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先发制人
0.1秒记住本站域名 [ixs.cc]

  “这里就是禁忌之地?”

  李清音、林慕昭都惊呆了,一双双美眸看着周围,充满好奇,而娜塔维亚、凌家姐妹则显得有些安静,她们没有那么放得开,毕竟在我身边的身份比不得李清音和林慕昭,也比不上女山,所以显得略微拘谨一些,况且上界从来都是实力说话,拥有实力的人说话都敢更加大声。

  就在我们降临禁忌之地不久后,一道身影破空而来,雄浑圣力澎湃,化为一道巨大法相,正是凌秋枫,他远在万里外,居然这么快就发现我们回到禁忌之地了。

  “星雨,你们这么快就回来了?”凌秋枫问。

  女山恭敬道:“兄长,我担心禁忌之地的周全,所以回来看看。”

  “这里无事。”

  凌秋枫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之后,拱手道:“传人,禁忌之地的一切都安好,虚无世界似乎最近也没有对禁忌之地发起战争的迹象,请放心吧。”

  连称呼都变了,想必是凌秋枫也发现了我的力量超脱,已经完全不再是之前的那个人了。

  我点点头:“那就好,既然这样,我带师姐她们在禁忌之地转悠一下,家主就不必管我们了。”

  “谨遵传人谕令,禁忌之地其余众人我也会发下命令,让他们不得叨扰传人。”

  凌秋枫抱拳拱手,巨大的法相缓缓消失在了云层之中,化为一道烟云散去了,毕竟他的真身并不在这里。

  女山见凌秋枫走了,嘴角一扬,笑道:“小轩,往前三百里就是禁忌之地曾经的古战场,有许多圣贤在那里埋骨,去看看吧,或许那里存留的气息对小颜、慕昭仙子会有帮助。”

  “好。”

  神月剑一晃即至,我们都立于剑身边缘,俯瞰着一方大地,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被镇封了,保持着万年前的原样不动,只见山峦之间充满了掌印、刀剑斧凿的痕迹,一道道上古大贤留下的力量印记保存在了这里,化为一点点光辉凝聚,此时,这些力量规则我几乎看一眼就能参透了,但李清音、林慕昭她们暂时还做不到,所以神月剑停在半空中不动,等着大家参悟完毕。

  一堆古剑垒砌在一起,形成了一座数米的剑堆,内中远古剑道力量洋溢,我马上开启剑道神眼观摩数息,看透之后,规则一一分解,这里属于时光规则的一部分,难怪李清音会凝视许久,若有所思的模样,这些剑道规则对她大有帮助。

  我一声不吭的静静陪在她身边,但有些百无聊赖,此时的我已经达到巅峰,一切规则一眼看透,而内世界的规则也无须再修炼,一切都无比澄明,所有规则愈发完整的呈现在万物剑心周围,不用修炼也能一天天的增强。

  ……

  过了没多久,忽地,灵觉中一阵律动,距离我们大约数千里外的界壁被人突破了,并且裹挟着时光规则的力量,直接凿开了禁忌之地坚厚的禁制结界,能有这种神通的没几个人,一个是神藤树,另一个是我,最后一个则是掌握时空均衡规则的时空圣殿。

  神藤树如果找我,心灵传音即可,那么来者是谁就很明显了。

  “大家小心,时空圣殿的人,可能找来了。”我说。

  林慕昭颔首:“有信心应对吗?”

  “可以的,师姐放心。”

  李清音也睁开美眸:“被人中途打扰的感觉,真不好。”

  “没关系,打发了他们之后,再继续修炼也不迟。”

  “嗯嗯。”

  空中,一道道亮光闪烁开来,转眼间,三个气息澎湃的身影出现在了我们斜上方,立于云端,其中一个是一名仙风道骨的老者,身穿两亿太极大褂,另外两个,一个身穿精炼的软甲,一个手握算盘,都是中年人,眼中蕴满傲意,以及不可一世。

  在他们的身上,流动着一缕缕淡金色的规则,能够分开时光的流淌,能够均衡万物的力量,正是时空圣殿的均衡之力,他们的身份自然呼之欲出了。

  “小子,是你破开了世界均衡,却没有跟时空圣殿打一声招呼吗?”手捧算盘的中年男子浑身洋溢儒雅气息,与目光中的炽盛有些不太相符。

  “为什么要打招呼?”

  我禁不住一笑:“我凭自己的本事破的界,与你们何干?”

  “小友好大的口气……”仙风道骨的老者眯着眼睛,笑道:“如果老朽没有看错的话,你就是世界树择选的传人步亦轩吧?”

  “是,前辈何人?”

  “时空圣殿,左使,孔祥。”

  我双手负于身后,身躯缓缓从神月剑上飞起,留下一道镇封力量保护神月剑之后,傲然凌空笑道:“前辈,时空圣殿的人来这里所为何事?”

  孔祥笑道:“小友明知故问,自从仙界破碎之后,世界树陨落,这个世界的均衡规则就由我时空圣殿掌握了,禁忌之地已经是天外天,与三千世界不属于一界,小友在没有得到时空圣殿均衡规则准允的情况下,是不能破界来到天外天的。”

  我昂首道:“我生在三千世界,天外天只是三千世界的外围战场,我来这里,只是走出了家园的庭院,关你什么事?”

