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洞真度厄天君(10k)
0.1秒记住本站域名 [ixs.cc]

  天庭,凌霄宝殿。

  玉皇大帝高坐鎏金宝座,半眯着眼睛,露出一脸的享受之色。

  衪面上有一层云雾缭绕,令人看不清面目,身上仿佛有细小的金龙围绕其而旋转,脚下仙气升腾,威严万分。

  御座的下方,是一名名大帝、天君、仙将等天庭仙官,各自按照身份地位落坐。

  众人的正中间,则是一处空地,仙气飘飘,仙乐阵阵,一群仙娥正在翩翩起舞,身姿优美,媚态万千。

  就这时,萧宁觉醒了前世记忆,一股冲天气势如虹而起,弥漫整个三界,惊动了整个三界中的大人物。

  高坐在鎏金宝座上的玉帝猛然睁开了双眼,哪还有半点痴迷之色,他大手一挥,跳舞的仙娥立即停了下来,并默默退了下去。

  “下界有一凡人觉醒宿慧,不曾想竟是一名阳神境强者,诸位爱卿,最近可有哪位仙家轮回转世?”

  话音刚落,太白金星站了出来,躬身道:“启禀大天尊,微臣未曾听闻有哪位天君、罗汉投入轮回……”

  他顿了顿,迟疑道:“或许,可能是人间某位隐修之辈,前世迟迟不得突破,才毅然转世!”

  玉帝不由得微微点头。

  太白说的有道理,毕竟下界的修行者多不胜数,他们大部分人修为有成之后上天为官。

  但是,也有不少人隐姓埋名,在深山中苦修,从不出世,也不为外人所知。

  玉帝对众人说道:“诸位爱卿,如今此人转劫归来,我天庭应该如何应对?”

  太白金星上前说道:“大天尊,在微臣看来,不如先行招抚,试探其立场,再做应对!”

  话音刚落,托塔天王李靖站了出来道:“陛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三界共尊大天尊,若此人不识好歹,臣建议出兵剿灭,以儆效尤!”

  玉帝眉头一皱,这托塔天王莫不是脑子进了水?怎会说出如此失智之语?

  不过,此人向来都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领着天庭的俸禄,心却向着西天灵山。

  他此计看似为天庭考虑,实则将天庭推到风口浪尖。

  若是下界那散修同意天庭的招安还好,若是不同意便出兵剿灭,岂不是显得太霸道了吗?

  长此以往,天下修士谁还愿意为天庭效力?

  想通了这一层之后,玉帝心中恼怒不已,这个乱臣贼子,实在是该杀。

  若非…

  他微微有些不悦的说道:“诸位爱卿可还有其它意见?不妨畅所欲言!”

  其他人都摇摇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他们或是地位低,没有发言权;

  或是有其它心思,不便多言;

  或是不满玉帝的统治,不屑一顾。

  玉帝将众人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心中思绪万千,说道:“太白金星听旨!”

  太白金星立即躬身道:“臣在!”

  玉帝微微沉吟道:“你下界一趟,招抚此人上天为官,朕许他天君业位!”

  太白金星闻言,心中一跳,眼皮子抖了抖,应道:“微臣遵旨!”

  …………

  西天灵山,大雷音寺。

  如来佛祖高坐莲台,正在讲经说法,字字微言大义,有如春风拂面,又如雷霆万钧。

  下方一众菩萨、八百罗汉、万千比丘听得如痴如醉,皆是面露欣喜,沉浸其中。

  突然,讲经的如来佛祖却停了下来,一众佛门菩萨、罗汉、比丘等人都抬起头来,皆是目露不解。

  一般而言,佛祖讲法,极少会中途停止。

  观世音菩萨出声问道:“礼赞世尊!敢问世尊为何突然停止讲经?可是发生了何事?”

  如来单掌竖在胸前,拈花一笑道:“有不知名罗汉境强者成功转世归来,可喜可贺!”

  观世音菩萨双手合十,问道:“世尊,我佛门可要派人前去招揽?”

