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天下大旱(10k)【求订阅!】
0.1秒记住本站域名 [ixs.cc]

  两人重新返回到那破落的王府中,小青看着面前的破败不堪的府邸,秀眉微蹙,言道:“姐姐,你怎么能住这样的地方?”

  白素贞却笑道:“青儿莫急,以后我们就暂时住在这里!”

  说完,她玉手在胸前结出几道手印,指间生出一道淡淡的灵光,而后,她伸手向前一指,那灵光仿佛化作微风般,在王府中拂过。

  法力过处,荒草消退,假山立起,屋宇耸峙,原本的废园在刹那间,就变成高门大院、朱门王府,哪里还能看到曾经衰败的景象。

  一草一木,一屋一宇,触之可及,宛若真实,却并非是幻境。

  如此神奇的法术,造化之精妙,尽在其中,由此可以看出,白素贞的修为之深厚。

  小青见状,顿时目瞪口呆,眼中中满是惊讶之色。

  她何曾见过这样神奇的手段,化腐朽为神奇,枯木逢春,几乎称得上是仙术了。

  直到这时,她才明白,先前屡次三番出手,白素贞一直在让着她,心中对这位姐姐感激更甚。

  “姐姐大人威武!”

  小青不由得惊叫了一声,挽着白素贞的胳膊,两人踏进这焕然一新的王府中。

  白素贞和小青二人进入焕然一新的王府,来到院里的亭中,相对而坐。

  白素贞撩了撩额前的发丝,温声问道:“小青妹妹,你是哪里人氏?又是怎样踏上修行之道的呢?”

  小青闻言,娇声道:“姐姐容禀,妹妹自幼出生在金华府的深山中,幼时偶食一株奇花开启灵智,懵懵懂懂间,悟得以吸纳月华之力修行,至今已一千五百载!”

  白素贞赞叹道:“妹妹真是好运道,能得到助益开智的灵花异宝,修行不过千余载,便已踏入长生境,姐姐可羡慕得很啊!”

  小青摇摇头道:“姐姐的道行才是真的高深莫测,不说别的,以法力布置这栋豪宅,妹妹就做不到!那姐姐你呢?又是哪里人氏?”

  白素贞柔声回道:“姐姐出生在川蜀青城山下,得骊山老母讲道开智,踏入道途,前些日子才渡过化形雷劫,得以真正化为人形道体!”

  “渡过化形雷劫?姐姐大人威武!

  小青惊叹了一声,说道:“妹妹听闻,化形之劫最是恐怖,我等异类渡劫者百不存一,姐姐竟然可以渡过此劫,妹妹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

  妖类修行,与人类不同。

  开悟启灵是妖物修行的第一大难关,足以挡住天下亿万兽类。

  能成妖者,无一不是气运雄厚之辈,或食用天材地宝得以先天启灵,或是有前辈高人垂怜点化,人为后天启灵。

  开启灵智之后,便已经不再是兽,而是妖。

  有了灵智,才有智慧,可以看懂修行之法,听懂大能讲道,再不济,也能自我吸收月华之力,正式踏入修行之道。

  然后,再进行以百年千年为单位的苦修,直到凝聚妖气内丹,再渡过化形雷劫,才可以成就金丹境。

  化形成人类之后,初步脱离妖族的桎梏,修行速度才得以提升。

  这一切,都是因为,人类,乃是万物之灵。

  天圆地方,对应人的头圆足方;天有日月,人有双目;地有九州,人有九窍;天有风雨阴晴,人有喜怒哀乐;

  天有雷电,人有声音;天有四季,人有四肢;

  天有角徵宫商羽,人有肝心脾肺肾;

  天有六律,人有六腑;天有冬夏,人寒热;

  天干有十,人有十指;天有阴阳交感,人有夫妻配偶;

  一年有三百六十五日,人有三百六十五节;

  地有高山,人有膝肩;地有深谷,人有腋窝;

