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是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0.1秒记住本站域名 [ixs.cc]

  秦戎帅假装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和老板说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然后躲在一旁的小巷里。

  过了十几分钟,那个女人走了出来,拎着一个大纸袋急匆匆的拐入了旁边的街道。

  这个女人十分的狡猾,拥有很强的反侦查经验,有时会突然跳上路边的公交车,搭乘一段之后再突然下来。

  或者是钻入商场从另外一个入口出来,最后她进入了一家电影院,在洗手间内换了衣服,特意等待电影散场的时候混入了人群。

  不过这些手段和伎俩对秦戎帅来说没什么用,被鹰眼视觉锁定之后,对方犹如夜晚中的火炬一般亮眼。

  一直观察到这个女人进了小楼内,秦戎帅马上派出便衣游骑兵赶往附近布控。

  接着,负责监视的游骑兵回来报信,发现西蒙斯。

  等到夜深人静之后,秦戎帅放出了经过强化的PVA战士。

  【PVA步兵:lv.5】

  【体质:17】

  【灵敏:21】

  【精神:28】

  【被动技能:射击、土工作业、爆破、冷兵器格斗、狙击战术、步兵战术、侦察技术、夜战战术、学习能力】

  【主动技能:飞行军、申请首、钢铁意志、缴获】

  秦戎帅拿出了一张自己画的地形图,向战士们详细做了情况介绍。

  “两层独立公寓式小楼,里面有三个人,三男一女,其中有一个受了枪伤。一楼是主卧,厨房与客厅,二楼有两个房间和一个杂物间,上面还有一层阁楼。”

  “三班控制前后两条街道的视野,挑两个枪法好的同志占领制高点,二班堵住后窗,从厨房窗户进入,一班随我从正门进入。”

  “一班战士都把武器换成短武器,这有三支汤姆森冲锋枪两支手枪,你们分配一下。”

  “记住,一会动作要快,不要给对方开枪的机会,要留活口。”

  秦戎帅说完扫视了一下周围面容刚毅的战士,“有什么问题没有?”

  “没有!”战士们低声回应道,“坚决完成任务!”

  秦戎帅一马当先,接近了前门,拿出一根铁丝,轻松的撬开了锁头。

  然后两个战士蹑手蹑脚的摸了进去,靠近到了卧室门口,一个战士握住了门把手,伸出三个手指头比划了一下。

  “一、二、三”

  随着第三根手指的落下,房门咔哒一声被拧开了,两个战士飞扑了进去。

  躺在床上睡觉的男人警觉的睁开了眼睛,伸手就要摸枕头下面,还没等拔出枪就被拧住了胳膊,拖到了地上。

  然后塞嘴,套上绳子,三下五除二就捆了个结实。

  当秦戎帅来到二楼的时候,战士们也抓获了另外一个目标,甚至都没有引起什么动静。

  “排长,这个昏过去了,还发着烧。”战士把受了枪伤的西蒙斯抬了出来,向秦戎帅报告道。

  秦戎帅检查了一下,发现西蒙斯肩膀上被打了一个洞,子弹已经被取了出来,但是伤口周围一大片红肿,已经感染了。

  “抬到外面汽车上。”秦戎帅摆了摆手,“收拾一下,我们撤。”

  秦戎帅安排了几个便衣游骑兵留在房子里,一方面是守护现场,另外一个则是想看看是否还会有别的人送上门来。

  几个战士将两男一女塞进了两辆汽车的后备箱里,然后秦戎帅收回了PVA战士,和便衣游骑兵一起开车回了安全屋。

  将三个人铐在椅子上之后,秦戎帅直接卸掉了他们的下巴,找到了藏在牙齿里的氰化物,随后开始检查这三个人的随身物品。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咪\咪\阅读\app\\】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房子的主人叫贾斯汀哈德森,表面上是一名电气工程师,其实他还有一份兼职,就是纽约九头蛇间谍小组的一名成员。

  秦戎帅仔细打量了这位哈德森先生一圈,然后亲手给他绑了一个龟甲缚,然后吊到了房梁上,脚尖刚好能够到地面。

  然后转头就去审问哈德森太太,这个女人一开始还想表现出九头蛇特工的宁死不屈精神,死活都不肯招。

  秦戎帅一点都不着急,他随手召唤出了两个夜不收,打了个响指,“让这个女人提提神!”