  “玉帝已经先出手,我等无需露面,静观其变即可!”

  如来摇了摇头道:“况且,玉帝大天尊威临三界,我等只需在适当的时候出手即可,没必要与大天尊发生正面冲突!”

  观世音菩萨立即心领神会:“礼赞世尊!”

  默默退下,不再多言。

  随后,如来佛祖又说道:“大士,青城山下那条小白蛇即将要突破,你莫要忘记了!”

  观世音菩萨点头道:“世尊放心,观音省得!”

  如来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不一会儿,讲经继续。

  …………

  人间界,辽阔无边,人类国家林立,有宋、明、唐、汉等十余国,其中以宋最为富裕,但国力以汉最强,明、唐、宋又次之。

  宋国,疆域广阔,东西长九千余里,南北长八千余里,国内有十八郡,每郡又各下辖十余府不等,其以中央的汴京为都城。

  距离清海郡五百余里之外,有一郡,名曰金陵。

  金陵郡治下,有一府,名曰镇江。

  镇江府境内,有一佛寺,名曰金山。

  金山寺乃金陵名寺,高僧众多,信徒如云。

  在萧宁觉醒了前世记忆时,金山寺亦同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金山寺后山,有一处灵池,乃金山寺秘宝。

  此时,灵池中水流翻卷,波纹荡漾,水浪滔天。

  骤然,一头狰狞可怖的金龙破水而出,直冲天际。

  巨大的龙首探出云层,利爪撕天,口吐风火雷霆,神威莫测。

  龙吟震荡,可夺魂裂魄。

  方圆百里之内的天地芸芸众生,都在其凶威之下,灵魂瑟瑟发抖。

  “好凶悍的一头天龙!”

  这时,灵池旁的寺中众高僧皆是抬头望天,脸上带着一丝欣喜。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条天龙乃是法力所化,并非实物,但却神韵俱全,刻画得十分逼真。

  世间传说,龙威如狱,可镇世间一切诸邪。

  若有人能参悟其中神妙,便可领悟无上佛法神通。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龙吟声中,天龙口吐佛音梵唱。

  却见,水中有一名少年僧人,庄严宝象,闭目静坐,其周身气血涌动。

  他的头顶上,十八尊罗汉虚影齐齐震动嗡鸣,如洪钟大吕一般,震动四方。

  方圆百里的天地元气疯狂汇聚而来,往少年僧人的体内灌去。

  “孽畜,还不降伏?”

  半晌之后,少年僧人睁开双眼,陡然大吼一声。

  脚踏海浪,身形骤然暴起。

  无穷天地元气汇聚其身。

  他的身躯,在这一瞬间,迎风暴涨,顷刻便化作一尊顶天立地的巨型罗汉,身高十丈有余,抬手之间,天翻地覆,遮蔽苍穹。

  那半空中的天龙法相被他一把擒住,任其有翻江倒海之能也无法挣脱。

  “嗯?还不降服?”

  少年僧仿佛化身降龙罗汉,怒吼震天。

  其恐怖的肉身之力强行将那条天龙压住,大威天龙真功同时运转。

  立时有佛光万道!

  “大威天龙,如来世尊,般若诸佛,般若八嘛空!”

  出手就是杀招,一道蕴含着恐怖力量的拳头砸在天龙身上。

  “嗷……”

  受此一击,天龙低吼哀鸣,立即低头臣服。

  随即,天龙缠向少年僧人,在他身上盘卷,最终化作一条金色的龙纹印记,烙印在右肩上!

  背负天龙,万龙之力加身!

  这一刻,少年僧人只觉得一股浩瀚力量自虚空而来,涌灌入体,使得他的力量和境界都在疯狂提升。

  佛门修行,首重修身养心,入定之后,就像是道家的筑基一样,可以感悟天地元气,凝练法力。

  这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

  寻常弟子,往往需要数十年的时间来积累,不断淬炼法力和肉身,以此达到圆满先天之境。

  然而,此少年僧人神功大成,直接降服并融合了天龙法相,使得法力与肉身之力大大增加,最终突破了极限,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顿时,凭空增加了近百年的法力积累,只是短短几个呼吸间,他便突破到了比丘之境,凝练出一身浑厚的法力。

  “礼赞世尊!”

