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信仰成神(10.6k)
0.1秒记住本站域名 [ixs.cc]

  大秦帝国的权力中心,冀阙殿。

  此时,李斯的脸色阴沉得可怕,他心里恨不得将徐福千刀万剐!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想提出油烹之刑,将徐福直接扔进沸腾的油锅里,当场油炸成灰。

  御座上,听到李斯的发言,嬴政微微皱眉,似乎在思量着什么一样。

  最后,嬴政像是想到了什么,眉头暂时舒缓了开来,暂时将李斯移出了黑名单。

  同时,心中暗道,这小子路走宽了嘛!

  他点了点头道:“可。”

  徐福顿时吓得涕泗横流,瘫软在地,哀求道:“陛下!请您开恩啊!”

  濒临死亡的恐惧,吓得他两股战战,甚至连屎尿都出来了。

  而且,这不仅是他一人被五马分尸。

  全家上下,上到八十岁祖母,下到襁褓中的婴儿,没有一个能够活命,全部要被当场处决。

  不仅全家,还连累了父、母、子三族近千人。

  连带着咸阳城的二百多名方士,也没有一人能幸免。

  始皇一怒!

  浮尸千里!

  一言之间,便有无数人头落地。

  嬴政摆了摆手道:“拉下去吧!”

  “诺!”

  没有理会徐福的叫喊,只会遵从始皇命令的两名黑冰台暗卫,将其直接拖了下去。

  他的悲惨下场,几乎已经注定。

  这位在未来振兴东瀛的东瀛始祖,还没有出海,便已经落下了帷幕。

  历史,已经发生了改变!

  黑名单上的第一名背叛者,处决!

  接下来,就是第二个背叛者。

  嬴政心中盘算着,喝道:“来人!”

  “诺!”

  “拿下中车府令赵高!”

  “诺!”

  殿外守卫着的甲士轰然应诺,直接往赵高扑了过去,赵高身为太监,虽然也骑**通,但不过是普通人而已,面对两名虎狼之士,又怎是对手。

  何况,他也不敢反抗。

  一个擒拿,赵高便被两名甲士当场拿下,跪倒在殿中。

  赵高身为始皇帝的忠实狗腿子,本来以为陛下处决背叛者,与自己半毛钱关系也没有,所以一直恭敬的站在一旁看热闹。

  谁知道,祸从天上来。

  上一个瞬间,他还是看戏的吃瓜群众。

  下一刻,他赵高就成了众人吃瓜的对象。

  就算赵高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这时,只听得始皇帝陛下嬴政的声音响起。

  “赵高,你本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太监。”

  “朕闻你为人勤奋,又精通秦律,特提拔你为中车府令,掌管朕的车舆之职。”

  “甚至,此前在你犯下重罪的时候,朕也赦免了你,让你官复原职。”

  “朕,可有亏待于你?”

  嬴政怒目而视,不怒自威。

  赵高那尖锐的嗓子响起了阴阳怪气的声音:“陛下对奴婢恩重如山,丝毫没有亏待。”

  服侍了始皇帝这么多年,他能够清楚的知道陛下的脾气,究竟是真的发怒,还是假怒。

  所以,他此刻诚惶诚恐,因为,陛下真的发怒了!

  但是,赵高完全想不明白,他勤勤恳恳的服侍皇帝陛下,却又究竟做错了什么,能让陛下如此震怒,甚至动了杀意。

  他好不容易有了如今的尊贵地位,他可不想落得和徐福那个家伙一样的下场。

  嬴政脸如冰霜,沉声道:“可是,你背叛了朕。”

  “陛下此话从何说起???”

  赵高脸上带着一丝惊慌失措的表情,甚至有点小小的困惑。

  在嬴政身体尚且健朗的时候,他根本就不敢生出二心,更别说,如今的始皇帝身受仙人的庇护,已经恢复到了年轻时期。

  赵高的一切,都嬴政所赋予,想要被收回去,也仅仅只是嬴政一句话的功夫。

  却听得嬴政恨声道:“从仙人处,朕知晓未来之事。”

  “我大秦二世而亡,你赵高可是功劳甚伟啊。”

  “如果不是仙人所言,恐怕到最后,朕都无法看穿你的真面目。”

  坑杀忠良,指鹿为马,占据朝政,灭国之灾。

  赵高未来做出来的事情,足以让他死上一万遍,就算这是一条用得比较顺手的狗,但是这条狗隐藏着弑主本性,那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狗嘛,多得是!