  地下有泉水,人身有卫气;地上有杂草丛生,人身有毫毛相应;

  如此种种,无不对应着,人与天地之间的紧密联系。

  正是因为如此,精怪妖魔鬼怪等异类,最终都会向人类的身体而进化。

  也只有化形成人形,才算是修为小有所成。

  因此,白素贞能在一千七百年的时间里,渡过化形雷劫,彻底化形成为人类,在天下妖类中,应该算得上是天资聪颖了。

  至于小青,她那只是以妖力幻化成人,并不是彻底变成人类,其中的区别极大。

  这是生命层次的进化,也是跨种族的进化!

  最明显的一点,白素贞可以凭借人类女子之身,嫁人生子,与人类无有区别。

  但是,小青就不可以。

  毕竟,物种不同,生殖隔离,怎么可能生下后代呢?

  正是因为如此,小青才一脸的惊叹!

  言归正传。

  白素贞一脸的平淡之色,摆了摆手道:“妹妹过奖了!”

  小青又问道:“那么,姐姐此次不远千里,东来清海郡,可是有何要事?”

  白素贞淡雅的脸上,首次出现了情绪波动,略微有些尴尬的说道:“千多年前,姐姐初入修行之道,在青城山下时,不幸被捕蛇人捉去,性命危在旦夕,却得一书生挽救,得以逃生!”

  “前些日子,得观世音菩萨指点言道,姐姐若欲得道超脱,必须要了结因果才行,而菩萨有赠言,那位救命恩人历经转世在西湖之畔!”

  “因此,姐姐便到了这清海郡,待寻得救命恩人,了结因果之后,姐姐便可专心清修,以期超脱成道!”

  白素贞缓缓将自己的来意,对小青说了一遍。

  小青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

  随后,姐妹俩又说了些体己话。

  这时,白素贞猛然抬头,却发现头上高空中有一道人驾云而行,气势磅礴如虹,她沉吟片刻后,不由得放出灵识探去。

  …………

  天空中,一道流光飞过。

  若是透过流光,看向里面,则是可以发现,乃一名年轻的道人驾云而行。

  这年轻道人,正是前往金山寺的萧宁。

  “嗯?”

  突然,流光停顿下来,里面传出一声惊疑。

  “何方宵小,居然敢肆意窥视本天君?”

  萧宁冷哼一声,眉头一皱道。

  声音在云霄之中响彻。

  他能够感受到,似乎有人正在以灵识窥视。

  这让他很不爽,毕竟,修行界没人会做这样无礼的事,那无异于挑衅!

  当下,萧宁运转起浑身法力,抵抗这股窥视感。

  淡淡的法力光芒升腾而起,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把外界的气息屏蔽开来。

  随后,他那铺天盖地的神识透体而出,横扫周身百里范围,一寸一寸搜索那窥视者。

  “嗯?原来是你们两个?”

  半晌之后,萧宁脸色古怪,逐渐收回神识。

  他静立在千米高空上,不动声色,将目光看向脚下的地面,运极目力,可以清楚的看到,荒郊野外屹立着一栋古香古色的府邸。

  最重要的是,府邸中的两条小妖。

  法眼之下,清楚的看到,一条白蛇,一条青蛇!

  “女主角白素贞和千年老二的小青么?”

  “既然敢招惹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白云缓缓降下,落到地面上,豪华府邸近在眼前,萧宁迈步走了过去。

  …………

  “哎呀,被发现了!”

  被萧宁的神识刺探回击,白素贞不由得惊呼一声。

  小青追问道:“怎么了姐姐,发生了什么事吗?”

  想到方才见到的俊俏少年道人,白素贞不由得倩脸通红,暗道,长得真好看!

  听得小青问及,她便将此事说了一遍。

  小青拍了拍额头,不由得无语。

  “姐姐,你这……修行界有一条默认的规则,不能随意窥视他人,否则就算是挑衅了!”

