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初来乍到(10k)
0.1秒记住本站域名 [ixs.cc]

  大日初升,朝霞漫天,云雾如海。

  清虚观通天峰,紫气东来崖边。

  一群月白色道袍少年三三两两分散开来,席地而坐,面向东方,闭目修行,吞云吐雾,煞是壮观。

  突然,人群中传来了一道灵力波动,一众少年不由将目光望去。

  只见不远处。

  有一名少年弟子衣袍鼓动,发丝狂舞,整个人容光焕发。

  “哗!”

  顿时,旁边发现这一状况的弟子,便是发出了惊叹和羡慕的声音。

  “这是感应到灵气了啊。”

  “不愧是古师弟,据说,当初入门时被检测出拥有上品根骨!”

  “上品根骨真厉害,古师弟修炼还没有半年吧?居然便能够感应灵气入体,日后前途无量,长生可期。”

  诸多弟子都议论纷纷,一片哗然。

  那古师弟收起架势,缓缓睁开了眼睛,听着旁人的赞叹,脸上浮现一丝得意之色。

  这时,虚空中有一人踏空而来,身穿青色道袍,年近中年,乃是清虚观通天峰督察新弟子修炼的长老,名为柳自溪。

  “半年感应到初阳紫气,也算是不错了!”

  “不过,你也不可骄傲自满,比起真正的大宗门弟子来说,这个速度只能算一般般!”

  “而且,你这只是在特定的情况下,才吸收到一缕初阳紫气而已。”

  “你们应该都知道,云雾中有灵气、太阳光中有灵气,草木中也有灵气,大日初生之时,天地间更是有一缕初阳紫气。”

  “如果你能够吸收天地间所有的灵气,这才代表你真正的踏入修行之门。”

  那古师弟也是聪慧,心中的得意立时退去,诚恳回道:“多谢柳长老,弟子受教了。”

  那柳自溪说教了一番,见这古姓弟子态度恭敬,不由得暗暗点头,目光扫视场中,在二十多名弟子身上一一看去。

  突然,他目光一凝,看到人群最后面的那名弟子时,脸上露出怜悯之色。

  他看上去大约十五六岁的年纪。

  面如冠玉,肤若凝脂,剑眉星目,俊朗无比。

  柳自溪踱步过去,来到那名弟子的身旁,沉声问道:“萧宁,你还是没有感应到灵气吗?”

  俊秀少年睁开了眼睛,见到是柳自溪,连忙站起身来,恭敬的回道:“弟子惭愧,上山近十年,还是没有感应到灵气!”

  说完,他羞愧的低下头去,不敢抬头去看柳自溪。

  见他满是自责自卑的样子,柳自溪更是叹了一口气,轻声安慰道:“努力吧,少年!不要放弃!下品根骨并非无法沟通灵气,或许下一刻,或许明天,你就可以感应到灵气的存在,正式踏入修行之途!”

  萧宁闻言,嚅嚅回道:“门中规定,入门十年未入道途者,一律驱逐下山,弟子还有三个月时间就满十年了!”

  柳自溪点了点头,这是祖师爷定下的规矩,传承了数千年,后辈弟子怎敢破坏。

  “这个规矩我懂,不过,你也不要懈怠,就算万一真的不行,老夫定然禀明观主,让你留在山上做杂役弟子也比下山好!”

  并非所有的修行者都能辟谷不食,唯有超凡脱俗,踏入筑基境的弟子才可以日啖五牛,或半月不食。

  唯有那二阶法力境的清虚观主,才能彻底辟谷不食,吞云吐雾。

  是以,普通弟子仍然需要吃饭,清虚观中自然便有了杂役弟子的存在。

  听得柳自溪的话,萧宁不由得双眼通红,连声回道:“谢谢柳长老,谢谢柳长老!”

  他何尝不知道,若是下了山,就彻底断绝了修行之路,留在山上,哪愧是做个杂役弟子,也还有一丝希望。

  柳自溪叹息道:“你自小是老夫带上山来,这么多年过去,老夫没有照拂你一二,你莫要怨我就行了!”

  萧宁目光闪动,显然想起了往事,被同门弟子嘲笑,或被人欺负,如此种种。

  “若非长老带弟子上山,弟子或许早已饿死在哪个角落,此恩弟子永世不忘,又怎会怨恨!”