  夜不收立刻上前,将哈德森太太放倒在地,脸上盖上毛巾,然后开始浇水。

  水刑这套手艺夜不收玩的最好,他们能精准的把控住受刑者的极限承受时间,知道什么时候让受刑者喘口气,喘多长时间,然后再继续上刑。

  秦戎帅则踱步到了贾斯汀的面前,微笑的看着他,此时贾斯汀脸色扭曲,发出痛苦的呜咽声,这个姿势十分的难受,他现在完全靠意志力在撑着。

  “哈德森先生,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布鲁斯韦恩,是这里的BOSS。”秦戎帅站到了一张桌子后面,双手撑在了上面。“我这个人对刑讯这一套不是很感兴趣,我一直认为相对于肉体的痛苦不如精神的折磨来的更有效。”

  “其实肉刑也是在对受刑者进行精神摧毁,而很多人忽略了这一点,使得刑讯渐渐变成了一种低效无聊的肉体折磨,而很多变态还乐在其中,以此来获得快感,这是多么庸俗低级的趣味啊。”

  “而我就不一样了,我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秦戎帅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我更擅长精神的摧残。”

  一边说着,秦戎帅将狼牙棒、电钻、匕首、钢针、绳索、皮鞭、蜡烛等刑讯工具一一摆在了桌子上。

  “因为我比他们更变态。”

  秦戎帅指了指旁边两个拎着铁锤的夜不收,“我的这两个部下来自古老的华夏,他们有一种独门手艺,可以在人的身上切下三万六千片肉,还能保证人不死亡。”

  “你知道的,我最开始听说这件事时候是不信的,所以我想请你配合他们表演一下、”

  贾斯汀的眼球都鼓了出来,拼命的摇头。

  虎视眈眈的夜不收接到秦戎帅的命令之后,狞笑的扑了上去,撕开贾斯汀的衣服,拿出了一整套工具,开始不停的磨起刀来。

  一直等到秦戎帅有些耐烦起来,“你们啥时候能把刀磨好。”

  “已经好了,大人。”一个夜不收反手拎起刀猛地一挥,一片薄薄的血肉飞了起来,贾斯汀的腹部渗出了大片的血迹。

  然后另外一个夜不收拎来一桶盐水,直接浇在了贾斯汀的伤口上。

  贾斯汀拼命的挣扎着,摇着头,嘴巴发出“呃呃”的声音,就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行啊兄弟,是条汉子。”秦戎帅比起了个大拇指,然后冷笑着说,“弟兄们,继续!”

  夜不收又是一刀,贾斯汀的身上血流的更多了。

  秦戎帅惊了,疑惑的问道:“这么多血,一会流死了怎么办?”

  “不要紧。”夜不收拎起烧红的烙铁,对着伤口就摁了上去,然后一股难闻的焦糊味弥漫在整个房间里。“这么烫一下就能止血。”

  一刀下去。

  一股血喷了出来。

  动脉破了。

  秦戎帅慌的一个治愈术拍了上去,才把血止住。

  “不是,你们玩凌迟都是这么糙的吗?”秦戎帅惊了,他觉得夜不收之前和他说,他们会凌迟是在吹牛逼,但是他没有证据。

  夜不收这个时候装作若无其事,动手把贾斯汀解了下来,摁在椅子上,掰开两条腿,然后拎起一把铁锤,开始表演保留节目。

  秦戎帅更惊讶的是贾斯汀,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是一言不发。

  “大人,您把他下巴卸了,他说不了话。”一个夜不收提醒道。

  “哦,我给忘了。”秦戎帅走上前把下巴正了回去。

  “我说!我说!我说!我全都说!”贾斯汀马上开始张嘴说话,“我们小组一共七个人,有鲍尔,艾伦,他是发报员,电台就设在他家的阁楼上,费利克斯是个医生……”

  秦戎帅一句话没问,贾斯汀就把情报招了个干净。

  “很好,你的表现非常好,来人呐,给他包扎一下。”秦戎帅微笑的拍了拍贾斯汀的肩膀,“让我们去看看哈德森太太喝饱了没有。”

  哈德森太太从水桶里拽出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意识模糊的分不清敌友了,问什么说什么。

  把两个人的口供互相放在一起,基本上都能对的上。

  秦戎帅有些索然无味,觉得九头蛇特工也不过如此嘛,之前把他们描绘的跟斜教分子一样,动不动就玩自杀。

  还以为信仰有多坚定呢,连一轮都没撑过来。

  然后他开始劝降哈德森夫妇,企图将他们培养成自己的卧底。

  结果一下子碰了壁,两个人尽管已经招供,但是对背叛九头蛇投靠另外一方这种事十分的抵触,死活不肯答应。

  秦戎帅暂时不管这两货,转头去看已经陷入昏迷的西蒙斯警官。

  西蒙斯的肩膀上有一个子弹射出来的小洞,里边的子弹还没取出来,伤口附近已经红肿,摸了一下额头十分的烫。

  秦戎帅拿出一支八千单位的青霉素给西蒙斯注射了进去,然后取出了子弹,再一个治愈术拍了上去。

  过了两个小时,烧退了。

  西蒙斯慢慢清醒了过来,下意识摸了摸伤口,却发现那里光滑无比,完全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

  他懵了,“你对我做了什么?”

  秦戎帅微微一笑,“我只是对你小小治疗了一下。”

  “这不可能?!”不光西蒙斯懵了,哈德森两口子看见西蒙斯完好无损的样子也懵了。

  “这是什么魔法?!”

  “这不是魔法,这是科学!”秦戎帅微笑的看着三人,认真的问道,“你们听说过安利吗?”

  “呃,我是说青霉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