  这条用着不顺手,大不了换一条就是。

  赵高立即哭天喊地的求情:“陛下,奴婢对您忠心耿耿,绝不会生出二心!还请陛下明鉴!”

  嬴政眉头一冷,哼道:“怎么,你的意思是说,仙人在诓骗朕吗?”

  赵高立即又俯下身去:“奴婢不敢!”

  嬴政一甩龙袍,沉声说道:“行了,朕不想再听你狡辩,看在你服侍朕多年的份上,朕可以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话都说到这个程度,赵高已经被下达了死刑命令,基本上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此刻,这名中车府令大太监面如死色。

  他想破了脑袋,都没有预料到,这把无名之火竟然会烧到自己身上来。

  嬴政和徐福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再加上他已经犯下了罪孽,所以被判定了五马分尸之刑,并且满门抄斩、夷三族,没有任何留情的余地。

  但是,嬴政和赵高之间,毕竟还是相处了十几年,而且,那还是未来犯下的罪孽。

  所以,始皇帝法外开恩,并没有将其直接满门抄斩,而是让其体面的死去。

  “奴婢…谢陛下恩赐。”

  赵高匍匐在地上,语气颤抖的说道。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他知道,这是陛下留给自己最后的仁慈。

  如果不接受的话,恐怕连体面死去的资格都没有,说不定就沦落到五马分尸的下场。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君要臣亡,臣不得不亡。

  更何况,此乃仙人所言,更是将他直接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永世不得翻身。

  仙人与他无冤无仇,更是拿出了亩产五十石的仙粮红薯,自然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污蔑他。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可能性了。

  未来的他,真的背叛了始皇帝陛下吗?

  这一刻,赵高脑海中想了很多,神情反而平静了下来,仿佛接受了这一事实。

  嬴政叹息着摆了摆手道:“下去吧。”

  “奴婢告退,还请陛下多多保重。”

  赵高脸色平静,双手作揖,做最后的告别。

  在两名甲士的押送下,赵高缓缓退出了冀阙殿。

  赐三尺白绫一匹。

  这就是贵人们体面的死法,保留了全尸的同时,也可以对外宣传乃是病故而亡,勉强保留了最后的一点面子。

  想不到,赵高一介阉人,居然也享受了一番贵人们的待遇。

  当然,这也算是嬴政最后的仁慈。

  至此。

  未来霍乱大秦帝国的太监赵高,在还没来得及兴风作浪,就此落下了帷幕。

  黑名单之二,处决!

  嬴政高坐御座,朗声道:“朝会结束,李斯留下,其余人退下。”

  “诺。”

  朝堂上的诸多大臣行了一礼后,缓缓退出了冀阙殿。

  首席炼丹师徐福、中车府令赵高的连续被斩杀,再加上仙粮红薯的出世,他们一干人可是有不少事情等着处理。

  负责守卫的大秦甲士们,也被嬴政驱赶到了殿外守候着。

  诺大的冀阙殿中,如今只剩下嬴政、李斯两人。

  丞相李斯双手作揖,不解的询问道:“陛下,您找微臣有何事?”

  嬴政从黑龙椅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这名才能出众的丞相,久久不语。

  场中的气氛,也变得怪异了起来。

  此刻,李斯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能够做到丞相的位置,承受皇帝之命,辅助皇帝掌管天下行政,就说明李斯绝非蠢货。

  李斯试探性的问道:“陛下,难道说...微臣在未来也造反了吗?”