  听了萧宁的话,柳自溪想起了多年前,下山游历时,正巧遇到山贼屠村,当他赶到时,数百村民尽皆倒在血泊中。

  激愤之下,柳自溪动手将所有的山贼杀光,在收拾残局时,发现了被藏在地窖中的萧宁,便将他带上了山。

  一转眼,快十年过去了。

  当年的小鼻涕虫已经长大,成了翩翩少年。

  想到这里,柳自溪心中五味杂陈,又安慰了萧宁几句后,转身离去。

  柳自溪走了之后,人群像是炸开了锅。

  “他就是那个入门十年都无法感应灵气的废物?长得倒是人模狗样啊!”

  “不错,就是他,主峰有名的废物!资质低下,十年了都无法感应灵气,要是我,定然羞愧得自杀了,哪还有脸活在这世上!”

  “也不知道柳长老是怎么想的,把这个废物带上山来,不能修炼,平白浪费粮食!”

  “嘘,非议门中长辈,你想死么?”

  “不说了不说了,还是想想怎么感应灵气吧!”

  “对,感应到灵气,成为内门弟子,就可以每个月领取一粒凝气丹的福利,我要加油了!”

  众弟子唾弃了一番之后,却又心有戚戚。

  萧宁这个废物,就是他们的榜样。

  前车之鉴,后世之师。

  他们又怎敢懈怠。

  这个时候,众弟子的窃窃私语,并没有被萧宁放在心上,他双目呆滞,仿佛失了神般。

  却是在柳长老离去的一瞬间,萧宁只觉得脑海中好似爆炸了一般,无数的信息从虚空中涌来,好似以前就有的记忆,只是被遗忘,如今才想起一般。

  “想不到,我居然做了十年的废物!来到这个世界十六年才摆脱世界压制,打破胎中之谜,觉醒前世记忆!”

  萧宁长叹了一声,目光中再无一丝呆滞。

  尽管是指定的世界,但他却没想到,穿越而来仍然受到了世界压制。

  或许,高等级的世界,比低级世界更危险,系统为了安全考虑,并未出手干涉。

  又或许,他只是替代了本世界土著萧宁这个身份,而不是转世到这个世界。

  如此种种,萧宁自己也没有搞懂。

  不过,那空荡荡的丹田,却告诉他,既像是轮回转世,又不像是直接替换身份。

  “系统,我如今是什么状况?我的修为呢?”

  万事不决,问系统!

  听了系统的回复,萧宁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

  “废话,快把我的修为还给我,这种软绵无力的感觉,可不好受!”

  话音刚落,一股能量自虚空而来,落入到萧宁的体内,强化他的四肢百骸、充盈他的经脉丹田、凝聚他的泥丸宫……

  庞大的能量灌注之下,肉身被强化,丹田中法力升腾,泥丸宫中阳神再次凝聚。

  与此同时。

  外界。

  诸多弟子正在修炼,努力感应灵气。

  轰!

  突然,有一股强劲的气势从旁边出现,几乎要将众人掀翻,同时有一股股莫名波动震荡开来,搅动了天上的风云。

  “怎么回事?”

  “难道又有人突破了?”

  所有人的感应和修炼被打断,睁开眼睛,纷纷惊疑的往一个方向看去。

  “是那个废物?”

  波动正是从萧宁身上散发开来。

  “他不是下品根骨么,入门近十年都没有领悟,怎么突然之间就感应到了灵气?”

  所有弟子都是睁大了眼睛,感到不可思议。

  尤其是那古师弟,更是双眼瞪圆,有些难以置信。

  即便是他有着上品根骨,这半年来也在紫气东来崖感应了半年的时间,方才侥幸成功。

  可是,这废物又是怎么回事?

  入门十年无法感应灵气,今日却突然就爆发了?

  无数的视线汇聚而来。

  却见,萧宁的周身,恐怖的异象纷呈。

  正气浩荡,金乌东挂,明月高悬,电闪雷鸣。

  甚至,一股淡淡的威压弥漫开来,令周边众人隐隐有一种灵魂破碎的感觉。

  诸多弟子纷纷后退,尽皆面露惊骇之色。

  这动静太大,有点不对劲,根本就不像是感应灵气时发出的动静。

  气势磅礴如虹,气态万千。

  更像是大能悟道时所产生的异象。

  那金乌和浩月,没有人知道是何物,怎么会同时出现在天空呢。

  咻!