  不比隐修千年、初涉人世、不懂人情世故的白素贞,小青终日厮混于红尘俗世中,耳濡目染之下,很清楚修行界的一些规矩。

  此事说大可大,说小也小。

  若是遇到那些修为弱小的倒是无妨,若是遇到那些脾气古怪、修为高深的人,随意以灵识窥探,绝对会引起不必要的矛盾。

  “姐姐,那人修为如何?若是修为低下,又不肯罢休,非要找麻烦的话,咱们姐妹一起上,把他留在这里,那就无人知晓了!”

  随后,小青面色一冷,恶狠狠的说道。

  白素贞摇摇头:“姐姐不懂事,无故窥视他人已属无礼,又岂可再行动手,甚至是杀人灭口,此事万万不可!”

  她心地善良,坚决不同意小青的说法。

  其实,她还有句话没有说出口,那就是,此人能腾云驾雾而行,又岂是简单人物,可不要动手不成被反杀,那就搞笑了。

  “哼,算你有点自知之明!”

  就在这时,一声冷哼从远处传来,进了两姐妹的耳朵里。

  “他找上门来了……”

  白素贞身子颤抖,心中羞涩不已,有一种做贼被人当场抓住般的心虚感。

  随后,只听得王府大门轰然大开,一道人影闯了进来,赫然正是被无端窥视的萧宁。

  他进了府门,四下望了一眼,便大步流星向着院内的亭子行去。

  “原来是两条小蛇精,怎么,就是你们想找本天君的麻烦吗?”

  来到亭子里,萧宁大马金刀坐了下来,阴沉着脸,不假颜色的对两女喝问道。

  心中却是暗道,不愧是蛇妖,与狐妖一般,在修行界以艳丽闻名。

  一白一青两女,容貌无双,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散发出无穷媚惑之力。

  青丝及腰,螓首蛾眉,琼鼻精巧,樱唇温润,齿如瓠犀。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玉肩若削,腰如束素;翩若惊鸿,宛若游龙!

  轻灵若仙,无比动人!

  孔夫子曰:食色,性也!

  萧宁也不例外,见着两女之后,心中不可避免的生出一丝邪念。

  这一刻,他悟了。

  难怪原著中,许仙明知白素贞和小青两女皆是蛇妖之后,仍当作不知,继续沉迷其中。

  以其凡人的定力,又怎么能挣脱食色之欲,又怎能看破红尘情劫?

  原来,一切只因这两条蛇妖太迷人了!

  萧宁也是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他生出些许想法,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他坐下之后,两女只觉得一股绝强的气势迎面而来,夹杂着一道强烈的男子气息,直令白素贞脸色绯红,不由得低下头去。

  小青媚眼一瞪,嗔怒道:“喂,小道人,说起来,你这是私闯民宅吧?”

  白素贞闻言,抬起头来,在石桌下伸手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她少说两句。

  萧宁呵呵一笑,冷哼道:“说的比唱的好听,这栋废宅难道是你的房产不成?你能拿得出地契来?擅自占据他人府邸,肆意窥视同道,你们两个真是胆大包天!”

  小青兀自不服气,还想再辩解,却被白素贞死死拉住。

  小青不知道,她还不明白么?

  这位突然而来的少年道人虽然看似年轻,但一身气息如渊似海,深不可测。

  极有可能是那些活了数千年,法力深厚的老怪物。

  若是一旦若得对方翻脸,她二人怕是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想到这里,白素贞福了一礼,脆声道:“奴家白素贞,见过前辈,之前素贞不懂事,冲撞了前辈,还请前辈大人有大量,海涵谅解!”

  声音清脆,如黄鹂鸟歌唱般悦耳动听。

  萧宁脸色稍霁,不再冷着一张脸,言道:“这件事就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不是那种心胸狭窄的人,你们以后注意点就行,要是碰上那种脾气不好的,可没那么好说话!”

