  “可知那位佛子的法号?”

  清虚摇了摇头道:“灵符上没有写明!”

  随后,他迟疑道:“不过,有小道消息流传,言其乃是金山寺的一名年轻弟子,资质、悟性无双,出家不过区区十年,便已臻至比丘之境,其法名法海!”

  萧宁心道果然如此,他感叹道:“金山寺,法海!佛门气运真是鼎盛啊!”

  清虚问道:“敢问太上长老,本观要派何人前去祝贺?”

  萧宁想了想,摇了摇头:“此人突破金丹境,已是人间界无敌的强者,本观除我之外,又有何人是其对手,派弟子前去,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清虚请示道:“那该当如何?”

  萧宁目光闪烁,沉声道:“这样吧,我亲自走一趟,杀一杀佛门的威风!”

  清虚想了想,点头道:“如此也好,只是辛苦太上长老跑一趟了!”

  萧宁摆了摆手道:“无妨,我正好静极思动,想要出去走走,或许随后会在外游历一段时间,三五年再回来!”

  清虚目光转了转,言道:“也好!”

  在他想来,萧宁或许是想回转世前的洞府旧地看看,他自然也不好阻止。

  目光转动间,萧宁看着眼前的清虚,问道:“观主,你应该快法力圆满,突破金丹境了吧!”

  “还差一点,不过也快了,还要谢过太上长老的讲道说法,否则,我此生都没有希望突破!”

  清虚眼露激动,颤抖着道:“本观根本法诀得太上长老补全,已经足以突破金丹之境,我清虚观才得以挤身世间一流势力!”

  清虚观创派祖师留下的根本法,名为,乃是正统的道家法诀,有练气、筑基、通玄三层境界。

  自萧宁觉醒宿慧后,便花费了月余功夫,勉强将其推演到了金丹之境的层次。

  此功诀的层次亦从黄阶极品提升到了玄阶下品,品质上有了质的飞跃。

  有了优化之后的,清虚看到了突破金丹境的可能,因此,他对萧宁这位太上长老更是感激涕零。

  “些许小事,不值一提!”

  听到清虚感激的话,萧宁摆了摆手。

  优化了宗门根本法,又为众弟子讲道说法数次,清虚突破在即,清虚观收养前身的恩情便还得差不多了。

  因此,这次离开后,萧宁便打算慢慢割断与清虚观的联系。

  了结因果,恢复孑然一身,天下任意纵横。

  …………

  这天一大早,萧宁就离开了隐修之所,下了通天峰,行走在山道上。

  通天峰高达千丈,只有一条崎岖小道通往峰顶,但整座山峰被阵法笼罩,凡人根本就上不来。

  行走在山道上,萧宁只觉心旷神怡,道旁青山叠翠,古树存幽,不时响起阵阵鸟鸣声,空寂旷远。

  萧宁暗自思索着。

  “法海是金陵人,而原著的故事发生在许汉文的老家,清海郡海宁府钱塘县,西湖之畔!”

  “清海郡靠近沿海,北面是江宁郡,南面是金陵郡,彼此间相隔近千里!”

  “法海和尚是怎么从金陵跑到清海来的?”

  “原著的最后,法海成为罗汉,白素贞、许汉文入佛门,佛门声望大涨!”

  “那么,骊山老母呢?白素贞身为她的弟子,却被佛门度化,她也不管管?”

  “莫非,天势运转之下,佛涨道消?”

  “看来,这些所谓的经典爱情传说背后,隐隐有更高层次力量的交锋,不过是相互妥协的结果?”

  “又或者说,佛门势大?道门、天庭、骊山老母三方加起来也比不过?”