  少年僧人双手合十,一步一步从高空中走了下来,落到地面。

  等候多时的一众高僧立即迎了上去,其中一名身披大红袈裟的老僧双手合十道:“法海,恭喜你!大威天龙真功大成,凝结金丹,天下之大,何处皆可去得!”

  少年僧人转过头来,看向老僧,露出了一张足以引得无数少女少妇尖叫的俊俏脸蛋,白里透红,但却双目平静,顶着一颗闪闪发亮的大光头。

  少年僧人,法名法海。

  “礼赞世尊!”

  法海没有半点倨傲,一脸祥和平静之色。

  大威天龙真功,乃是无上级绝学!

  号称佛门十大神通之一,力量神通之首。

  修行至大成之后,如同天龙附身,有万龙之力,搬山填海,镇压诸般邪恶。

  传说修炼到圆满极致后,还可衍化出天龙之躯。

  飞天遁地,破碎虚空,无所不能!

  若是让外人得知,这小小的少年僧人竟然已将大威天龙真功修行到大成,一身修为境界也已挤身金丹之境,怕是要惊讶得下巴都掉下来。

  “择日召开伽蓝法会,庆贺我金山寺多出一名比丘强者!”

  红衣袈裟僧人立即有了决定。

  …………

  时间如流水,距离萧宁穿越过来,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

  这三个多月来,每月逢初八之日,萧宁都会为清虚观一众人讲道释疑,传授道法神通。

  有了他的传道讲法,清虚观中,上自观主清虚始,下至新入门的外门弟子,近五百人尽皆修为都有了稳步提升。

  有人的境界得到提升,有人的根基变得稳固,也有人领悟了道法绝学,不一而足。

  “本次的讲道就到这里,都散了吧!”

  这一天,萧宁结束了讲道。

  “谢太上长老!”

  一众弟子行了礼之后,便三三两两散去。

  萧宁走下高台,和清虚说了几句客套话,准备回后山木舍清修。

  就在这时,萧宁似有所觉,他抬头看去,却见天空中一道人影踏云而来,立即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仙衣绶带紫云靴,长眉白发目慈祥。

  这是萧宁见着来人时,心中生起的第一眼印象。

  随后,他发现了来人的气息极为诡异。

  虽然此人与自己境界相似,都处于阳神境。

  但其体内却隐藏有一股另类的气息,隐隐散发出神性的味道。

  “莫非,这就是被敕封了天地业位之后,所带来的好处?”

  萧宁心中百念千转,站在原地,在不知对方来意的情况下,他暗自提高警惕。

  “贫道太白金星,见过道友!”

  远远的就有声音传来,所谓人未到、声先至,说的就是他了。

  来人正是奉命前来招揽萧宁的太白金星。

  所谓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待他稍做准备再动身下界之后,人间界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

  “在下萧宁,见过太白仙君!”

  虽不知此人来意,但见对方以礼相待,萧宁不敢怠慢,起身迎了上去。

  “无量天尊,原来是萧道友!”

  太白金星手中持一柄光净柔软的拂尘,降下云头,在萧宁身前的三尺之外站定,微微躬身,施了一个道礼。

  “仙君可是稀客,快快里面有请!”

  “道友请!”

  两人相继走进了清虚观宗门大殿。

  按宾主落座后,自有外门弟子奉茶,清虚观主在一旁作陪。

  茶过三巡之后,萧宁问道:“仙君不在天界纳福,下得人间界,可是特意来找萧某么?”

  太白金星,相传为此界的先天神灵之一,自金星中生出,因此名太白金星。

  其姓李,名长庚,又名启明,主要职务是玉皇大帝的特使,负责传达各种命令,因而受到人们的喜爱!