  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

  既然对方知道自己的错误,认错态度良好,萧宁自然不会总抓住不放。

  而且,他也不是那种食古不化之人,并没有觉得人妖不两立。

  人有好人坏人之分,妖也有好妖坏妖之别。

  观二女身上气息纯净,并无夹杂血气、怨气,萧宁这才如此好说话。

  否则,真当他是见色起意的好色之徒吗?

  那条死不瞑目的青蛟,便是前车之鉴!

  白素贞听得萧宁的训话,连连点头应道:“前辈教训的是,素贞懂了!”

  那副乖巧的样子,令人见了,便是想生气也气不起来了。

  萧宁脸色缓和了下来,询问道:“本天君观你气息,发现你已渡过化形之劫,结成金丹,却不在洞府潜修,来这红尘俗世做甚?”

  白素贞抬头瞥了他一眼,又移过目光,轻启朱唇,回道:“千年前,奴家在青城山下,得骊山老母开智启灵,有幸走上修行之道,苦修千年得以化形,却在这俗世中有一因果未曾了结,是以,东来清海,便是欲了结因果而来!”

  萧宁眉头一挑,笑道:“噢?了结因果?什么因果?你又打算如何了结?”

  白素贞闻言,沉默不语。

  她亦是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

  暂且不说能不能找到救命恩人的转世之身,就算找到了,又该如何报答此恩,如何了结此因果呢?

  既是报恩,就要做到令他心满意足为止,这段因果才能彻底消除,却不知转世恩人想要的会是什么?

  万贯家财?

  俗世权利?

  名望地位?

  亦或是美女成群?

  这些,都不得而知。

  这件事情,天真无邪的白素贞在出山之前,想的很简单,甚至可以说很幼稚。

  在白素贞想来,倘若救命恩人的转世身想要前三者倒还简单,大不了暗中施展法力,助其一臂之力也就是了。

  让其满足万贯家财、俗世权利,或是名望地位的愿望!

  甚至于,若是他想要绝色之妻,她打算将自己这副清白之躯任他采撷,朝夕相处,耳鬓厮磨,甚至为他诞下麒麟儿。

  终是能了结此因果,待他百年之后,仍可恢复自由身,再入山潜修,大道可期。

  然而,在来到了清海郡之后,一路上的所见所闻,都将她那颗纯真无瑕的心灵淹没。

  无意识中,她悟透了人性。

  人心隔肚皮,欲壑难填!

  谁知此人是不是贪婪无度,满足了一个愿望之后,又有无穷无尽的愿望呢?

  白素贞才明白,之前的想法,不过是小儿科而已。

  若是那恩人真是那等无耻之徒,欲壑难填,她到时候该怎么办?

  那人若是想坐一坐三界至尊的位置,她又该怎么办?

  这一切,白素贞都不知道!

  此时,听得萧宁发问,她俏脸一变,沉默了良久之后,终是摇了摇头。

  “前辈,奴家也不知!还请前辈指点迷津!”

  白素贞盈盈跪了下去,向萧宁求助道。

  萧宁一把抓住她的玉臂,将其扶起,只是那柔软的触感令他心中一荡,随后,立即将她放开。

  “也罢,本天君见你二人气息纯正,并非那奸邪妖孽之辈,这便助你一助!”

  他叹道:“你把前因后果与吾说上一遍,本天君帮你参详参详!”

  “谢谢前辈!”

  听得他的话,白素贞感激不已,好似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稻草般,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

  “这件事,要从一千七百多年前说起,那是一个秋天……”

  最后,她说道:“……月余前,奴家得观世音菩萨指点,便来了这清海郡!”

  白素贞便将她自己的经历,都给萧宁讲述了一遍,和盘托出。

  基本上和原著没有任何区别。

  萧宁眉头一皱,问道:“你说你得老母开慧之恩,按理来说,你是属于我道门一派,怎么和那西天灵山的秃驴有了瓜葛?”

