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五章 最后的机会
0.1秒记住本站域名 [ixs.cc]

  丽兹瞥着槐诗,忽然反问:“怎么,你背后那位铸日者难道领受天命的束缚,肯加入美洲谱系?

  还是说,你打算改换门庭?如果真是这样,我倒是不介意帮你打个报告。”

  “这就开始砍价了嘛?”

  槐诗遗憾摊手:“抱歉,铸日者你们就别想了,我在象牙之塔待的也挺舒服……像我这样的员工外派可能就是老板接受的极限了。

  企业机密知道太多还要跳槽的话,可是会被锄奸队追杀的。”

  “那看来你也不是能全然做主啊。”

  丽兹嘲弄了一句,忽然说:“六十个铸造者,我们会提供炼金术学徒给你,你只要将他们培养成铸造者就好了。”

  “铸造者的技术天文会不是有存档么?”槐诗反问:“你们看那个不就好了?”

  “如果看书有用的话,还要老师做什么?”丽兹冷哼:“况且,你该不会以为别人看不出来,你藏了什么东西吧?”

  槐诗摇头:“瞧你说的,基础和资料我都原原本本的白送了,没道理连独门应用技巧也要交出去吧?以及,六十个也太多了,你们要那么多有什么用?重点培养的话,十个就够了。”

  “这不是在菜市场砍价,槐诗。”

  丽兹根本不打算退步。

  这些日子,常青藤联盟又不是没有自己培养过铸造者,得益于槐诗所展示出的优秀潜力,大家或多或少都安排了一些人研究。

  反正家大业大,有些人闲着也是闲着,安排点课后活动,也能丰富一下生活情趣。

  然后,大家就发现,自己玩的可能和槐诗根本不是一个版本。

  没有炼金之火,也没有金属学专长,没有各种各样的加持,就连第一个难关都需要时间攻克——没有成熟的铸造者为学徒制作铸造之炉,就只能忍受数十倍以上的时间和缓慢的效率去龟速爬行。

  而没有记载在基础教材中的技巧和高端运用方式,更是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摸索而出。

  五十到七十,是常青藤在经过对时间的估算和人力考量之后所得出的最佳范畴。多了没啥用,少了派不上用场。

  “这样的话,铸造熔炉就不可能人手一份啊,丽兹。”槐诗说:“而且材料要你们提供,很多就连象牙之塔都是没什么库存的。”

  “然后你写个几倍的数字来找我报销?”

  “怎么可能?”

  槐诗诚挚的拍着胸脯:“你要相信我的人品啊。”

  “呵呵。”丽兹冷笑。

  “说真的,我倒是不介意那么点东西,而且,也不打算把这些技术藏进抽屉里当宝贝,但你们这么做未免没啥性价比啊。”

  槐诗叹气:“自己培养人手,等他们能够领悟铸造之王的技术,能够配合你们的学者和炼金术师逆向破解,起码要个几十年,你看我去了,三下两下就搞定了,何必?”

  可在丽兹的坚持之下,槐诗就只能无奈退让。

  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道理都不懂!

  这个败家女人!

  算了,大不了卖他们几个阉割版,反正他们也看不出来……

  “那么,说说其他的吧。”

  在搞定这一桩常青藤联盟和象牙之塔的合作项目之后,槐诗才漫不经心的提醒道:“理想国的资产不应该被滥用。”

  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

  好东西还是应该握在好人手里才对。

  丽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强调道:“美洲不会出卖自己的土地。”

  “这是当然,加强联系,深度合作,紧密协同必然是我们双方的主旋律。”

  槐诗心领神会,微笑着提议:“作为外来者,天国谱系也无意对美洲的城市指手画脚……当投资人,我更喜欢什么都不干只拿钱。当然,为了双方共赢,对于城市中的一些乱象,必须要予以整治才行。”

  只要钱,不要地。

  独立城邦的在美洲联合里的席位谁爱要谁要,但前提必须是我点过头才可以。

  丽兹紧接着强调说:“美洲公民的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那是当然,投资者的利益应该得到保证,我甚至觉得应该多拉一点外界的投资在这里搞点新鲜花样出来,老是赌场多没意思!

  要我说,就应该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才对!实不相瞒,我已经开始做好沙漠绿化的计划了……”

  槐诗高举起双手,阳光十足:“我们愿意同居民携手,共同建设一个更加丰富多彩的梦幻之城!”

  贵血们的投资不动,甚至可以加大力度。

  老乡们别担心,我们天国谱系只要钱,不杀人。

  有钱,大家一起赚。

  吃独食多可耻啊?喝汤的人越多,锅才越不容易翻。

  但老子做项目,你们别想管的太宽了吧?

  丽兹再度郑重强调:“传统和人权必须得到保护。”

  “当然,每一个灵魂生而自由且高贵。”

  槐诗毫不犹豫的回答:“我们尊重每一种肤色和每一个族群,就连兽化特征者也会在这里得到公平的对待。”

  随便你们把印第安人还是阿兹台克人乃至是罗马移民迁过来都无所谓,爷这里兽化特征者都有,你怕不怕?