  这位是玉帝的忠实臣子之一,也是天庭的实权人物,寻常人根本见都没资格见,不可能闲来无事跑到下界闲逛。

  萧宁猜测,此人到来,定然是有什么重大要事。

  是以,他没有太多废话,直接开门见山。

  太白金星放下茶盅,笑呵呵的说道:“大天尊得知萧道友转世归来,特令贫道前来祝贺!”

  萧宁拱手道:“哈哈,还请道友替我谢过大天尊的关心,萧某心领了!”

  太白金星从他的话中,听出对玉帝并无排斥之意,心中不由得生出欣喜之情,试探道:“如今道友转世归来,不知日后有何打管!”

  萧宁摊了摊手,说道:“如太白道友所见,清虚观对我有养育之恩,萧某不得不报,便安心在清虚观教导后辈弟子,潜心修炼,以图突破更高层次!”

  他的话里有真有假,半真半假,令太白金星一时间分不清,究竟是真话还是假话,以为他是在糊弄自己。

  但太白金星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他呵呵笑着夸奖道:“知恩图报,道友好品德,好心性!”

  随后,又转头看向陪坐的清虚,问道:“这位便是清虚观主吧,你们真是好福气,得一位阳神境强者转世之身,清虚观亦因此挤身为人间界的一流势力之列!”

  清虚连忙起身,拜道:“贫道清虚,见过上仙,上仙过誉了!太上长老垂怜本观,确实是我清虚观上下满门的福气!”

  太白金星点了点头,看向萧宁,斟酌了一下,问道:“萧道友,不知你是否有意上天庭为官?”

  “上天庭为官?”

  萧宁惊咦了一声,他原本以为,太白金星只是代表玉帝前来试探,顺便与自己交好。

  却不料,人家直接就出言拉拢了,直接了当,干脆明了。

  果然,修仙之人,比之凡俗中人干脆得多,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算计。

  萧宁想了想,摇头回道:“萧某清闲惯了,怕是受不了约束,还请仙君回禀大天尊,萧宁没有这个福份!”

  太白金星闻言,也不恼怒。

  在来之前,他早已有此预料,毕竟,要是对方贪图王权富贵,前世就已经上天庭为仙官了,又岂会一直默默无闻。

  “道友且听贫道一言,在天庭为仙官,不比凡间王朝,无需点卯应名,无需日日上朝!”

  太白金星笑道:“我天庭有实职和虚职之分,若是道友不愿领实职,可领一虚职,在天庭挂个名号!人间界每过三百六十年,天上的每年初一日,大天尊召开大朝会时,过来报个到就行!”

  说起来,就和修行界宗门的长老一般。

  有实职长老与荣誉长老之分。

  实职长老管理相应职业内的宗门事物,算是门派的自己人。

  荣誉长老则只挂个名,双方之间并无直接统属,乃是单纯的合作关系。

  萧宁显然也知道这个道理。

  他想了想,总算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既然道友如此诚恳,萧某若是再拒绝,那就太不识好歹了,这个虚职,我愧领了!”

  太白金星大喜,从袖子中掏出一卷圣旨,站了起来,念道:“大天尊敕封曰:下界散修萧宁为洞真度厄天君,此谕!”

  萧宁站起来,略显恭敬的接过圣旨。

  “臣接旨!谢大天尊!有劳道友跑一趟!”

  太白金星笑呵呵的说道:“道友甫一上天庭,就被大天尊敕封为天君,可是羡煞旁人啊!”

  萧宁眉头轻挑,听出了对方话中有话。

  “呵呵,是萧某挡了别人的路么?”

  太白金星摇摇头,挥手布下一个结界,将两人笼罩在里面,悄声说道:“贫道与道友一见如故,今日之事,出得我口,入得你耳,事过之后贫道可就不承认了!”

  “那是自然,萧某什么也没有听到!”