  骊山老母之名,虽然在原著中没有出场,他亦有所耳闻,相传老母乃是天地初开时的先天神灵之一,与玉帝、如来等人是同辈,属于三界中最为尊贵古老的存在。

  又有一说,老母乃斗姥所化,乃先天元始阴神,因其形相象征道体,故又称先天道姥天尊,生有北斗七星君、南斗六星君共计十三子。

  其门下弟子无数,根基深厚,乃是三界中不可忽视的大势力。

  如萧宁这等修为,放在骊山老母面前,只能算是小家伙。

  说起来,前世看原著时,他就心有疑惑。

  按理来说,白素贞能有千年修为,怎么都算是一方强者,没道理骊山老母会视而不见。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白素贞闻言,心中微微有些不舒服,她素来尊佛敬佛,当着她的面,萧宁却将佛门中人称为秃驴。

  不过,话糙理不糙。

  经过萧宁一番点拨,聪慧如白素贞立即醒悟了过来,他说的很有道理。

  自从得骊山老母讲道开悟,白素贞的身上,就不可避免打上了骊山一脉的印记,哪怕老母没有明言收她进入门下。

  但无论怎么看,她白素贞都与骊山一脉有着割不断的联系。

  自古以来,佛道两家如水火般不相融。

  身为道门弟子,却心慕佛家。

  “这…是取祸之道啊!”

  眼中精芒一闪,白素贞醒悟了过来,玉背立时上惊出了一身冷汗。

  “前辈说的对,此前是奴家糊涂了,不知前辈能否教我,可还有挽救之法?”

  慌忙之中,白素贞紧紧抓着萧宁的手腕,急忙问道。

  被她抓住手,萧宁心中暗爽的同时,不动声色将她的手移开,说道:“在本天君看来,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一好一坏,就看你怎么选了!”

  被萧宁移开手臂,白素贞这才发现,刚才竟然不知不觉间与他有了肌肤之亲,脸上立时红了起来,羞涩难当,心中却并不是很抗拒这种感觉。

  “嗯…两个选择?”

  她追问道:“还请前辈明言!”

  萧宁的神识何等敏锐,这一刻,此女心中的思绪变化,都逃不过他的感知。

  表面上萧宁不动声色,心里却是暗爽不已。

  “其一,继续寻找前世恩人,当我什么都没说,报答了那救命之恩后,再返回洞府潜修!或许,也有可能成为佛门的棋子,生死难料!”

  随后,萧宁正色道:“其二,立即去骊山,找老母!向她请罪,请老母发落!”

  “二者各有优劣,简单来说,就是站队,你是亲近道门,还是仍旧心慕佛门呢?”

  或许还有更好的方法,比如说,一力降十会,只要修为够强,无需站队,自有他人求上门来,也不怕任何人。

  但是,感受到白素贞身上那显露出的气息,不过区区金丹境修为,后面的话就没有说出来,免得伤了她的自尊。

  白素贞在听了萧宁的话之后,陷入了沉思。

  青城山自古就是道门圣地,道家势力多不胜数,按理来说,白素贞与道家隔得如此近,耳濡目染之下,也会是心慕道家。

  但是,青城山,紧靠峨眉山,相距不过二百余里而已。

  峨眉金顶上,存在着人间界鼎鼎有名的佛门一流势力,华藏寺。

  而且,此寺得观音青睐,时常现身显灵。

  因此,华藏寺信徒众多,香火鼎盛。

  佛门与道门不同。

  佛门讲究入世修行,道门讲隐世潜修。

  白素贞在青城山下修行了一千余年,却连一个道门修行者的影子都没有见过。

  相比之下,老邻居华藏寺中,隔三差五便有真佛显神通,仿佛在勾引白素贞,来啊,快活啊!