  身穿软甲的壮汉冷冷道:“左使,何必跟他多费口舌,区区一个禁忌,还奈何不得我们三个,时空圣殿与世界树之战是迟早的事情,先收拾了这个所谓的传人再说!”

  孔祥淡然点头:“小友,既然你不遵从天地间的均衡规则,执意要打破数万年来的平衡,那老朽只能出手,将你带回时空圣殿,任时空之神惩处了。”

  “道貌岸然。”

  我冷笑一声:“想动手尽管来,你们时空圣殿有多少招数,我全部接下!”

  “狂妄!”

  身穿软甲的壮汉怒吼一声,身躯腾空,体内元神化境澎湃作响,一掌裂空劈下,均衡规则涌动,居然有种分离两个阴阳世界的感觉,并且,气运十足,时空圣殿从三千世界索取了那么多的气运,只是强化了自己的实力罢了,每一个时空圣殿的仆从,都强大如斯!

  面对壮汉这一掌,我只是一笑,对着掌力碎空而来的一击轻轻吹出了一口气。

  “轰~~~”

  一道超绝圣气凌空炸开,无数世界规则涌动,直接将壮汉的一条手臂炸断了,区区一个禁忌后期居然那么狂妄,太目中无人了。

  “你……”

  孔祥皱眉道:“小友,你竟然隐藏实力了?”

  “动手,别废话,不是要抓我回时空圣殿吗?”我淡然道。

  “这可是你自找的。”

  孔祥双眸中绽放阴鸷光芒,掌力猛然催动,身周爆发出数十重时光均衡规则力量,仿佛利刃一般的切了过来,与空气摩擦,爆发出一道道烈芒。

  也就在这时,空中再次凝聚出凌秋枫的一道法相,他微微一怔,道:“时空圣殿孔左使,请不要动手,步亦轩乃是我禁忌之地的客人。”

  “滚!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说话!”

  孔祥大吼,掌力反转,直接凌空拍碎了凌秋枫的法相。

  女山气得直跺脚:“孔祥,你这个老匹夫!欺我禁忌之地没人了吗?”

  然而,这孔祥确实有这种实力,他的力量几乎已经超越了7500年前的虚,作为圣榜的最大后台,时空圣殿中人却不参与圣榜,但实力雄厚,这孔祥绝对有资格进入圣榜前三。

  凌空一脚,将断臂壮汉的身躯踢成了一堆碎肉,此时我已经动了杀念,身躯猛然拔升而起,凌空一指,双指爆发出一击猛烈的剑意直冲孔祥的头顶。

  “好胆!”

  孔祥厉喝,猛然抬头吹出了一道气流,形成一道金色圆形罗盘的法相,均衡之力流动,不断的卸掉我这一道剑诀的力量,时空均衡规则,妙用无穷,也难怪时空圣殿能主宰世界数万年,不过,孔祥依旧还是轻敌了,低估了我的力量。

  剑意中一缕原始力量爆发开来,“哧”一声直接轰碎了罗盘,随后钻透了孔祥的肩胛骨,也瞬间就把他体内的均衡力量打散了。

  “你……”

  孔祥一口鲜血狂喷了出来,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败得那么快。

  另外手持算盘的人想走,我转身一拳而去,原始力量爆发,直接将其碎尸万段,随后一指爆发数十道剑意,将孔祥的肉身打得千疮百孔,随后提起了他的衣领,冷冷道:“走啊,你不是要带我去时空圣殿吗?现在就走。”

  “你……你……”

  孔祥大口吐血,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为什么会强到这种地步?”

  显然,孔祥是一个禁忌巅峰强者,在时空圣殿应该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但在我的实力下却被碾压,连还手之力都没有,有着绝对的差距。

  “问那么多做什么?”

  我淡淡一笑:“带路,我不杀你。”

  “你想做什么?”

  “踏平时空圣殿,给这个世界换个新的秩序。”

  “你……你敢!”

  “不用你带路了。”

  我手掌微微发力,世界火催动,直接吞噬了孔祥的身躯,同时规则入侵,将其一段记忆掠取,很快的就得到了时空圣殿的方位,原来藏在一片天外天与橙阳之间的时空罅隙内,难怪那么难以被发觉。

  ……

  “师弟,你真要去时空圣殿?”林慕昭忧心不已。

  “嗯。”

  我颔首:“他们派来的人被我杀了,一直不回去,时空圣殿一定会有察觉,他们会派遣更多的人来,或许会殃及禁忌之地,所以倒不如我现在就去时空圣殿,先发制人,后发而受制于人,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个时辰后我就回来。”

  李清音睁开美眸:“小心啊……”

  “放心吧媳妇,你们都下来,把神月剑还给我,灭掉时空圣殿,我需要它的力量。”

  “嗯。”

  之后,心灵传音给世界树:“神藤前辈,我单枪匹马去灭掉时空圣殿,你觉得这个计划可行吗?”

  “可行。”

  神藤树的声音无比平静,仿佛在说一件寻常事:“踏平时空圣殿之后,把星月罗盘带回来,将他们攫取的气运还给三千世界。”

  “是。”

  “还有,仙古龙王跟你一起去,他可以帮你。”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