  萧宁了然的点头应道。

  太白金星缓缓说道:“天庭众仙官也不是一条心,贫道嘛,自然是忠于大天尊,再加上四大天王、四大天师、三天官四功曹、四极四天王等,都是大天尊的心腹手下!”

  “托塔李天王一大家子都偏向西方灵山,南北斗众星君偏向骊山老母,还有一众仙官倒向了王母娘娘!”

  “其余四位大帝也是各有偏向!”

  “可以说,其中的关系错综复杂!”

  “好了,不说了,言尽于此,太白告辞!”

  太白金星大致将天庭中的势力划分,给萧宁说了一遍之后,干脆利落起身离开。

  送走了太白金星之后,萧宁若有所思。

  “如今加入了天庭,陷入了玉帝、灵山还有王母娘娘三方势力的角力漩涡中,也不知是福还是祸啊!”

  他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方世界不过是个小千世界,充其量也就是仙级以下的顶级战力,我萧宁怕过谁来?”

  半晌后,萧宁呵呵一笑,将心中的烦闷驱逐一空。

  与清虚观主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他回到后山的木舍中,盘膝坐在床上,闭上双目,心神沉入冥冥之境,不一会,便陷入了深层次的入定中。

  …………

  就在萧宁接受了天庭的敕封,成为洞真度厄天君之时。

  远在西南方向,数千里之外。

  群山连绵起伏,如条条大龙盘旋,势若冲天,雾光飘渺,烟气幽幽,云遮雾绕,仿佛仙娥玉袖。

  放眼望去,群山青碧,巍峨耸峙,或直入青冥,或如仙卧榻,宝盖峨眉,气象万千。

  此地,正是素来有天下秀之称的峨眉山。

  成都府城西有一座青城山,重冈迭岭,延袤千里,此山名为第五洞天,中有七十二小洞,应七十二候,八大洞按着八节。

  自古道:山高必有怪,峻岭能生妖。

  这山另有一洞,名为清风洞,洞中有一白蛇精,在洞修行,洞内奇花竞秀,异草争妍,景致清幽,人迹不到,真乃修道之所。

  此蛇在洞中修行一千七百年,从无毒害一人,其修行年久,法术精高,究是畜类,未能修成正果。

  在这群山万壑当中,有一座形似仙人侧卧的山峰坐落其中,灵岩叠翠,奇石绕彩,飞瀑听响泉,仙云引虹霞,灵气氤氲,宛如仙境。

  三十六峰入画境,一百零八景挂天梯,说的正是天下闻名的青城山。

  半山腰处,云雾缭绕,一处幽谷之中,藤萝垂落,碧带悬幽,谷底却是一潭清碧澄澈的湖水,明如玉珀,阳光穿透云雾,散出幽幽虹光,波光粼粼,清气弥漫。

  某一刻,一道修长的白影,忽然自水下冲出,卷起无数水滴如流萤,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星辰般的光辉,如同天女散花。

  那道白影自半空中盘旋了一圈,带起一阵清风,盘旋在湖边一根巨大的钟乳石柱上。

  却是一条丈许粗、数十丈长的白蛇。

  就在这时,冥冥之中,白蛇的出现仿佛引动了某种变化,谷内的天象忽然大变。

  原本,风和日丽的天空,忽然泛起泼墨般的乌云,迅速晕染铺展开来,浓墨般的厚重云层覆盖住整座山谷,甚至越压越低,隐隐可见一道道银白色的雷龙电蛇在云中蹿动。

  半空中的乌云,声势愈发浩大,天色也迅速昏暗了下来,谷内飞沙走石,湖水泛波,空气当中,充满了沉闷而压抑的气息。

  “轰隆隆!”

  一连串巨大的雷鸣声,响彻整个山谷。

  一道胳膊粗的雷光自天空中落下,仿佛雷神之怒,突破云层的阻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地向白蛇劈来。

  竟是世所罕见的妖类化形之雷劫。

  “来得好!”