  嬴政的目光逐渐变得凌冽了起来,淡淡的说道:“看来,你也猜到未来的自己做了些什么啊。”

  听到嬴政的话语,李斯顿时冷汗直流,立即躬身道:“微臣罪该万死。”

  造反,这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李斯原本只是试探性的一问,没想到,居然是真的如此,这下就坐蜡了。

  有中车府令赵高的前车之鉴,李斯差不多也预料到了自己的下场,只是不知为何,始皇陛下没有直接在朝堂上处决自己。

  就听得嬴政摇头叹息道:“李斯啊李斯,朕本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为何也会干出这种糊涂事,鉴于你的才能不错,再加上为大秦立下了汗马功劳。”

  “就算是你毒杀韩非之事,朕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没有对你进行追责!”

  “你却是这样来回报朕?”

  嬴政恨铁不成钢的声音响起,重重的敲击在李斯的心灵深处。

  自从采用中央郡县集中制之后,全国上下所有的政务,几乎全部集中在了始皇帝嬴政的身上。

  这个工作强度不可谓不强,嬴政几乎每天都要挑灯批阅奏章,每天批阅的竹简都要用牛来拉。

  然而,身为皇帝的副手,身居丞相之职的李斯减轻了嬴政不少的工作压力。

  所以,如果不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嬴政并不想将李斯斩杀。

  然而,李斯知道,再多的辩解都是苍白无力的,因此,他没有任何辩解。

  “臣知罪该万死,还请陛下法外开恩,饶过罪臣的一家老小吧。”

  现在,他唯一祈求的事情,就是始皇帝陛下能够饶过一家老小,不至于满门抄斩。

  “朕什么时候说过要杀你?”

  却听嬴政摆了摆手道:“你在未来协同赵高造反之事,仙人已经跟我说得很明白了。”

  他接着说道:“但是,寡人之所以没有在朝堂之上,将你抓出来斩首示众,正是念及你以往的功绩。”

  听了嬴政的话,李斯长舒了一口气,可以说,这条小命是保住了。

  “罪臣惭愧!请陛下责罚!”

  李斯低连忙下了头,诚心认罪。

  具体会受到什么处罚,那就听天由命吧。

  相比身死族灭来说,其它的处罚都已经不重要了,也算不得什么。

  嬴政从御座上走下来,负手而立,走下高台,双目凝视着李斯,没有说话,似乎要将其整个人都直接看穿一般,深邃的目光令人战栗。

  这是等级的压制!

  嘀嗒!嘀咕!

  沉闷的气氛,压抑至极。

  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滴落下来,掉在地上,李斯却仍然躬着身子,不敢有丝毫动弹。

  不知道过了多久,嬴政慢条斯理的开口说道:“李斯!”

  李斯精神一振,恭声应道:“罪臣在!”

  “鉴于你的罪行发生在未来,朕决定赦免你的死罪,否则,刚才朕就命人直接将你拿下!”

  只听得嬴政的声音传来,李斯松了一口气,连忙拜谢道:“谢陛下隆恩!”

  然而,嬴政下一句话却又令李斯的心提了起来:“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朕决定……”

  嬴政见李斯浑身颤抖,便觉敲打得差不多了,缓缓说出了自己的决定:“朕决定,你的丞相之职不变,罚俸三年,保留待罪之身,若有任何异动,立即夷三族!”

  末了,他喝问道:“李斯,你可服?”

  此言一出,李斯如蒙大赦,立即跪了下来,匍匐在地,五体投地,高声说道:“罪臣谢陛下隆恩,罪臣必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为大秦的鼎盛竭尽全力。”

  嬴政哼道:“平身吧!”

  留下李斯,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

  李斯身为大秦开国元老之一,跟随嬴政多年,协助统一天下、治理国家。

  此人不仅在朝中享有很高的声望,也是一名不可多得的治国之大才。

  通过仙人萧宁的讲述,嬴政知道了一些未来的大概。

  在他驾崩之后,赵高谋划沙丘之变时就想到,只有争取到李斯,篡位之事才有可能成功。

  由此可见,李斯的本事连反贼也不能忽视。

  为此,赵高颇费了一番心计。

  了解到李斯本出身布衣,正是因为不堪卑贱穷困才效命于秦始皇,而今虽然位居三公,享尽荣华富贵,但依然时时为自己的未来担忧,唯恐有一天眼前的一切会化为泡影。

  于是,赵高决定从李斯的弱点发动进攻。

  但是,在刚开始的时候,李斯还是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赵高的要求。

  赵高见正面游说无效,便一转话锋,问道:“丞相,依你之见,在才能、功绩、谋略、取信天下以及扶苏的信任程度这几方面,你与蒙恬将军谁强呢?”