  世界之大,分东西南北,又有上下三界,广袤无边,各种势力纷杂。

  总体来说,分为道门、佛门、天庭、妖族四大势力。

  其余各势力,亦不过是其附属势力而已。

  清虚观,地处人间大陆的东方位置,乃是标准的道门势力。

  萧宁自踏入修行之途以来,一直都是修行道门功法,心中自然更为亲近道门,对那假仁假义的佛门打心底排斥。

  因此,回想了一遍本世界原剧情之后,他决定插手其中,绝不能让佛门如愿以偿。

  千年蛇妖化为美丽女子,爱上痴情书生,从此爱恨情仇,万劫不复。

  凄美的爱情传说,总是那么令人向往。

  青蛇与白蛇是两条千年蛇妖,她们贪慕人间情恋,在努力成人的过程中,也努力享受着只有人类才有的七情六欲。

  小青,是一条修炼了一千五百年的青蛇妖。

  白素贞,是一条修炼了一千七百年的白蛇妖。

  二蛇在西湖边相遇,大打出手,分出高下,遂以姐妹相称。

  白素贞渡过雷劫,化形成人,是为了突破修炼的终点。

  谁知,在了结因果时,她却爱上了那个平凡的书生许仙,与他成亲,过上了平凡的日子。

  小青却只想学习做人的快乐,她爱上了眉目如画,俊逸出尘,偏偏那般冷酷无情,举手投足,充满阳刚之美的小和尚法海,无视他和尚的身份。

  法海,乃是金山寺大德高僧,以降妖除魔为己任,视妖魔为平生之大敌。

  观望到二蛇妖的行径之后,海决定阻止这场孽恋。

  端阳节,小青误喝雄黄酒现原形,吓死了姐夫许仙,小青与白素贞为救许仙,舍命上昆仑山,去偷南极仙翁的灵芝,欲救丈夫还魂,却被法海发现。

  小青为拖延时间,让白素贞赶回去救许仙,便留下来与法海斗法,法海却要求小青极尽诱惑,来修炼自己的禅心。

  法海终究修炼不到家,在小青的透惑下,幻化成大黑蟒与小青交合,功亏一篑。

  随着小青与那条大黑蟒蛇在水中入骨缠绵,法海面呈青色,眉头紧锁,似在隐忍着什么。

  片刻,法海面色复原,念了一段法咒,那条大黑蟒就消失了。

  破了色戒的法海恼羞成怒,但还是没有失言,最终放小青离去。

  偷得仙草,救回许仙,本以为苦难终去,好日子来临。

  却不料,有一日,小青与姐夫许仙云雨纠缠,做下了苟且之事。

  白素贞回到家中后,发觉此事,昔日的姐妹自然反目成仇,大打出手。

  后来,白素贞怀上了许仙的孩子,赢得了许仙的欢心。

  法海得知许仙和小青有染之后,醋海生波,对许仙不满,强行将其抢走,软禁于金山寺。

  白素贞为了夺回丈夫,只得求助于小青。

  二姐妹重归于好,并策划一场救出许仙的大戏,水漫金山。

  白素贞现出白蛇原形,许仙惊恐万状,这才知道,日夜缠绵的枕边人竟是一条白蛇妖。

  与法海动手时,白素贞动了胎气,腹痛难忍,为了腹中的孩子,她收了阵势不再抵抗,被法海镇压。

  西湖之畔,断桥边上,白素贞诞下一男婴,许仙却因害怕,根本就不敢靠近。

  心灰意冷的白素贞放弃抵抗,被法海镇压在雷峰塔下,许仙这才意识到后悔,可惜为时已晚!

  见姐姐被镇压,小青一怒之下,杀死了薄情寡义的负心郎许仙后远遁离开。

  双方斗法后,而引得金山寺中众僧与山下城中一众百姓,因为滔天洪水而死伤惨重。

  见看着这一幕,法海抱着白素贞生下的孩子,彻底迷茫了。

  ……

  萧宁心中回想着剧情,脚步不停,从山道上走过。

  他一袭青色道袍,却不沾半滴晨露。

  看似脚步不快,但是没多久,便已经下了山,走出了这连绵起伏的大山,来到了山下的一个小村庄中。

  “咦,居然来了个小道长?”

  一个村妇看见萧宁出现,惊讶的问道。

  “好俊俏的小道长,走在荒郊野外,也不怕被野兽吃了去。”

  “小道长,你师傅呢?”

  萧宁这幅身体不过十六岁,长相清秀俊美,加上恢复了修为的缘故,身上流露着一股出尘脱俗的气质,看得一些村妇母爱心泛滥,纷纷关心问切。

  就连一些小女孩也都脸上露出好奇之色,她们想不到,居然会有如此年轻帅气的小道长。

  萧宁抬头四望了一眼,看着山村中,居然大部分都是女流,年轻的男子很少,不禁有些疑惑,开口询问。

  “大嫂,怎么村中都是女子?”