  一对眸子中露出人性化的光芒,那白蛇轻叱了一声。

  眼见雷光落来,它向上吐出了一道白芒,竟将那雷光硬生生打散。

  然而,雷声滚滚,乌云被破开,一瞬间竟然又有几十道同样粗大的雷霆落下。

  将山谷中照得明如白昼,威势浩荡,似要将下方那道身影从天地间抹杀。

  面对如此变化,那白蛇仰头吐出一颗乳白色的内丹,其上云雾缭绕,灿如珠贝,散发出阵阵祥和的光芒,悬在头顶上。

  半空中的电光仿佛受到某种吸引,全部交织着向那颗内丹劈去。

  天地间,响起阵阵雷鸣电闪。

  霎时间,万千光芒迸发,电光缭绕,无穷的雷光全都被那颗内丹接引而去。

  劫云仿佛受到挑衅,越来越大,几乎笼罩了大半个青城山范围。

  黑云压落,几乎贴近了峰顶,而天地间生出一股狂风,吹得谷中花如雨落,藤萝摇动。

  湖面上,倒映着半空中的恐怖景象。

  劫云涌动,如同浓墨,遮天蔽日,一道道雷光在其中来回滚动,却不急着落下,似乎正在积蓄力量,要将下方那道身影彻底毁灭。

  纵使远在百里之外,亦能感受到劫云当中蕴含的恐怖攻势,仿佛毁天灭地,望之令人心惊。

  乌云越压越低,刹那间,无数道紫黑色雷霆迸发而出,无穷无尽的雷光自雷云中落下,照彻整个山谷,仿佛灭世之光,化作一道道怒龙般,毫不留情地轰击向湖中的那道身影。

  一瞬间,就连空间也泛起无数波纹,狂暴的气流扩散,湖面上几乎形成一片真空地带。

  白蛇见得此状,心知已到了紧要的关头,若能过得此关,则修为更上一层楼,过不去则是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它哪敢有半点大意,几乎将浑身法力尽数催动,喷吐而出,聚集到头顶上那颗内丹中。

  顿时,内丹光华大作。

  同时它轻身一跃,连同内丹一同向上冲去,好似天女扶盘,鲛女吐珠。

  万千雷光在半空中交织成一片雷光的海洋,电芒迸溅,仿佛天地初开,恐怖的力量爆发,瞬间将那道身影淹没,难以看清其中的景象。

  偶有余波落下,谷内山石受到波及,顿时炸裂成无数碎片。

  天地为之屏息。

  不知过了多久,雷劫终于渐渐散去。

  拨云见日,谷中重新恢复了清明,一阵山风吹来,云雾散开,顿时有明媚阳光洒下,映得湖面一片金黄。

  一道白影自半空中落下,降到湖面上,顿时掀起阵阵涟漪。

  在其身前,那颗内丹经历了雷劫的洗礼后,散发着比原来更加耀眼的光辉,灵气冲霄,霞光万道,瑞彩千条,仿佛蜕变成了仙珠。

  这时,白影轻轻一吸,张嘴将那颗内丹吞入腹中,浑身散发出柔和圣洁的光辉,绕着湖畔的石柱盘旋几圈,光芒涌动间,玉肩微晃,轻轻褪去一身洁白的蛇蜕。

  轻轻向前一跃,玉足踏出,终于落于湖畔,露出一名浑身未着寸缕的女子身影。

  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仿佛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青丝及腰,螓首蛾眉,一对剪水秋瞳,仿佛蕴含着无限情意,琼鼻精巧,樱唇温润,齿如瓠犀,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玉肩若削,腰如束素,翩若惊鸿,宛若游龙,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她低头环顾自己的身体,冰肌玉骨,皓腕凝霜,也觉十分满意,不禁微微一笑,嘴角弯起一抹浅浅的弧度,无比动人。

  眸光向前方落去,素手冲着自己褪下的蛇蜕轻轻一招,顿时化作白光飞来,光华缭绕,落到身上化作一件雪白的仙衣。

  她微微转身,轻轻舒展玉臂,仙衣亦随着旋转轻舞,如同一朵盛开的莲花,轻灵若仙。

  待得身子站定,素手轻挽,回眸一笑,天地为之失色。

  “自今日开始,吾名白素贞!”