  李斯沉默半晌,黯然地说:“吾不及也。”

  赵高进一步试探道:“丞相是个聪明人,其中的利害关系,恐怕比赵高看得更清楚。”

  “大公子一旦即位,丞相之职必定落入蒙恬之手,到时候,你还能得善终吗?”

  “胡亥公子慈仁敦厚,实乃立嗣的最佳人选,希望丞相仔细度量度量。”

  最后,李斯心乱如麻,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他终于向赵高妥协。

  后来,秦二世胡亥为了修建阿房宫,征发徭役,把百姓推向苦难的深渊。

  李斯同右丞相冯去疾、将军冯劫一道上书,劝秦二世胡亥停建阿房宫,减少一些徭役,最终被打入牢狱。

  在牢狱中,李斯多次上书劝谏。

  但是被严刑拷打、刑讯逼供,被迫承认谋反,最终被腰斩于咸阳,并夷三族。

  正是因为这一点,嬴政思绪再三,还是决定留下李斯一命。

  毕竟,被逼迫造反,总比主动造反更能获得谅解,不是吗?

  处理了李斯之后,嬴政摆摆手让他出去。

  李斯见嬴政脸色不太好,却不敢出声询问,只得满怀心事退了出去。

  一时间,冀阙殿中,只有嬴政一人,没有任何声音,气氛凝重得可怕,针落可闻。

  嬴政的脑海中,却在想着如何处置自己的十八子,胡亥。

  据仙人萧宁所说,公子胡亥即位,成为秦二世,害怕兄弟反对他的统治,便下旨斥责大公子扶苏,令其自尽,再将十二个兄弟处死。

  第二次仍不放心,又将剩下的六个兄弟和十个姐妹尽皆碾死,刑场惨不忍睹。

  剩下的将闾等三人,最终也被逼自尽。

  最终,嬴政的所有子女尽皆死于胡亥之手。

  每每想到这一点,嬴政都心如刀绞,恨意充满了胸膛,恨不得将胡亥大卸八块,千刀万剐。

  然而,他毕竟是自己的儿子。

  所谓虎毒不食子。

  真要杀了他,嬴政下不去手。

  何况,如今的小屁孩胡亥才十二岁,属于懵懂无知的年岁,还不是未来那个杀兄弟弑姊妹的秦二世。

  但是,不处罚他,嬴政睡不着觉。

  在东巡回归咸阳的路上,他时常梦到自己的众多子女,向自己哭泣着,控诉着胡亥的罪行。

  吓得嬴政一身冷汗,再也睡不着了。

  思虑良久,嬴政的目光逐渐变得冷漠,终究是理智战胜了亲情,他已经决定了对胡亥的处罚。

  嬴政大声喝道:“来人!”

  殿门轰然打开,一名甲士统领大步走进冀阙殿,单膝跪地,低下头颅,恭声应道:“诺!”

  嬴政低眉垂眼,冷声道:“传朕旨意,革除十八公子胡亥公子之名,贬为庶民,驱逐出宫,任其自灭!”

  他终究没有狠心杀死自己的儿子,只是将他逐出宫去,并贬为庶民,算是仁慈之举,网开一面。

  说实话,胡亥如果是靠自己争夺皇位,哪怕是他杀了扶苏,嬴政都不会生气。

  因为权力之争,本来就残酷。

  但是,胡亥这个软蛋,居然被一个太监当成傀儡来操控,将大秦帝国推进火坑。

  这简直将嬴政的脸都丢尽了,他岂能不怒。

  如此愚蠢的儿子,不要也罢!