  破空声响起,柳自溪长老踏空而来。

  他目光死死的盯着萧宁,眼中倒映着周边那恐怖的景象,脸上的神色万分凝重。

  只见正气浩荡,金乌东挂,明月高悬,电闪雷鸣。

  “不对劲!”

  这是他心中的第一个反应。

  以他的境界眼力,自然比紫气东来崖上这些修行学徒要高明多了。

  柳自溪一眼便看出,萧宁身上现在所产生的异象,绝对不是感应到了灵气入体。

  不仅如此,就连修炼突破的异象也不符合。

  不过,柳自溪想起观中祖师手札记载。

  这很像是大能转世,觉醒宿慧时,取回前世修为时所发出的异象。

  当然,这种可能性很低。

  整个三界,能够做到转世重修这一步的人,屈指可数,无一不是大能之辈。

  而且,就算他们转世重修,也会选择转世到自己的宗门,有师长照拂,而不是自家清虚观这种小门小户。

  不过,除了这个解释,柳长老再也找不到其他的解释,最合适和最可能的就是这一个。

  “不管怎么样,我要禀明观主,他老人家一定知道。”

  柳长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驱散了紫气东来崖上一众弟子之后,又随手在萧宁的身遭布下一个保护性的结界,便化为一道惊虹,向清虚观深处而去。

  ……

  通天峰的最深处,有一间茅庐,正是观主清修之所。

  柳自溪火急火燎的来到茅庐前,但却没有冒然闯进去,而是在门外等候。

  说不定,观主正在修炼之中,若是贸然打扰,怕是会引起不好的后果。

  而且,只要站在门外,观主肯定可以感应到自己的到来。

  所以,敲不敲门,都是一样的效果。

  好在,柳自溪没有等待多久,茅庐的木门便“咿呀!”一声自动打开,清虚观主从屋中走了出来。

  柳自溪连忙迎了上去,躬身说道:“观主,我有要事禀告。”

  看着柳自溪一脸急冲冲的模样,清虚观主有些疑惑,开口问道:“柳长老,你不是在监督新弟子修行么,怎么来到了这里?”

  柳长老脸色焦急,忙回道:“回禀观主,是一个名为萧宁的弟子,好像出了一点修炼上的问题…”

  当听到修炼出问题的时候,清虚观主没有等他把话说完,便抬起头,透过空间,往紫气东来崖看去,一眼便是看见了那里的情形。

  那惊天异象,在他眼中一览无遗。

  只见萧宁盘坐崖边的巨石上,浑身气势如虹,散发出惊人的异象,灿烂璀璨,映照天地,更有电闪雷鸣,海啸呼啸。

  滚滚白云,神辉浮现,霞光万丈,道气生莲。

  “咦?”

  当即,清虚观主惊疑了一声,一双眼睛睁得老大,这种异象,就算是他也从来没有见到过。

  原本,他还以为是弟子修炼出了差错,走火入魔之类。

  可是,现在看来,居然是大能转世,拿回前世修为所产生的异象?

  即便是以清虚观主的定力,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大能转世,虽然在这三界时常有所发生。

  毕竟,有些老古董在寿命即将熬尽之前,修为不得寸进,无奈之下,舍弃一身修为,投入轮回,再活出第二世,希望来世能突破更高境界。

  然而,轮回又岂是那么好闯?

  不少人投身畜牲道,永世不得恢复真灵,就此沉沦于轮回之苦。

  也有人好不容易转世成功,却迟迟不能觉醒前世宿慧,从此碌碌一生。

  因此,大能转世都是谨慎又谨慎,绝不是一拍脑袋就什么都不管不顾,直接投身轮回。

  他们或许会施展秘法,请同门照应,转世到自家宗门附近等等。

  但是,清虚观什么来历,观主清虚再清楚也不过了。

  开派祖师不过是一个偶得修行传承的幸运儿,踏入修行之途后,侥幸突破长生境,却始终无法凝聚金丹,最后郁郁而终。

  以至于清虚观近五千年传承下来的功法,也只能修炼到长生第一境的法力境,最多也不过是寿尽千年之后,便会化为飞灰。

  而且,如今的清虚观,除了观主之外,再也没有长生境的存在了。

  因此,这名弟子,绝不会是本门前辈转世。

  那么,这名弟子又是什么情况?