  这一问,村妇们更是面露哀怨悲叹之色,纷纷无奈的开口述说。

  原来,这个村庄乃是通天峰脚下唯一的村子,相隔不远,再往外走五十里路,便是浮梁县城。

  平常的时候,村中的人们都是在山上狩猎,再将猎物拿去县城中换取生活必需品,如此传承了数千年,一直相安无事。

  不过,最近半年以来,却是频发怪事。

  许多年轻男性上山狩猎后,却再也没有回来,弄得人心惶惶,剩下的少部分年轻男性都不敢外出狩猎了。

  “山中肯定有什么可怕的妖魔,专门吞食年轻男子。”

  “可能是个女鬼,否则为什么只找年轻的男人。”

  “相传,后山有神仙居住,莫不是被神仙招去了?”

  “狗屁的神仙,有神仙怎么不保佑我们村太平无事,风调雨顺啊?”

  村妇们七嘴八舌的说道。

  通过村妇们的诉说,萧宁总算是了解了事情的原委。

  可正因为如此,他才觉得荒谬。

  做为正道宗门,清虚观脚下居然会出现百姓失踪之事,这是在挑衅清虚观的威严么?

  “哗!”

  铺天盖地的神识蔓延而出,萧宁开始查看异常之处。

  “咳!”

  半晌之后,带有法力的轻咳声传出,令一众围着的村妇不由自主的静了下来,萧宁淡淡的说道:“此事我已知晓来龙去脉,必会尽快解决,还诸位一个公道!”

  说完,他不待村妇们做出任何回应,脚尖一点地面,生出一朵白云,腾云驾雾而去。

  “天啦,原来这位小道长竟是神仙下凡!”

  “拜见神仙!”

  直到萧宁远走,村妇们才反应过来,惊讶的看着这一幕,齐唰唰的跪了下去。

  萧宁却没有看到这一幕,他已经飞走,转道返回了通天峰,却没有沿着山道上山,而是径直进了山脚下的丛林深处。

  方才,萧宁神识扫视时发现,在丛林深处,有一条山涧,水深达数百丈,隐隐沟通了地下暗河,内中藏有一条数十丈长的青蛟龙。

  观其周身气息,血光冲天,万千冤魂缠绕,显然不是良善之辈,消失的村民与之不无关系。

  倏忽间,萧宁驾云来到了山涧的上空,大喝一声:“孽蛟,滚出来!”

  “滚出来…”

  “出来…”

  “来…”

  饱含法力的话语,直透过涧中冷泉,在涧底形成回音,来回荡漾开来。

  “嗷!”

  忽而,一条青色蛟龙从水中窜出,水花四溅,长吟一声,震惊四野。

  萧宁站立在云头上,眼见那孽蛟窜出百丈高,他冷哼了一声,伸出一只手掌,缓缓向下压去。

  当他的手掌下落的时候。

  有着金灿灿的光辉在他的手掌周围浮现,给他的整只手掌笼罩上一抹赤金的光泽。

  轰!

  恐怖的压力降临。

  那条青蛟原本在涧底睡觉,却听得一声大吼将它吵醒,青蛟怒火中烧,哪还顾得了那么多,直接就冲了出来。

  哪知道,冲出水面之后,还没来得及看清那来人的身份长相,就见一只恐怖的手掌向自己压来。

  “卧槽!”

  眼见对方的攻击近在眼前,青蛟只来得及大骂了一声,便鼓荡起全身法力,一条青色的法力神龙脱体而出,向那赤金色的手掌还击而去。

  “轰!”

  劲气四溢,周围山石四处溅射而出。

  如摧枯拉朽般,青蛟的攻击在那赤金大手掌面前,不堪一击,如同肥皂泡般破灭。

  赤金手掌的猛烈攻势,受这青蛟的攻击阻了一阻,将之破灭后却毫不停歇,继续向青蛟抓去。

  “噗!”

  那百丈长的金丹境青蛟有如一条小泥鳅般,直接被萧宁抓住了七寸位置,挣扎了半天,却根本就不能挣脱束缚。

  “你从何处来?竟敢到我清虚观撒野?”

  抓住了青蛟之后,萧宁直接审问。

  那青蛟昂着头,不停的挣扎,并不答话。

  “嗯?嘴巴这么硬?”

  萧宁手上微微用力,一丝法力涌出,分成数股劲道进入青蛟的体内。

  “嗷呜!”