  那甲士统领听到嬴政的话,心中一惊,不由为十八公子默哀三分钟,动作却不慢,他忙回道:“诺!”

  随后,起身退出大殿,前去传令。

  …………

  橐泉宫,公子胡亥的住处。

  十二岁的胡亥已经开始发育,身高近六尺半,穿着一身华服,嘴角飘着几根青须,脸上略显嫩稚。

  今天一大早,胡亥用膳后,来到书房准备上课,只是左等右等,过了两个时辰都没有等到老师赵高的到来。

  正这时,一名内侍来报,说是中车府令赵高已被始皇帝赐死,直把胡亥吓了一跳。

  “怎么可能,赵师又没有触犯秦律,莫非是被人陷害了不成?”

  胡亥的一张小脸上,满是慌张和无助。

  前两年,奉始皇令,由赵高传授胡亥秦律。

  因此,两人的关系较为亲近。

  此时,得闻赵高被始皇帝赐死,一时间,年幼的胡亥心乱如麻,急得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

  “不行,我要去求见父皇,搞清楚赵师的死因!”

  思虑良久,胡亥咬牙决定,求见始皇帝。

  “十八公子何在,始皇帝旨意到!”

  就在这时,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宫门处传来。

  胡亥闻言,脸色立即变得苍白无血色,心中慌得一批,整个人刹那间变得一片冰凉僵直。

  他迟疑了。

  “怕不是被赵老狗牵连了!”

  这一刻,胡亥恨赵高入骨。

  见宫内迟迟没有动静,那名甲士统领带着一众甲士闯了进去,负责守护的卫士们没有阻止。

  传旨的甲士统领直接闯进宫内,在内侍的带领下,来到书房,漠声道:“传始皇帝旨意,革除十八公子胡亥公子之名,贬为庶民,驱逐出宫,任其自灭!”

  “来人啊,将庶民胡亥驱逐出宫!”

  “诺!”

  话音刚落,他身后的一众甲士立即冲了上去,将胡亥团团围住,将其捉住,抬了出去,却不敢动粗。

  尽管始皇帝革除了胡亥的名份,但人家毕竟还是父子关系,万一哪天时来运转,胡亥又恢复了公子身份。

  那他们这些动粗的护卫,岂不是死定了?

  能做到皇宫甲士统领之职,这名大汉又岂是不懂人情世故的肌肉男?

  因此,在来之前,人精似的甲士统领就已经吩咐了手下人,只要胡亥配合便好说,就算是不配合,也绝不能使用暴力。

  “什么?本公子不相信,父皇怎么会这样对我,本公子要见父皇!你们这些狗奴才让开!”

  直到这时,胡亥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大力挣扎的同时,大喊大叫。

  但是一众甲士们却都没有搭理他,直接扛着他,走出了橐泉宫,在咸阳皇宫内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然后,十八公子胡亥被革除公子名份、贬为庶民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咸阳城。

  片刻后,一众甲士将胡亥丢在了皇宫门外,并吩咐护卫宫门的守卫,不允许他再踏进宫门半步后,扬长而去。

  直到这时,胡亥才哇得一声,哭了出来!

  …………

  嬴政的识海深处,经过长生丹的加持,原本那不足十米见方的地方,硬生生的被开拓大了一倍。

  识海最中间,有一间茅草屋。

  萧宁躺在一张躺椅上,眼前的虚空中,悬浮着一块虚拟屏幕,画面上显示出嬴政所经历的场景,犹如看直播一般。

  就在嬴政诛徐福,杀赵高,敲打李斯,贬胡亥,并且拿出了红薯之后。

  萧宁仿佛听到了一个声音,他嘴角上扬,显然很是高兴,他心念一动,眼前屏幕上的画面立即就变了。

  :嬴政

  :编号001679467164

  :1级

  这是萧宁本人才能看到的系统信息,然后,他点击了嬴政二字,点开了次级页面。

  画面再变,显示出嬴政的信息。

  :嬴政

  :270点

  很简单的信息,除了名字之外,只有气运值,别的信息一律没有显示。

  毕竟,对于系统来说,宿主只是一个收集气运值的工具人,对萧宁来说也不例外。

  因此,宿主的状态,重要吗?不重要的!