  一千七百年的修行,如今,终于渡过最为危险的化形天劫,即便以她素来古井无波的心性,也不禁有些欣喜。

  以她如今的道行,法力通玄,内丹蜕变成金丹,渡过化形雷劫后,显然已经是金丹境修为。

  这时,她心中蓦地生出一股感应,玉指微掐,天机术数尽在运算当中,终于知晓感应何来。

  原来,在不久之后,西天观世音菩萨会在峨眉山金顶现出真身法相,自己到时自可前去参拜一番,好求取成道机缘。

  道途茫茫,纵然她已成功渡过天劫,法力精深,也不敢说可以破碎虚空,飞升上界。

  此番机缘,又怎肯轻易错过?

  谷内幽寂,白云幽幽。

  她环视一圈,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轻声自语道:“如今我刚刚渡过天劫,根基不稳,不妨先在谷中修炼一番,待巩固了修为,再做打算…”

  此时的她,大概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原本的命运早已悄然发生了改变,等待着她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未来呢?

  千年前的恩怨,换来的是怎样的结局?

  而这段孽缘,她又该如何面对呢?

  ……

  时间一晃,很快就过去了半月。

  峨眉金顶,无尽山宇中,庙宇林立,渡鸟难飞,碧空如洗。

  千峰之间,云雾渺渺,仿若飘絮,如缕不绝,崎岖不平的山道上,行人如织,如蚁群般前行,都带着一脸虔诚之色。

  忽然,天空划过一道白光,在云彩间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痕迹。

  白光在空中游转了片刻,随后,寻了一处有古木遮挡的石台落下身来,微微转身,白衣如雪,仿如仙女。

  正是渡过化形雷劫的千年白蛇,白素贞。

  趁着上山众人不注意,她身形一转,便混入了人群当中,不显丝毫痕迹。

  她环首四视,见到身边凡人,不由得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然后,白素贞随着人群一路登山拾阶而行,一双玉手在胸前合十,心中虔诚默念观世音菩萨尊名。

  一路走,一路拜,直到上了峨眉金顶的华藏寺。

  恢宏的大雄宝殿前,有一片宽阔的青石广场,云气缥缈,石柱耸立,无数善男信女默默汇聚在广场上,面带慈色,默诵佛经,却是寂静无声。

  不久之后,寺庙里有阵阵钟声响起,洪亮旷远,回荡在山顶上。

  忽然,一道璀璨的金光自天空中落下,降在楼阁上的半空中,前来朝拜的诸人无不以为神迹,脸上虔诚之色更甚,连连跪拜。

  金光深处,祥瑞浮现,片片祥云,朵朵金莲,现出了三道身影。

  为首一人,手托净瓶,脚踏莲花,庆云笼罩,祥光呈现,正是观世音菩萨。

  左右身侧的,是一对金童玉女。

  在那金光中,观世音菩萨庄严宝相,现出了真身,周身光芒如雨落,沐浴天地众生。

  广场上跪拜的一众凡人却只见到有一束金光落下,无不以为神迹,连忙跪拜,只觉心神受沐,通明空灵。

  人群当中,唯有白素贞能见到金光背后隐藏的菩萨,她那绝美的脸上现出惊喜之色,跪拜道:“弟子参见菩萨!”

  观音菩萨闻声向下望来,落到白素贞身上,出声问道:“下跪者何人?”

  她的神色极为诚恳,回道:“青城山下白素贞,参见观音菩萨。”

  观音菩萨单手捏印,言道:“信徒白素贞,你唤吾何事?”

  白素贞恭敬的说道:“菩萨容禀,弟子白素贞一心向道,在洞中苦修千年,半月前证得真身,唯愿皈依我佛,望菩萨为弟子大开方便之门,渡我白素贞成道。”

  观音菩萨闻言,微微颔首道:“善哉善哉,难得你有皈依我佛之心,只是你尘缘未了,又怎么能够破碎虚空,飞升上界呢?”