  于是,不知不觉间,在青城山下修行了千余年的白素贞便与佛门走得近了,成了虔诚的佛门信徒。

  此时,得萧宁点醒,白素贞不由得陷入了两难之境。

  她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她的脑海中,仿佛在天人交战。

  一边是以往千余年来形成的习惯使然,与佛门亲近多年,要让她割舍,还真难以接受。

  但是,听得萧宁话中的意思,佛门如此亲近于她,却是将她当成棋子培养,让她不由得心中一凛。

  另一方面,理智告诉她,回头是岸,向骊山老母请罪,回本还源,尚还有一线生机。

  半响之后,白素贞抬起头来,看向萧宁的目光中透露出一丝哀求之意,言道:“前辈,奴家心乱如麻,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抉择!还请前辈指明前路,救一救小妖!”

  说完,她盈盈一拜,跪倒在萧宁身前。

  这一次,萧宁没有阻挡,任由她跪在自己眼前,一动不动。

  他在思考,该不该插手此事?

  插手如何?

  不插手又如何?

  不过,如今与白素贞相遇,已经入了棋局,出现在对弈棋手的眼中,怕是想走也已经晚了。

  又或许,这是道门的前辈暗中影响了白素贞,令她招惹自己,请自己下场入局?

  思虑再三,萧宁决定插手此事,搅和那佛门的算计。

  半晌之后,他点了点头,拂袖道:“你且起来吧,本天君陪你去骊山走一趟,向老母请罪!”

  “当然,此事得再等上几天,金陵郡镇江府的金山寺出了一位比丘境的佛子,于本月初八召开伽蓝法会!

  说到这里,萧宁停顿了一下,接着又杀气腾腾的说道:“哼哼,本天君正想杀一杀佛门的威风!”

  此时已经是二月初四,离法海的大好日子还有四天,萧宁自然不想错过。

  “奴家不急,前辈的事要紧!”

  白素贞顺势站起身来,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心中松了一口气。

  一双明眸望着萧宁,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露出感激、崇敬、又隐藏着一丝爱慕的复杂神色。

  此刻的萧宁,身穿一息青色道袍,干净整洁,有淡淡光华流转。

  微风吹拂而来,漆黑的长发随风飞舞,一身道袍猎猎作响。

  尤其是在他说要找佛门晦气时,整个人散发出无边霸气,震人心神。

  再加上那如剑般的目光,以及那原本无比俊逸帅气的脸庞,此刻更带有一丝冷峻之色。

  这种气质,哪个女人都会为之着迷,即便对女妖而言,都具有极其惊人的杀伤力。

  这一刻,他的魅力值爆表。

  不止是白素贞,就连她身边一直充当隐形人的小青更是如此。

  两双明眸,就这般望了许久,神色呆滞,几乎忘记了时间一般。

  良久之后。

  萧宁回过头来,见得这一幕,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心中暗自得意,哥这魅力,就连女妖都沦陷了,除了帅气的读者老爷,天下谁人能比?

  …………

  金陵郡,镇江府,金山寺。

  恢宏的大殿之前,有一座宽达百丈的广场,白石砌成,围以白石雕栏的平台,广场正中处供奉了一座文殊菩萨骑金狮的铜像,龛旁还有药师、释迦和弥陀等三世佛。

  彩塑金饰,颇有气魄,除了四个石阶出入口外,平均分布着五百罗汉,均以青铜铸制,个个神情栩栩如生。

  站在广场入口,可以看到,广场四周分布有七座大殿!

  寺庙中不时有阵阵钟声响起,洪亮旷远,回荡在山顶上,整个寺庙里,佛音阵阵,大放光明。

  金山寺中的一众僧人正有条不紊忙碌着,准备三日后伽蓝法会的筹备事宜。

  一间偏殿中,法海坐在观世音菩萨佛像前的蒲团上,闭目养神,参悟佛法。

  供桌上佛香冒着阵阵青烟,缭绕而上,散发出一阵奇异的香气。

  这时,供桌上的三尺观音佛像,突然发出一阵淡淡的佛光,这一瞬间,佛像好似活了过来般,眉目清晰传神。

  “弟子法海,拜见菩萨!”