  “老嬴还是蛮给力的嘛,一下子的功夫,就收集了190点气运值,再加上之前剩下的80点,就是270点!”

  “这么说,我又可以忽悠他再抽两次卡了!”

  萧宁看着气运值一栏的270点,眼睛不由一亮,更是打起了这些气运的主意。

  “哈哈,老嬴,给我过来吧!”

  磨拳擦脚了一番,萧宁大手一挥,他自身所在的场景瞬间就变了一个样。

  祥云飘飘,气态万千,仙音阵阵……

  这是嬴政睁开眼睛之后,所见到的场景。

  在处理了十八子胡亥之后,嬴政刚刚坐下,准备处理政务,却听得耳边传来一道声音。

  “嬴政阁下,在处置了反贼之后,你的气运值提升了,可以再次进行抽卡,是否抽卡?是?否?”

  嬴政闻言,不由得大喜过望。

  之前抽了三次卡,一次是延寿百年的长生丹,一次是神技,一次是百石仙粮红薯。

  对嬴政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如今,骤然得闻,又可以抽卡了?

  隐藏在嬴政心中的赌狗之魂,立时熊熊燃烧了起来。

  “朕要抽卡!”

  嬴政二话不说,直接回了一句,随后,眼前一亮,从冀阙殿中,瞬间就来到了一处神秘之地。

  眼尖的嬴政发现,这处地方就是上次抽卡之地,只是更大了一些,也更气派了一些。

  这时,萧宁化身为老爷爷,飘然而来。

  嬴政立即上前,躬身拜道:“嬴政拜见仙人!”

  “阁下无需多礼,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萧宁左手捋了捋胸前的花白胡子,右手拂袖将他扶了起来,笑呵呵的说道。

  嬴政站起身来,心中对萧宁充满了感激,若非得见仙人,他如今还是懵懵懂懂,每日服食那有毒的金丹,直到八年后死于非命。

  如今,延寿百年不说,还除掉了未来的心腹大患,整体来说,大秦帝国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说仙人是他嬴政乃至于整个大秦帝国的救命恩人,一点都不为过。

  萧宁不知他心中所想,但见嬴政真诚的眼神,心中很是舒服,不由得开口说道:“阁下经过一番努力,如今又积攒下了270点气运值,可以进行两次抽卡,阁下可需要抽卡?”

  嬴政点了点头道:“抽,当然要抽!”

  “好!”

  萧宁手掌一挥,两人的交易契约达成。

  嬴政体内的200气运点直接被扣除,换成了两张精致的水晶卡牌,悬浮在了他面前的半空中。

  同时,萧宁的脑海中也响起了一道声音。

  依旧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

  看着精致如故的两张水晶卡牌,嬴政不由得摩拳擦掌,不待萧宁解说,他便熟门熟路的将半空中的卡牌取了下来。

  “咔嚓!咔嚓!”

  一不作,二不休。

  嬴政双手握拳,直接就将两张卡牌应声捏碎。

  随后。

  一阵金色的光芒顿时爆发了出来。

  这又双叒叕是大爆的征兆。

  嬴政摊开手掌,却见那两张卡牌直接消失不见,两道浓郁之极的黄色光华升腾而起。

  其中一道光芒,黄色中带有一丝赤色,在半空中逐渐凝聚成形。

  光华散去,半空中留下了两枚玉简。

  一枚是土黄色。

  另外一枚则是黄中带赤。

  …………

  …………

  …………

  “卧槽!”