  ……

  紫气东来崖。

  萧宁缓缓睁开了双眼,一道神光乍现。

  此刻的他,感到体内那庞大的力量,气血圆满,有无穷法力,阳神分外强大。

  一身修为尽复。

  “阳神境,在这个世界也不知能不能自保?”

  “玉皇大帝、如来佛祖、骊山老母……”

  “不过,这只是一个巅峰小千世界,应该没有仙级的战力存在!”

  “我这个身份简单明了,人间界宋国清海郡境内清虚道观的外门弟子,孤儿出身,从小被长老柳自溪带上山,在道观里长大!”

  “清虚观,人间修行界的二流势力,实力辐射整个清海郡范围,历代观主道号清虚,最高战力是二阶法力通玄之境,在人间修行界中属一流层次!”

  “那么,如来和玉帝又会是什么境界呢?”

  萧宁脸上若有所思。

  “咻!”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御空而来,面容古雅朴实,身穿宽松的玄黑道袍,峨冠博带,手持一柄拂尘。

  看上去,整个人显得仙风道骨,神色肃穆,却正是观主清虚。

  “弟子萧宁,见过观主!”

  萧宁神色不变,微微拱手一礼。

  在他的神识下,这名观主虽然有法力通玄境的修为,看上去面色红润,气势恢宏,却已垂垂老矣,寿元无多。

  尽管此时自己的修为已经比这名观主高出了几个层次,萧宁却有感他收留了原身,不得不承认这份因果。

  是以,萧宁并未因修为超过他就倨傲无礼。

  少年虽然一身月白色的外门弟子道袍,却是气质超然,仙气飘飘。

  清虚观主点了点头,凝视萧宁,眼中流露出莫名的情绪。

  “恭喜前辈真灵不昧,修为尽复!不知前辈有何吩咐?”

  半晌后,他对萧宁微微弯腰,出声询问道。

  萧宁双手背负,遥望远方,目光清澈。

  “前世种种,早已随风而去,我如今乃是清虚观第二百三十二代外门弟子萧宁!”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承其收养之恩,便要偿其因果。

  清虚闻言,脸上渐渐浮现出笑意。

  “前辈的意思,是要留在我清虚观吗?”

  清虚心中万分火热,唯恐听错了萧宁的话,不由得多问了一句。

  “不错,就是不知观主是否欢迎萧某?”

  萧宁脸上带着一丝微笑,点头说道。

  “欢迎,欢迎之至,前辈愿意留下来,那是我清虚观的福气,清虚又岂有不欢迎之理!”

  清虚观主脸上止不住的激动之情,忙不迭的高声回道。

  尽管不知道萧宁是何来历,又是何境界的修为,但清虚观之浑身气息如渊似海,定然不同凡响,至少有金丹境修为。

  金丹之境,可是被称为陆地神仙的大能者,上了天庭也能被三界至尊玉帝敕封天将,管理一营三千名天兵的实权人物。

  若是有阳神境修为,至少可以敕封个天君之神位,左右人间界一方国度的兴衰。

  元神境就更不得了,天庭四御、地府十阎君、西天诸菩萨也才这个境界。

  至于大成之境,整个三界,明面上也就只有三位,天帝玉帝、佛祖如来和骊山老母。

  清虚猜测,这位前辈的前世,定然是哪位不知名的散修金丹大能,只是不知他为何要转世。

  如今转世归来,却又为何滞留不肯离去。

  但是。

  不管他有什么原因,只要他愿意留下,对于清虚观来说,那就是天大的好事。

  别看通玄境与金丹境之间,好似只有一线之隔,实际上却是天差地别。

  金者,不朽!

  丹者,圆满!

  通玄境只是刚刚蜕变法力,接触法则之道。

  而金丹境却已经能熟练的掌握一些小神通。

  金丹境已经可以驾云飞行,上天庭为仙官,或入地府做无常,西方称比丘,或是在人间开辟一方宗门,称宗做祖,逍遥自在。

  在以往,这样的大人物,清虚可是连见上一面都很难的存在。

  如今,他竟然愿意留下来。

  那么,自己岂不是可以时时请教?