  如此大的动静,令法海瞬间回过神来,看着菩萨投影,他恭敬的单掌一竖,行了一记佛礼!

  “法海,三日后的伽蓝法会,佛祖会降临一道法身为你赐福,你要做好准备迎接工作!”

  观世音菩萨的投影手捏法印,淡淡的说道。

  “礼赞世尊,弟子领菩萨法旨!”

  法海眼中透露出一丝激动之情,恭声回道。

  “法海,你本是天龙八部之一的莫呼洛迦转世,因犯了戒律而被佛祖惩罚,转世轮回成金山寺弟子法海!”

  “转世之后,你天资聪颖,年纪轻轻就得证比丘之境,前途不可限量,日后便是进入灵山,成为菩萨亦是早晚之事!因此,佛祖对你另眼相看,更是对你委以重任!”

  菩萨投影似是很看好法海的未来,向他透露玄机,言道:“因此,本次弘扬佛法,渡化蛇妖之事,千万不能出现任何失误,否则,坏了我佛门大事,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之后,菩萨投影缓缓消失,佛像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静室中,只留下一脸若有所思的法海。

  …………

  山道崎岖,猿鸣鹤啼。

  一名年轻的道士,身穿青色道袍,在山道上走着,尘露不沾身。

  这人,正是从余杭府钱塘县郊启程前往金陵郡,参加金山寺伽蓝法会的萧宁。

  那天,决定插手白素贞之事后,萧宁便不再迟疑,辞别了二妖之后,直接动身前往金陵郡。

  一路走走停停,速度极快,一步迈过,便是十余丈远,有如咫尺天涯神通,仅仅走了几步,便是十数里远。

  两天后,萧宁终于来到了金陵地界。

  这时,出了山道,前方出现了一个村庄。

  “嗯,前面应该是镇江府了?”

  看着眼前的景象,萧宁自言自语道。

  “咦,莫非又是妖孽作崇?”

  这时,萧宁耳朵一动,听到了前面的动静,前面村子中村民的谈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村民的口中,不时的出现“大唐来的国师”、“祈福求雨”等异常的字眼。

  “天气越来越干燥了,三个月没下雨了。”

  “我家的那口井,已经很难打上水了。”

  “村外的小溪都干了,河床裂开老大的缝隙,鱼虾都腐烂了。”

  “我听说就连镇江府的母亲河,镇江的水位也下降了许多,这是天下大旱啊……”

  “幸好,来了一位大唐的国师,可以为我等祈福求雨,否则,我们都要渴死了!”

  一路走来,萧宁不时可以听到,一些百姓讨论着好似关于旱情之类的事情。

  更令人震憾的是,居然连镇江都已经干涸了,要知道镇江乃是天下两条大河之一的长江支流,滚滚江水东流入海,像干涸这种情况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听着村民的议论纷纷,萧宁微微皱眉。

  这最近几日走来,确实是天气越发干燥,天空万里无云,大地里的水份越来越少。

  刚开始时,还是山中云雾缭绕,慢慢的云雾散尽,森林泛黄,湿度下降,大地干裂。

  现在,更是连镇江都要干涸。

  天地大旱,滴雨不降,江河见底,大地干裂。

  天降灾难,苍生聊苦。

  人们都是嘴唇发白、干裂,由于不见雨水,庄稼多旱死,没有粮食,人们也是饿的面黄肌瘦,灾变近在眼前。

  “难道,真的是天下大旱吗?还是说,出了什么妖孽,祸乱天下的节奏?”

  “不对啊,玉帝统领三界,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或是说龙王渎职?没有按旨意降雨?”

  “也不对啊,抗旨不遵,怕是得到剐龙台上走一遭,应该没有这么不怕死的龙王!”