  看到那飘浮在嬴政身前的两样物品,脑海中自动得到其详细信息,萧宁差点就爆了粗口。

  好在他思及如今的形象,生生又忍了下来。

  可以进阶先天境的修炼之法,不算什么,萧宁的记忆中有一大堆,根本就不值钱。

  可是,对于嬴政来说,这门秘籍就了不得了。

  这个世界,没有内功,没有魔法,没有异能,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世界了。

  姑且称之为无魔侧、普通、历史、小世界。

  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无论地位高低贵贱,皆是肉体凡胎,受尽生老病死之苦,一刀捅下来,谁也挡不住。

  哪怕是嬴政也不例外,虽然他获得了初级迄生丹,延寿百年,却仍是普通人,并未有什么特殊之处。

  然而,有了这门修行秘籍之后,嬴政立马就可以从这世界亿万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

  开发潜能,凝聚内气,逐步进化,直至凡人极限,达到先天真人境。

  若是他将这门修行之法传播下去,最少可以获得一个武祖的名号,甚至是刻碑立庙,哪怕是千万年之后,依然受后人祭拜供奉。

  再加上有来自某玄幻世界的信仰成神秘法辅助之下,嬴政或许可以超脱世界的桎梏,甚至是成仙成神,也并非没有可能。

  信仰成神,与香火成神类似。

  然而,又有不同之处。

  香火成神,乃是成就阴神,庙中的泥胎之身而已。

  信仰成神却是不同。

  吸收信仰,增加自身实力,点燃神魂之火,一举凝聚神格,自此信仰不灭,自身永存。

  以嬴政的身份、势力、心智、气运来看,或许,他还真有可能成就这小世界的第一位神衹。

  如此珍贵之物,却仿佛大白菜般,轻而易举的就被嬴政抽了出来。

  这不正常。

  绝对不正常。

  “或许,这个系统本就属于嬴政,成为他的金手指,成为他强势崛起的最强辅助!”

  “如今出了我这个意外,却还是找到了嬴政的头上,成为了他的送宝老爷爷…”

  “还是说,在我降临的时候,这个世界的天道和系统之间,做了一些不为我所知的py交易?才会出现如此反常之事?”

  萧宁心中思绪万千,翻腾不休。

  捋了捋胡须,他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丝毫异常,仍是笑咪咪的表情,恭贺道:“恭喜,阁下运气真好,抽中了修行秘籍和信仰成神秘法!”

  听了萧宁恭贺的话,嬴政脸上浮现出一丝激动的神色。

  “敢问仙人,修行秘籍朕上次就听仙人听过,但是那信仰成神是何意?莫非…朕可以凭之成神?”

  从字面意思也可以理解,成神啊!

  嬴政在听到萧宁话中的成神二字时,心中的激动之情可想而知了。

  以往,他在统一了天下之后,想尽一切办法,想要长生,想要不死,想要成仙成神。

  只是,年长日久之下,嬴政也明白,这只是一丝没有希望的奢望而已。

  后来,得遇仙人。

  嬴政心中的那丝奢望之火又重新被点燃。

  尽管第一次抽卡时,只抽到了延寿百载的初级长生丹,嬴政却已经很满足了。

  人,不能太贪婪。

  该学会满足。

  在所有人都只能活五六十岁的时代,唯独他嬴政可以活到一百四十岁,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然而,万万没想到!

  第二次得见仙人,第二次抽卡。

  居然一举抽到了他梦寐以求的修行之法,和那成神之秘法。

  日思夜想了许久的东西,如今就这么摆在自己的眼前,触手可及。

  萧宁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既然是成神秘法,那修炼了之后当然可以成神,但是,神也有三六九等高下之分,阁下所得到的这门成神秘法,只是最低级的秘法!”

  “修炼之后所成的神,也只是最低一级的神!”

  “你应该知道,老朽来自其他世界!”

  听了萧宁的话,嬴政点了点头,露出羡慕之色道:“仙人来自天界嘛,朕早有预料!”

  在秦时,已经有了三界的概念,天界,人界,地府三界,嬴政也有所耳闻。

  眼下听到萧宁说起,他自然而然就以为萧宁是来自天界的仙人。

  哪知,萧宁却摇了摇头,说道:“诸天万界,世界如泥沙之数,以亿万计,数不胜数!”

  “老朽只是来自更高等级的世界,并非阁下理解中的天界!”

  “这所有的世界中,修行之法多如牛毛,参差不齐,各有优劣!”