  而且,有了一位这样的大人物坐镇,清虚观立马可以升格为人间界的一流势力。

  清虚心中暗喜不已。

  “前辈愿意留下来,这样吧,本观主便尊前辈为本观太上长老,地位与我平齐,前辈意下如何?”

  高兴之余,清虚斟酌了一会儿,对萧宁说道。

  萧宁闻言,眉头轻挑,点了点头。

  “可以!”

  清虚哈哈大笑,眉飞色舞。

  “请太上长老随我来,我要当着观中所有长老、长老、弟子的面宣布这件事,为太上长老定下名份!”

  萧宁自无不可,他心念一动,脚下生出一朵白云,载着清虚观主从紫气东来崖上飞下,往通天峰顶的主殿而去。

  踩在白云上,清虚心中更是激动,毕竟想要使用腾云驾雾神通,最少也得金丹境才行。

  倏忽间,两人来到清虚观大殿门口。

  走进大殿,可以看到,整座大殿足有上百丈见方,足以同时容纳近千人。

  殿中供奉的是一尊高大的铜像,有着原身的记忆,萧宁得知,此铜像乃是三界至尊玉皇大帝。

  神像之下,有着一排又一排的蒲团。

  清虚带着萧宁,在最上方两个并排的蒲团上依次跌迦而坐。

  随后,清虚朗声说道:“本观所有弟子来大殿见我!”

  在法力的加持下,他的声音传遍方圆数百里,遍布整个清虚观范围。

  “发生了什么?”

  听到了清虚观主的话,所有人被惊醒,不敢怠慢,放下手头的事情,一个个身影从居处走出,向通天峰山巅的宗门大殿赶去。

  更远处,有长老御剑飞行,往主峰而来。

  清虚观除了主峰通天峰之外,还有四座次峰,名曰:白阳、飞星、水月、太乙,尽皆达千余丈高。

  四座次峰呈包围状,将通天主峰护卫在中间,彼此相隔上百里之遥。

  开派祖师在门中布下了重重阵法,后又有历代观主的加持,整个清虚观不敢说固若金汤,但寻常金丹大能一时半会肯定攻不破山门。

  却说,在清虚出声召唤了门人弟子之后,不一会儿,便陆陆续续有人赶来,老老实实在各自的位置上坐下。

  一刻钟之后,清虚观所有长老、内门弟子、外门弟子都已经来到了通天峰顶的宗门大殿中。

  乌央乌央的一片,大概有五百多人。

  他们泾渭分明,按各自的修为实力坐下,排在第二排的是四大峰主和各大长老,共有二十二人,尽皆是筑基境后期的实力。

  再后面,则是一众内门弟子,修为参差不齐,有练气境、有筑基境。

  他们默不作声,跌迦而坐,静静地等待着观主训话。

  坐在最后面,则是一部分外门弟子,也就是新入门,尚没有感应到天地元气,踏入修行之途的弟子。

  这些新入门的弟子们,很多人都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首位,那里正是萧宁和观主所在。

  “快看,那人是不是大废物萧宁?”

  “好像有点像啊,服饰也是外门弟子的服饰,长相也很像,就是气质不同而已!”

  “应该不是那废物,他有何资格坐在首位上?还是和观主平起平坐?”

  一众通天峰的外门弟子认识萧宁的人都议论纷纷,并且,这则八卦消息很快就传得人尽皆知。

  “肃静!”

  清虚面色肃然,一甩拂尘,冷哼了一声。

  与此同时,一股磅礴如虹的气势从他身上喷发而出。

  一时间,整座大殿中的气氛变得万分压抑,所有人都觉得喘不过气来,议论声也渐渐的停了下来。

  “唤你们过来,本观主宣布一件事情,自今日起,本观多了一位太上长老,门中地位与本观主一致,你们快快见过太上长老吧!”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生怕是自己听错了,纷纷将目光望向首位。

  除了观主之外,便是一个身穿外门弟子道袍的俊秀少年与他并排而坐,显然,此人便是观主口中的太上长老了。

  被数百人注视,萧宁并不拘束,脸上浮现出一股高深莫测的笑意,却是显得不怒自威。

  众人再看那清虚观主,见他亦是一脸肃然,并不是开玩笑的样子。

  他们不由得心中一凛。

  “拜见太上长老!”

