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你输过吗
0.1秒记住本站域名 [ixs.cc]

  “秦兄,虽然很不想打击你,但你目前还远远不是我的对手。”

  秦凌的话语传达到了耳畔,逆天而行轻轻皱了皱眉,缓缓思考了片刻后顿时用力吐出了一口气,尽管说实话可能会得罪秦凌,但逆天而行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

  现如今逆天而行需要用全身上下大部分的力量来镇压体内的石化病,如果不解放全部力量,一身实力只能发挥不到三成,但即便是三成的实力也远远超过现如今的秦凌。

  逆天而行一眼就看出了秦凌体内的伤势,别说现在这个受伤的秦凌,就连全盛时期的秦凌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我想知道我现在的实力相当于哪个梯队的人,因此想要向逆天兄请教,仅此而已。”

  轻轻抿了抿嘴,秦凌严肃的点了点头,腹部的人花在丹田中迅速元转,很快,一丝丝气血之力便是从秦凌的毛孔中泛出,紧接着凝聚成了一把红色的单手直剑,矗立在秦凌的手中。

  右手轻轻举起影灵,秦凌伸出左手在其光滑的剑身上抚摸了片刻,随即彻底扬起心中的战意,将影灵在半空中轻轻挥舞几下,锋利的剑身瞬间切开了空气,带来了呜呜风声。

  事实上,秦凌早就知道现在的自己绝对不是逆天而行的对手,可他依旧还是要向他发起挑战,这难道是秦凌傻吗?

  不是,因为秦凌想要知道现在的自己在这个世界大概有哪个层次的战力。

  若以神族梯队来分的话,自己到底是处在普通神众、六部大神、五大圣王、五大古龙这几个梯队的哪个层次之中。

  当然,秦凌现在有自知之明,五大圣王每一个他都不是对手,秦凌只是想知道自己和诗乃如今的战力在大神梯队还是普通神众之中。

  “原来是这样啊,秦兄一家久居幻岛,常年未曾来到大地,铁血无双!”

  轻轻点了点头,逆天而行的眼中顿时出现了一抹了然,原来这才是秦凌的最终目的。

  但即便如此,逆天而行也没有自己出手的打算。

  对于现在的逆天而行来说,他每时每刻都要集中精力压制体内的石化病。

  因此,耗费精力的战斗能少一场就少一场,而且以逆天而行的眼光来看,秦凌现在的实力已经在六部大神较弱的那一个梯队当中,让六部大神之上,圣王战力之下的铁血无双来战斗是最为合适的。

  “小子,你太有勇气了吧,居然敢挑战我族的大元帅,不过我欣赏你,哈哈哈!”

  得到了大元帅的指令,铁血无双顿时哈哈大笑,紧接着便是用力一跃,来到了秦凌的身前,尖锐的十指轻动,顿时撕裂了空气。

  “兄长,让我来吧!”

  见秦凌准备战斗,诗乃的眼中顿时出现了一抹心疼。

  秦凌的身上有伤,在上个位面时,由于她疼惜秦凌所以事事代劳,一点活都不肯让秦凌干。现在见秦凌准备战斗,诗乃立即上前准备代劳,紧接着,确是被秦凌的手按在了原地。

  “咳咳咳...小诗!”

  用力吐出一口气,紧接着,体内再次传来了一阵剧痛,缓缓捂住胸前咳嗽了几声后,秦凌轻轻抬头,用金色的眸子注视着身前站立着的冥族十三大将之一的铁血无双,眼神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战意。

  轻轻抬起手按在了诗乃柔弱无骨的肩膀上,秦凌用力吐出了一口气,脸上满是严肃,他不想再让诗乃代劳。

  “小诗,这些年一直在你的保护之下,但我不愿意再躲在你身后了,我才是一家之主,有危险的时候我要顶在前面。”

  事实上,自上个位面被不良帅袁天罡重创后,诗乃就再也没让秦凌战斗过,反而是一直让他在修养着身体。

  所有的战斗都由庭院杀手以及习练了九幽玄天神功的水火判官所代劳,如果他们都解决不了的人,这才是诗乃出马。

  可尽管修养了将近十年,秦凌身体内却依然有一股强悍的内力始终去除不掉,仿佛扎根在了秦凌的经脉之中,死活不肯动弹一下,即便是秦凌都拿它没有丝毫的办法。

  这股内力中正平和,没有任何弱点可言,不像其他偏门的内力,只需要用相克的力量就可以去除,而这股内力却始终无能为力。

  在过去十年中,秦凌一直心安理得的接受着诗乃的保护,可现在,秦凌要站出身来了,即便他的伤势未愈,可秦凌却再也不想躲在诗乃身后了。

  “好吧,兄长!”

  感知着秦凌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诗乃紧盯着秦凌那双金色的瞳孔,但却没有看到一丝一毫的避让,两人对视许久,最终还是诗乃败下阵来。

  来回深呼吸几次后,诗乃立即回到秦凌身后,一言不发的牵起了结衣和谢塔的小手,而双眼确是死死的盯着前方的秦凌,生怕他再次受到重创。

  “妈妈!”

  感知着诗乃用力的手掌,结衣心神一凛,紧接着脸上便是再度出现了一抹熟悉的笑容,结衣相信,秦凌绝对不会输。

  “妈妈,相信爸爸吧!”

  犹豫了许久,谢塔的视线在秦凌和铁血无双的身上来回扫射,随后便是开朗的笑了起来,这是她第一次称呼诗乃为妈妈,称呼秦凌为爸爸。

  在UnderWorld之时,秦凌就从未让谢塔失望过,现如今,谢塔也相信,秦凌绝对不会让她失望。

  “小子,你败过吗?”

  缓缓吐出一口气,铁血无双眼神一凛,并未拿出全部力量,仅仅是简单的命器入魂,手中的双爪便是渲染成了紫色,这是冥族特有的战斗手段,与神族的神力相同。

  注视着悄悄站在原地,长剑的剑尖斜指地面的秦凌,铁血无双眉头轻皱,随即双唇微张。

  铁血无双并没有任何贬低人的意思,就是这么单纯的提问。

  “从我十一岁第一次战斗起到现在,不算与同伴之间的对练的话,面对敌人,从来没有败过。”

  铁血无双的话语传达到了耳畔,秦凌轻轻皱了皱眉,但紧接着便是舒缓了开来,微微思考着过去,自第一次与诗乃强杀抢劫犯起,然后便是艾恩葛朗特,不良人位面。

  除去与桐人,亚丝娜等PK对练,秦凌从未输过,即便是当初刚刚凝聚人花种子,膨胀的抢火灵芝面对女帝之时也仅仅是战平而非战败,面对不良帅之时,秦凌与诗乃联手,最终也只是两败俱伤而已,并没有所谓的胜者。

  换而言之,面对敌人,秦凌从未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