  “然而,归根结底,所有的修行者都可以划分为五个大阶段。”

  “从0阶的凡人,到1阶的蜕凡,2阶的长生,3阶的永生,到最后4阶的超脱境!”

  “对于凡人来说,一阶的蜕凡境与仙神无异,对于一阶来说,二阶的长生境也是与仙神无异,以此类推!没有所谓的仙神之说,只有修行的境界高低之别!”

  “阁下如今抽卡所得到的这两枚玉简,修行秘籍可修炼到1阶蜕凡第一境的先天真人境!”

  “而信仰成神秘法,可以修炼到1阶蜕凡第三境的先天大宗师境,有一丝几率可以修炼到2阶长生第一境的法力通玄境!”

  萧宁的一番话,在嬴政的心里生起了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息。

  世界如泥沙之数……

  五大境界划分……

  成为二阶长生的秘法……

  如此种种,尽皆颠覆了嬴政以往的认知。

  这一刻,他只觉自己就是那井底之蛙,第一次跳出赖以生存的水井,也是第一次见识到外面的精彩。

  当然,对于萧宁口中的话,嬴政并非没有丝毫的怀疑。

  因为,在他看来,萧宁没有骗他的必要。

  在嬴政看来,他所拥有的这疆土、财富、子民等等,对于仙人来说一文不值。

  那么,仙人图谋的又是什么呢?

  嬴政眼珠子一转,试探道:“仙人之言,令嬴政大开眼界,谢仙人解惑!若仙人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吩咐,嬴政哪怕是倾尽所有,也要报答仙人的大恩大德!”

  话里话外的意思,无外乎是萧宁对他这么好,肯定是有所图谋,否则,为什么不找别人,偏偏找上了他嬴政呢?

  萧宁哈哈一笑,不愧是千古一帝始皇嬴政,在第二次抽卡时,就对他产生了怀疑。

  “阁下不必如此戒备,老朽早有明言,与阁下交易,禀承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大家互惠互利,合作共赢!”

  “阁下抽卡所获得的种种奖励,并非是无偿得来,正是通过老朽所需要的气运值交易而来,一百点气运值抽一次卡牌,绝对是童叟无欺!”

  “当然,若是阁下对我们之间的交易有所不满,老朽绝不强求,可以立即离开,前往寻找其他人交易!”

  嬴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也不知他是听懂了萧宁的话,还是已经接受了萧宁的说辞。

  “仙人息怒,朕并无此意,两次交易都很愉快,大家各取所需,公平公正,我们日后还是继续交易吧!”

  听了萧宁软中带刺的话,嬴政心中一阵卧槽,若是让萧宁找别人交易,那大秦帝国岂不是以后就完蛋了?

  他哪里还敢怠慢,立即躬身解释求情。

  萧宁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点点头道:“阁下还是尽快接收奖励吧,莫要再耽误时间了!”

  “是,仙人言之有理!”

  嬴政点头应了一声后,伸手取下两枚玉简。

  无需萧宁多说,他熟练的将其中一枚玉简放在额头,很快,脑海中就多出了一股信息。

  随后,他又如法炮制,将别一枚玉简也一并接收了。

  一为修行法,二为成神法。

  同时被嬴政获得。

  就在嬴政消化了脑海中的信息之后,他在外界的身体很快就有了反应。

  胶下三寸之地,为下丹田紫腑。

  在获得了修行之法后,嬴政已经知道了人体的经脉、窍穴等知识。

  此时,下丹田那朦朦胧胧之地,好似开天辟地一般,突然之间大放光明。

  一道温热的气息从无到有,在下丹田中凭空出现。

  气浪横空、波澜起伏、浪潮翻涌、有如雷霆炸裂。

  好似起了化学反应般,这一道气息出现之后,很快就在嬴政的全身经脉中游走不定。

  与此同时,嬴政浑身十万八千个毛孔尽皆打开,吸收着外界游离的天地元气。

  他外界的身体如有意识般,自动盘膝而坐,摆出五心向天的姿势,开始进行第一次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