  却在这时,柳自溪率先行了一礼,高声拜道。

  他是最先知道萧宁变化的人,也是与萧宁最亲近的人。

  如今,虽然不知道为何他成了门中的太上长老,却仍是心中无限欢喜。

  他相信,定然是观主与萧宁谈了什么条件,才让萧宁留在观中,担任太上长生之职。

  却浑然不知,萧宁之所以愿意留下来,只是想要偿还清虚观收养前身十年的因果而已。

  萧宁轻轻拂袖,一股力道涌出,将柳自溪扶了起来,说道:“柳长老不必多礼!”

  见柳自溪领头,四峰峰主互视了一眼,尽皆拜了下去:“拜见太上长老!”

  有了各峰主带头,身后的众长老、弟子等人也不再尽疑,纷纷躬身拜了下去。

  “拜见太上长老!”

  “拜见太上长老!”

  “拜见太上长老!”

  声浪一浪高过一浪,惊起林中的飞鸟。

  “诸位无需多礼,请起吧!”

  萧宁面色不变,拂袖一挥,磅礴法力喷涌而出,将身前拜倒的数百人都一一扶了起来。

  见到这一幕,直令所有长老们心中凛然。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别的不说,这磅礴的法力,和对法力精细入微的掌控力,在场除了这位新晋太上长老之外,就没有人能办到。

  哪怕是观主清虚都不行。

  这一刻,他们在心里算是认可了这位以往未曾谋面的太上长老。

  这些人的神情变化,又岂能瞒得过萧宁和清虚二人。

  将众人的神色转变尽收眼底,清虚松了一口气,虽然他独断专行,尊萧宁为太上长老。

  却生怕门下长老弟子当面顶撞,弄僵了双方的关系,到时候萧宁拂袖而去,岂不是亏大了?

  好在这些人还算识趣,就算心有疑惑,也没有表露出来。

  随后,更是随着萧宁露出的这一手,而震撼万分,尽皆心悦诚服。

  如此自然是皆大欢喜!

  “敢问太上长老,如今是何境界的修为?”

  清虚扫了一下拂尘,转过头问道。

  听了观主的话,大殿中众人皆是双眼一亮,对于这个问题,他们也很好奇。

  “我啊,阳神已生,离凝聚元神还差得远!”

  萧宁笑了笑回道。

  “嘶!阳神境!”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上文有讲到,阳神境强者上了天庭,至少可以向玉帝讨封一个天君神位。

  这样的强者,竟然愿意屈尊降贵,留在自家这小小的清虚观中。

  这是祖上烧高香了吧!

  一时间,所有人都目露期待之色。

  这样的强者,指缝里随便漏出点什么,就足够他们吃得满嘴流油了。

  目光流转,萧宁就明白了他们的心思,不由得笑道:“日后,我会选定一个固定时间,只要我没有闭关,就为你们讲道解疑,你们若是有修行上的难题,可以向我提问。”

  “太上长老仁慈大德!”

  清虚闻言大喜,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他心里早就有想法,请萧宁开坛讲道,只是不好意思说出口而已,哪知萧宁竟然自己提了出来。

  “太上长老大德!”

  一众峰主、长老、弟子也是大喜过望,纷纷拜谢道。

  萧宁想了想,便说道:“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我便为你们讲道一番!”

  随后,他便不再多说,直接开口,朗朗的声音传出,传入前方的每一个人耳中。

  “道可常,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侥。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萧宁盘坐在蒲团上,面色庄严,一句句玄之又玄的道家真言落到每一个人耳中。

  他的身后,隐隐显现出点点金光,映衬的他有如仙神,威严无比。

  他的周身,无数玄奥的光华显现,变化无穷,玄奥莫测……

  虽然没有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没有天降紫气,但有着大道真言,直指修炼本质。

  所讲之道传入到众人耳中,皆有所悟,不少人更是心中激荡,只感觉一道通天大路在面前展开,以往修行所遇到的种种难题,迎刃而解。

  当下,他们立即知道,这位新晋的太上长老不愧是阳神境存在,果然非同凡响!

  不少人将心中的小心思收了起来,脸色凝重,双腿盘坐了下来,仔细聆听。

  听了萧宁所讲的修行真言之后,令众人都知道了他的厉害之处,心中尽皆生出了狂热的崇敬之情。

  一个个如同小学生上课般,乖巧地盘坐着,认真听讲。

  一个时辰之后,萧宁终于讲完了。

  “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了!”