  萧宁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脸色无比凝重。

  耳中仔细聆听着四周的信息,随后便得到了答案,快步向前走去。

  显然,那村民们”口中“大唐来的国师”就是问题的关键,就算不是他干的,也脱不开关系。

  经过几个旱情同样严重的村庄,萧宁终于来到一个县城,名为凌云县,正是目标人物的所在地!

  踏入县城,走在街道上,可以见到稀少的行人,他们嘴唇没有干燥到要脱皮、裂开的程度,好像这里的旱情似乎更轻一些。

  不过,这些人虽然比其他地方的人过得好一些,但也好不到哪去。

  这些人愁眉苦脸,无精打采,比其他旱情严重地方的人,体内之生机还更加稀少。

  诺大一座县城,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事出反常必有妖!

  “仙师来了,仙师来了,都特么让开。”

  就这时,一道大喝声猛地响起。

  “啊,居然是仙师来了……”

  街道上的行人先是一愣,而后,众人皆是脸上浮现出浓浓的畏惧之声,所有人都避了开来,来到街道的两旁跪下,不敢抬头。

  萧宁站在街头,脸色铁青的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他身边满是跪倒的百姓,却无一人能看到他的踪迹。

  咚!咚!咚!

  街道口处,响起道道响亮的敲锣声。

  数百名随行人员先行出现,在他们的簇拥下,一架异常华丽,周身雕刻无数兽纹的车辇缓缓而来,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车辇并未全部封闭,而是以马车为根基,上面架有一座硕大的莲台,雪白的帷帐遮掩四方,帷帐半开。

  萧宁清楚的看到,在车辇上有一名仙气飘飘的道人盘坐其上。

  那人的嘴唇微微张合,发出一股极大的吸力。

  整条街道上跪拜的行人,身上一股股肉眼看不到的精气升腾而起,向那道人飞去,被其吸入嘴中,但所有的百姓却都浑然不觉。

  每当吸收一缕人类精气,那道人的气息都微微壮大一丝。

  “本君还道是什么人搞鬼,原来是一只小羊妖,竟然跑到我人类的地盘来搞风搞雨。”

  望着车辇上的道人,萧宁脸色一冷,眼中止不住的杀气。

  “大胆孽畜,胆敢吸人精气,现出原形!”

  眼见如此状况,萧宁哪还忍得住,现出身来,大喝一声。

  轰!

  当萧宁的大喝声在街道上响起的刹那,整条街道上的人,包括那数百名随行皆是心神大震。

  这时,众人才见到突然现身的萧宁。

  唰!

  羊妖的双目猛然睁开,也发现了萧宁的踪迹。

  出乎所有人意料,他并没有发怒,而是眼露警惕之色。

  因为,他本是山羊所幻化成人,对方居然一眼便看穿了他的本体,怕是来者不善。

  而且,关键是眼下羊妖看不穿对方的境界,没有万全把握的话,他并不想动手。

  思虑至此,羊力大仙眼睛微眯,缓缓的道:“且慢动手,阁下亦是我道门中人,可别大水冲了龙王庙,有什么话好说,我三兄弟一定奉陪到底!”

  说完,他举手指向凌云县城中央处的一个广场。

  那中央广场上,矗立着一个高高的祭坛。

  祭坛上,盘坐着一名身穿白色道袍的中年道人,正在对天作法,手持木剑,符文缭绕,口念咒语。

  在他的作法之下,天空中似乎有着淡淡的云雾,正在渐渐汇聚。

  羊妖大喝道:“那位是我的二哥,此刻正在作法求雨!我等兄弟三人在这里招风唤雨,布恩施德,阁下莫要认错人了!”

  萧宁循声望去,遥看向那祭坛上,一眼便看穿,那祭坛上的中年道人,乃是鹿妖所化。

  而且,那鹿妖和羊妖一样,身上妖气驳杂,浓郁的血煞之气弥漫周身。

  这二妖不知道吸取了多少凡人精气,也不知害了多少人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