  吃痛之下,那青蛟惨叫了一声,呜呜的叫了起来,真可谓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你若是老老实实回答,还可以少受点苦头,否则,满清十大酷刑了解一下?”

  萧宁清喝一声:“老实回话,你从何处来,山脚下的村民可是死于你手?”

  说完,他便欲再动手整治。

  “上仙且慢动手,我说,我说了!”

  那青蛟连忙回道:“小蛟来自东海,半年前,无意中发现了一方泉眼,好奇之下,小蛟便钻了过来,穿过泉眼后,经过一条水道,便来到了此地!”

  “此地水脉元气浓郁,且没有天庭任命的水神,小蛟便在此地安下了家!”

  它停了一下,继续说道:“至于那些人类,他们无意中闯入我的地盘,小蛟思及人类血肉有助修行的传闻,便吞吃了两个,哪知道,竟然真的可以增长修为!”

  “于是……于是,这半年间,小蛟陆陆续续吞吃了上百号人,修为也蹭蹭蹭的涨到了金丹境!”

  “上仙,我已经全部说了,你可以放了我吧?”

  说完之后,那青蛟满含希望的看着萧宁,希望他会把它当成一个屁给放了。

  萧宁听完,双目圆瞪,只觉得胸膛中怒气冲天而起,咬牙切齿道:“吞食我百多位人族,竟然还想走?你是不是还没睡醒?给爷死!”

  “上仙饶命啊!小蛟乃是东海龙王的远房外甥,请上仙看在我表舅的份上,网开一面,饶小蛟一命啊!”

  那青蛟听了萧宁的话后,立即大声讨饶,可谓是怂得一批,大出萧宁的意外。

  它说话间就搬出了背后的靠山,却是令萧宁心下一惊之后,转而冷笑连连。

  “呵,东海龙王的外甥?这绝不是你可以到我清虚观任意撒野的理由!如果这是你的遗言的话,那就受死吧!”

  青蛟闻言,面露惊恐之色,它大声求饶:“上仙,不看僧面看佛面,小蛟下次再也不敢了!”

  “以我人族为食,满身血光,罪孽深重,居然还死不悔改,妄图抬出背后的靠山来压本君,受死吧!”

  萧宁脸色一冷,不再废话,右手掌微微用力一捏,直接将青蛟的肉身捏爆。

  他一眼就看出,这条青蛟血脉不纯,很有可能是龙族的杂种血裔,但萧宁却丝毫不虚。

  “呃…”

  青蛟脸上的求饶之色还没有消退,就凝固在脸上,双眼中露出惊恐之色。

  仿佛至死也没有想到,萧宁竟然二话不说直接下死手,丝毫没有顾忌它身后的东海龙王。

  “呵,杀人者,人恒杀之!”

  随手将青蛟杀死之后,萧宁开始动手,对青蛟抽筋扒皮,又将蛟血收集了起来,将内丹、肉块、蛟皮、大筋、骨头分门别类收进纳戒中。

  这玩意儿,对自己的修为来说,虽然已经没有了任何作用,就算吃了也只能满足口舌之欲。

  但是,无论是青蛟的内丹还是血肉,对那些后辈弟子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这就叫物尽其用,尽善尽美!吃了我人族,终将葬身于我人族之腹!”

  杀了这为祸一方的青蛟之后,萧宁这才觉得消了心中那口气,转头便离开了此地。

  走走停停间,前方出现了一条官道,萧宁手中提着一只野鸡,看着不远处的茶棚,停下腾云驾雾飞行,双脚落地步行而去。

  茶棚内四五张桌子,坐了三桌,皆是手持刀剑的江湖人士,此时,他们正说着各自的见闻。

  昨晚,十数里外的山谷中,传出了鬼怪嘶吼,黑雾笼罩,天雷滚滚,待江湖群雄赶去时,却看到了满地狼藉。

  萧宁随意找了张桌子坐下,放下野鸡,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掌柜的,你这里可曾否生火?”

  柜台旁边走出来一位皮肤粗糙黝黑,满脸风霜的老汉,躬着腰回道:“嘿嘿,客官要做些什么,小老儿这店内也就些许野货。”

  萧宁眯着眼笑道:“可以,把我这野鸡拿去处理了,然后上一壶好酒,加上一盘野兔肉,可否?”