  他环视一圈,开口说道。

  “敢问……”

  “敢问……”

  “敢问……”

  当即,便有一个个问题问出。

  有些问题很幼稚,有些问题很有意思。

  但萧宁很有耐心的一一解答。

  待回答了所有的问题之后,萧宁宣布,每月讲道一次。

  “谢太上长老传道之恩!”

  大殿中的所有人都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

  通天峰后山,萧宁选了一座风景优美的山谷,随意挥手间,林间树木纷飞,好似有一双无形的大手般。

  很快,一座精致的木舍拔地而起。

  自进道完毕,从宗门大殿出来后,萧宁拒绝了观主清虚的好意,没有住进宗门中的殿宇,而是自己动手,建了这么一座木舍。

  盘膝坐在床上,萧宁轻呼一声:“系统!”

  :萧宁

  :25646

  :0天

  :29981天

  :二阶长生·阳神境

  :黄庭经、龙象真诀

  :菩提树、乾坤镜

  :玄阶中品,地阶下品,地阶下品,地阶下品

  ……

  “系统,我要签到!”

  萧宁随意瞟了一眼自己的个人信息,就不再多看,而是沉声说道。

  话音刚落,下一刻。

  系统的声音立即传入耳中。

  “咦,乾坤尺?这名字有点耳熟啊!”

  “好像是神话传说中,古佛燃灯的功德法宝,又名量天尺,为开天第一把尺子,杀人不沾因果,攻击力无双,猛得一批!”

  “不过,品阶上怎么才是玄阶呢?有点奇怪啊!”

  听到系统的声音,萧宁眉头一皱,思索了一会儿后,自言自语道。

  他打开系统空间,果然见有一把尺子状物品正悬浮在那虚无空间中。

  尺长二尺二,尺身洁白如玉,完美无瑕,一面铭有刻度,一寸、二寸、三寸直至二尺二寸。

  “乾坤尺,来!”

  萧宁搓了搓手,向空间中的尺子招了招手。

  玉尺在手,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涌上心头,却是系统签到奖励自动认主,无需炼化。

  ……

  ……

  “卧槽,这么牛逼哄哄?附带天地之力攻击,有点搞头啊!有了它,我岂不是能跨越境界而战?”

  仔细感应到乾坤尺的属性功能之后,萧宁不由得大为赞叹。

  他走出木舍,手持玉尺,来到一处悬崖边上,前方是千丈高的悬崖峭壁,一眼望去,深不见底。

  心念一动,浑身磅礴的法力好似不要钱一般,尽皆涌入玉尺中。

  立时,萧宁心中便生出一种感觉,身周方圆十里内的天地尽在掌控之中,他好似领域内的神灵一般,几乎无所不能。

  不再犹豫,挥动手中的玉尺,轻轻向着前方挥击而下。

  立时,从玉尺上一道金色匹练涌出,锋锐的寒芒瞬间撕裂了空气,向着前方的悬崖底下扑击而去。

  “轰!”

  只听得一声巨响爆发,立即尘烟四起,沙土飞扬,惊天动地。

  立时便有数道剑光从远处飞来,萧宁看得分明,正是清虚观主以及通天峰中的三名长老。

  “见过太上长老!”

  待看到萧宁时,他们从半空中落了下来,纷纷向萧宁行礼。

  “不必多礼!”

  萧宁点点头,向方才攻击的那烟尘处看去。

  “敢问太上长老,这是什么情况?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清虚心中一动,走上前问道。

  “方才是我在试招而已,不曾想竟然惊动了大伙,可真是过意不去!”

  萧宁摆了摆手,解释道。

  数息后,山风吹来,烟尘尽散,露出了他之前一击命中之地的痕迹。

  “嘶!”

  清虚、柳自溪等人抬头望去,见着这一幕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原本绿郁葱葱的树林已经被糟蹋得不成样子,中间出现了一条深达十数丈,宽达百丈的沟壑,从崖顶处,一直蔓延到上千丈的峰底。

  说是天威也不为过。

  萧宁心中暗自琢磨开来,以乾坤尺的威能加成,再加上自己的一成法力,使出的攻击几乎可以媲美全力出手之威。

  “这么说来,我的实力几乎翻了一番?”

  “不错,不错!”

  想到这里,萧宁心情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