  白素贞神色诚然道:“弟子决心已定,一念不起,万念皆寂,任何尘缘都可以割舍。”

  观世音菩萨言道:“尘缘虽可弃,但恩情难报!你在人间尚有尘缘未了,岂能说舍就舍?”

  白素贞秀眉微蹙,心中稍一思索,过往之事便自一一浮现于心头。

  “这…弟子也知道知恩图报的道理,可事隔千年,沧海桑田,茫茫人海,弟子又去哪里寻找恩人呢?”

  一千六百多年之前,她还是一条小白蛇时,游走在山林之中,懵懵懂懂,没有灵智。

  哪知,却有一日被捕蛇人捉了去,欲要拿去集市卖钱,白蛇被拿住了七寸,动弹不得,眼见生命危在旦夕。

  捕蛇人下山后,在山脚下得遇一读书人,名曰许宣。

  那许宣见被捉的白蛇眼露哀求,心生不忍,便向捕蛇人买下白蛇,又将其放生。

  后来,白蛇得遇骊山老母讲道,懵懵懂懂间,开了灵智,悟得修行之道。

  一转眼,已是一千多年过去了。

  小白蛇也已修炼成了绝世大妖,渡过化形雷劫,蜕化人身,修为惊天动地。

  修为到了白素贞的地步,念头通达,道心明澈,一个念头便想起了前因后果。

  她立时知道,当年的救命之恩,一定要偿还。

  只是,那救命恩人许宣怕是早已连坟茔都找不到了。

  她又到哪里去了结这段恩情呢?

  观音菩萨拈花微笑道:“善哉善哉,难得你还记得这份恩情,我有一言,你且静听,清明时分,‘有缘千里来相会,需往西湖高处寻’。”

  白素贞喃喃自语道:“西湖…高处…菩萨,弟子还是有些不太明白,还望菩萨指点迷津。”

  “天机不可泄露,你好生参悟吧,日后若有苦难之时,可以再来寻我。”

  观音菩萨温言回道,身形渐渐模糊,法相散去,再无踪迹。

  白素贞虽心中仍有疑惑,见状也只好叩首相送,道:“弟子恭送菩萨!”

  两人刚才的一番对话,却是以法力遮掩,因此,周围的一干凡人并没有发现异常。

  金光渐消,钟声亦隐,众人这才一一起身,怀着敬畏之色向寺内行去。

  白素贞站起身来,来到一旁的树荫下站定,脸上有喜有忧。

  喜的自然是,有缘得到观音菩萨的指点,终于明见成仙道途,只要寻到那救命恩人,报完恩情,了结因果,就能心无挂碍,前路一片坦途,直至破碎虚空,飞升上界。

  但忧的是,千年已过,世事轮转,就算有菩萨指点,能否顺利寻找到救命恩人犹未可知。

  “不过,菩萨有言,西湖…高处…”

  白素贞想起观世音菩萨的指点,心中渐渐明了,或许,那救命恩人已经投胎转世,投身到了西湖附近,而到了清明时节,就可以遇见这位救命恩人的转世身。

  “但是,轮回转世之后,恩公已经不再是恩公,我又该如何辨认,哪位才是我的恩公呢?”

  “或许,这是菩萨在考验我?”

  种种思绪在脑海中一一而过,最终化为一声长叹。

  白素贞稍稍收敛了情绪,葱葱玉指轻轻捋动青丝,螓首低垂,将所有思绪都埋在心里。

  无论如何,知道了结尘缘之法,总归是一件好事。

  一对剪水似的秋瞳朝着东南方向看去,透过千山万水,重重叠叠的阻碍,似乎看到了转世恩人的身影。

  “恩公,我来了!”

  白素贞展颜一笑,双脚一点地面,化身为一道白芒,向着西湖方向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