  掌柜闻言,脸上堆满了笑容,连忙点头道:“好!好!客官还请稍等,小老儿这就去。”

  菜还没端上来,百般无奈之下,萧宁就听着这群江湖人士,说些江湖趣闻。

  “听说前段日子庆阳府内出了一头虎妖,一日之间吞了十几人,弄的整个庆阳府人心惶惶。”

  “是啊,听说城外的百姓都疯狂往城里跑,连地里的庄稼都不管了。”

  “嘿,瞧你这话说的,没了小命,庄稼得再好又有何用!”

  “听说,没过几日,庆阳府的法相寺派出了得道高僧,手持金钵降伏了那虎妖,引得全府百姓称赞,一时之间,法相寺的香火倒是鼎盛了不少!”

  “此事我也有所耳闻,唉,我要是有那等本事,说不得也要博个扬名立万!”

  说话的这名汉子满脸络腮胡,根根立起,活像张飞第二!

  听着他们的话,萧宁轻笑一声,眼眸中尽是不屑一顾的神色。

  “这群秃驴,自己养的虎妖,又纵虎为祸,最后又出手将之降伏,收拢人心,聚敛香火,可真是玩的一手好把戏!”

  萧宁自担任清虚观的太上长老以来,听观主清虚讲过修行界中的道道,此时一听这些江湖中人的话,他立即就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佛门中人,最爱口蜜腹剑,当面一套,背面一套,上海一套,北京一套。

  表面上满口仁义道德,背地里却尽是男盗女娼。

  表面上一个个都是大德高僧,暗地里却养妖为患,祸害一方。

  该杀!

  当然,这种现象不是一家两家,而是全天下的佛门寺庙皆如此。

  杀之不尽,杀之不绝!

  何况,杀了小的,来了老的,杀了老的,来了灵山的一群秃驴!

  “算了,暂时打不过如来,只能日后再说了!”

  懒得听这群江湖人士废话,萧宁暗自沉思,盘算着签到奖励。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三个多月。

  首次签到,奖励玄阶上品法宝!

  连续三十天签到奖励:黄阶下品秘法!

  连续一百天签到奖励:玄阶上品天罡神通!

  其余皆为积分,或为灵石。

  积分自不必多说,灵石倒是萧宁第一次见识,只有如麻将大小的石子,光滑如玉,色黄明亮,每一枚灵石中,皆蕴含有浓郁的天地灵气。

  灵气,与元气不同。

  元气是天地能量的总称,包括灵气、地脉肺气、地磁之力、星辰之力、太阳之力、太阴之力等等。

  灵气却单单只是灵性之气,修道者初入门时,只能感应到天地灵气,待境界高后,才能吸收所有的天地元力为己用。

  这些灵石对萧宁来说,无足轻重,不过是修行界的通用货币而已,他随手就可以凝聚天地灵气化为灵石。

  至于一百天连续签到奖励,对于已身怀三门地阶下品天罡神通的萧宁而言,区区玄阶上品神通,倒是不怎么起眼。

  倒是三十天连续签到时,获得的黄阶下品秘法有点意思。

  所谓孤阴不长,孤阳不生!

  是故,天地氤氲,万物化醇,男女媾精,万物化生,常道即兹以为日用,真源反复,有阴阳颠倒互用之机,徐徐炼之,可超脱生死!

  说人话,这就是一门道家双修秘法!

  双修!

  道佛两家皆有,无论是人祖轩辕黄帝的还是佛门密宗的,都是男女双修之术。

  双修之法,总得来说,共分有三种:

  一、息交之法:对方之息,出彼入我,出我入彼,如环无端。

  二、气交之法:真气相渡,不分彼此。

  三、神交之法:意念交互,想我为彼,彼之为我,神与彼和,心神合一。

  双修之道,乃是天地大道,正统大道,古今有之,无足为奇。

  不过,突然间得到一门道门双修秘法,萧宁心里嘀咕不已,这是在暗示什么吗?

  半晌后,他回过神来,眼瞅着掌柜已然端着几个盘子走过来。

  “客官,这是红烧野雉肉,还有油焖野兔肉也烧好了,您尝尝看小老儿手艺如何。”

  掌柜说完,便转身去拿酒,萧宁捉起一对筷子,夹着吃了一口,还别说,味道确实不错。

  “掌柜的这手艺不差嘛,怎么不去城里开酒楼,在这便道上搭个茶棚,怕是大材小用了!”

  见掌柜的拎了一壶酒过来,萧宁赞叹不已。

  掌柜的笑了笑,指着后院,得意的说道:“嘿,客官您说笑了,小老儿的孙子才刚出生,哪能如此大动作,且等他再长大些,老儿再去城里开店,到时候,还请客官多多捧场啊!”

  “哈哈,好,好,到时我一定去!”

  萧宁回了一句后,低头喝了一口水酒,随后,他皱了皱眉,却没有多说什么。

  这酒浑浊不堪,带着些许糯米的酸味,碗中也是漂浮些许酒糟。

  不过这味道倒是过得去,酸中带甜,酒味很淡,有些许萧宁小时候喝过的米酒味道。

  想起小时候,萧宁脑海中便浮现出儿时的场景。

  “成仙道之前,俗世的因果一定要了结,我那死鬼老爸,还有外嫁的老娘……有些麻烦了!”

  他皱了皱眉,心里有些不舒服。

  烦闷无比的端起酒碗,将碗中水酒一饮而尽。

  随后,翻手从纳戒中取出一枚金币,放在桌上,萧宁起身一步跨过,身形便是百丈开外,一个起落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正在喝酒打哈哈的几个酒客见此,不由惊叹万分,随后有人称赞。

  “这少年道人倒是身手不凡,如此浪荡不羁,有吾等游侠风范,哈哈,当浮一大白!”

  而其中一年轻人却是拍桌惊叹:“这位仙长身手不凡,我错失良机啊!若是早知如此,当磕头拜师,学得三五成本领,天下大可去得!”

  说完,脸上露出了万般悔恨之色!

  ………………

  与此同时,钱塘县城郊。

  高空中,一道流光划破天际,在蓝蓝的天空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痕,眨眼功夫,就已来到一处小山上。

  光芒一转,化光落下,显出其中一道白色的倩影,露出一张绝美的容颜。

  眉如远黛,眸若秋水,琼鼻挺翘,五官精致而温润,一袭白衣,仿佛仙女下凡。

  正是那青城山上渡过雷劫的白蛇妖,白素贞。

  她目光望向前方,正矗立着一座破败不堪的府邸,白素贞探了探头,开口询问道:“请问,有人在里面吗?”

  一连问了几声,却不见有人回答,她心中微定,脸露笑意,迈步走进府中。

  只见那府邸中,荒草凄凄,屋宇破败,但白素贞又怎会在乎这些外物。

  正当她暗自心喜时,却见那府邸中,忽然有一道青光一闪而来到门外,现出一道青色的身影,来人一身青衣公子打扮。

  那青衣公子本待开口呵斥,却见到来人竟是一位绝色女子,不由得暗叹一声,生出几分捉弄的心思,轻声呵斥道:“哈哈,小娘子你好大的胆子,竟然闯入本王的府邸!到底想干什么?”

  “啊?有人?”

  白素贞微微一怔,目光落在青衣公子的脸上,心中一突,开口问道:“我以为这里没有人,便想借居于此!你…你是人吗?”

  心中有些好奇。

  青衣公子一对眼珠子在白素贞的身上来回打量,嘻嘻笑道:“本公子才不是人,我是神仙!哎,小娘子,你见过神仙吗?”

  说着,他上前两步,来到白素贞的身边,围着她上下打量,走动了起来。

  白素贞闻言,抿了抿嘴道:“我看呀,你不像神仙,反倒像是色鬼!”

  青衣公子听到她的话,也不恼怒,嬉笑道:“嘿,你来的正好,本王要你做我的王妃!”

  白素贞微微恼怒道:“休得无礼,否则休怪我不客气!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说完,她就要向外面走去。

  青衣公子却张开手臂拦在她的身前,笑道:“我啊,我想要你做我的王妃!”

  “做你的王妃?可以,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降得住我,我就依了你!”

  白素贞有些无奈的说道。

  此来余杭府,她是为了寻找曾经的恩人转世,以偿还救命之恩,了结因果,破碎虚空,超脱世间。

  本想暂寻一落脚地,在云头上,她看见下方有一座荒府,这才落下云头,哪曾想,居然碰到一个如此胡搅蛮缠的主人。

  “好!这可是你说的,看招!”

  青衣公子听到她的话后,心中一喜,口中喝道,脚尖一点,身子向前跃去,伸手就要去捉对方的肩膀。

  白素贞见青衣公子攻势袭来,丝毫不慌乱,只是身子微微一斜,就躲过了这一击。

  同时,她素手抬起,带起一道白影,反而向着青衣公子的背后拍去。

  青衣公子心中一惊,他哪会料到眼前的女子竟会有这样的实力,脸色微变,猝不及防之下,只好将腰一扭,脚下急退两步,又向白素贞拍出一掌。

  恰好同一只雪白如玉的手掌碰到一起,只听见“嘭!”得一声,两只手一触即分。

  青衣公子只觉得一股沛然大力从对方掌上传来,竟然被掌力逼得连连倒退了数步才站定。

  望向白素贞的眼中满是惊讶之色,这女子怎么有如此高的修为?

  但他却不以为是自己本事不济,反而更想收眼前的女子为妃,不怒反喜,嬉笑道:“小娘子好本事,本王要动真格的了!”

  随后,两人出手如电,接连交手了数十招,然而白素贞修为更胜一筹,出手时迅捷如电。

  片刻后,终于找到机会,将青衣公子的手臂向外一推,一掌拍在他的肩头。

  青衣公子顿时一个趔趄,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白素贞并不欲与他纠缠,只是摇头一笑,玉足轻点,化作一道白光向王府外遁去。

  凭她的道行,又怎会不是青衣公子的对手,在她眼中,青衣公子的攻势处处是破绽,只要自己有意,几乎随时可以置他于死地。

  只是她天性善良,一心只想成仙了道,不愿多造杀孽,沾染这俗世因果。

  她愿意息事宁人,那青衣公子却不答应。

  随后,使出了看家本领,却仍不是白素贞的对手,如是再三,那青衣公子终于心服口服。

  “谢谢姑娘手下留情,我不是对手!”

  青衣公子拱手而降,心悦诚服。

  白素贞摆了摆手,轻声说道:“你我均属异类,何必客气?”

  随后,她微微一笑,催动体内法力,现出本源气息来,身后隐隐出现一条白蟒的幻影。

  青衣公子见到这一幕,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惊喜道:“原来姑娘你也是蛇类!”

  难怪他会对眼前的女子感到亲切,原来是同类成道,心中哪还有半分被挫败的恼怒,反而觉得十分欢喜。

  青衣公子目光转了转,几乎脱口而出道:“若是姑娘不嫌弃的话,我愿意常年侍奉在姑娘身边,做个忠心不二的丫头!”

  “丫头?!你?”

  这次却轮到白素贞惊讶,玉手指着身前的青衣公子,眼中满是疑惑之色。

  青衣公子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青衣,旋即了然,身体一转,青光涌现,恢复了本来样貌。

  青衣罗裙,长发束肩,眉毛弯弯,言笑晏晏,提裙转身间,仿若雨中碧荷。

  哪里是什么青衣公子,分明是绝代佳人。

  她说道:“这才是我真实的模样。”

  就连声音也从男声换成了女声。

  言罢,这青衣女子福了一礼,甜甜笑道:“姐姐,小青拜见姐姐!”

  “你是……”

  白素贞见状,不由得惊讶出声。

  没想到,此人竟是女扮男装,想起她刚才居然还嚷嚷着要纳自己为妃,真是荒唐又可笑。

  但与此同时,她心中却生出几分亲近感。

  白素贞在山中修行千余年,虽然也曾有过一同修炼的兔妖,狐妖朋友,但却是第一次遇见同为蛇类成道的女子。

  欢喜之下,她高兴的说道:“太好了,小青妹妹,快起来吧,我叫白素贞,以后我们就以姐妹相称好了。”

  小青走上前来,一把挽住白素贞的手臂,亲切叫道:“姐姐!”

  “小青妹妹!”

  白素贞收了这样一个姐妹,心喜不已。

  往后修行路漫漫,总算多了一个可以常伴左右的道侣,倘若能够共登仙道,那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白素贞也知道,这种事情讲究缘法,希望渺茫,这世间求道者如过江之鲫,但真正能成仙了道者又有几人?

  此番下山,她自然是为了寻求那一丝成仙的机缘,了却那段相隔千年的救命之恩。

  念及于此,白素贞的心里,不禁多了三分迷茫,两分忐忑不安,四分希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