  想要唠这个槐诗可不困了,作为丹波之王,他先天性的就站在政治正确的道德高地上,向下俯瞰,想打谁就打谁。

  只要他愿意,往山头上吐口吐沫,说这地儿太高了,都有十几万个兽化特征者出来立马帮他铲平。

  伴随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问答,道格拉斯的心,一点点的,沉入到了谷底中去。

  就好像亲眼见证女婿见岳父时候的拷问现场一般。

  看起来一片严肃冰冷,剑拔弩张,可实际上,岳父每问一条,女婿每答一句,大家就向着一个既定的结果更进一步。

  收入多少?有房没?有车吗?工作前景怎么样?

  每一条的回答,都在水准之上,甚至超出预想。

  接下来,只差对过生辰,看过八字,大家就可以一起其乐融融的畅想美好的未来了。

  除了要嫁出去的女儿是道格拉斯家的以外,简直没有任何问题!

  对于这一点,双方好像也根本并不在意……

  当丽兹站在谈判桌前面的时候,一切结果,便已经不由他自己。

  最终,当谈判桌上的对话告一段落,丽兹深深的看了槐诗一眼,提醒道:“在这一片土地上,每一场交易都将会被神明见证,槐诗,希望你能够信守诺言——”

  “天国谱系不会辜负任何一个朋友。”

  槐诗微笑着,伸出手:“合作愉快!”

  丽兹的手指细长而有力,坚定如铁,同槐诗一触即收,只是在离去之前,最后看了他一眼:“但愿如此。”

  从这一刻起,美洲谱系,率先结束了观望。

  选择了下注。

  参与了这一场由罗素所引发的豪赌。

  在十分钟后,这个消息将传遍了整个世界,摆在了每一个观望者的面前。天国谱系的重建向前跨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就是在槐诗的手中,就在他的掌握里。

  而现在,战争未曾到来,而这一座七十年前因为错误而诞生的城市,也将迎来自己新的主人!

  对很多人而言,无疑是乌云盖顶,风暴即将到来了。而另一些人则仿佛看到了出头的机会,在狂喜中有所动作。

  只不过,对于那数之不尽的荣华和奢享,槐诗却并不在意。

  好玩么?

  再好玩能有坑学生好玩么?

  他连氪个月卡都要琢磨五分钟呢。

  金融上的数字游戏对于槐诗而言从来没有任何意义,就好像眼前这一座泡影一般的城市一样。

  它是属于你的了。

  那就拆盒之后看两眼,放进柜子里呗。它的作用就是去和其他东西摆在一起。

  这么麻烦的事情,丢给罗素去解决吧。

  反正后续他是一点都不想搀和了。

  只是,在离开金库之前,他却忽然想起,还有最后一件事情没有办完。

  于是,槐诗脚步停顿,回头,看向身边轮椅上,那个瘫软衰败的老人。

  在轮椅旁边,那个脸色铁青的年轻男人死死的瞪着他,许久,再也没有勇气,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沉默中,氧气罩下面,只有老人疲惫又艰难的呼吸声。

  “这是最后的机会咯,老先生。”

  槐诗平静的提醒,“想要鱼死网破的话,就只剩下现在了。”

  轮椅上,道格拉斯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只剩下最后的选择。

  于是,道格拉斯再无任何犹豫。

  当那一双浑浊的眼眸再次抬起时,他已经拜倒在了槐诗的脚下,虔诚称颂:“槐诗先生,拉斯维加斯,将对您宣誓忠诚!”

  “很好。”

  槐诗赞许的颔首,伸手,按住他枯瘦的肩膀,轻声宣告:“那就铭记吧,道格拉斯先生——如今的你,已经踏在理想国的土地之上了。

  或许,你会对未来所发生的一切有所不满和怨恨,但你终究要明白一点。“

  槐诗低头,在他耳边仁慈的提醒:

  “——你正因此而得活。”

  在漫长的寂静里,槐诗转身,脚步声远去。

  而地上,道格拉斯拖曳着累赘的氧气设备,汗如雨下,深深的低下头,再也不敢抬起。

  .

  .

  等槐诗提着西装外套,踱着小碎步走出基地时候,就看到靠在车上吹口哨的罗素,在浩荡沙漠里,北极的白熊抽着雪茄,愉快的哼着爵士老歌。

  槐诗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问:“你就没想过,万一我失败了怎么办?”

  “那就等候时机,重新再来呗。”

  罗素轻描淡写的摆手,“你还年轻呢,将来一定有机会。”

  “如果我也失败了呢?”槐诗反问。

  “哈,你不是自己也还有学生么?不过林家的那个小鬼就算了,我比较看好原缘那个姑娘,你应该加大力度培养一下。”

  “该不会就因为她是个女孩儿吧?”槐诗斜眼。

  罗素愕然,一脸疑惑的看过来:“女孩儿怎么就不能做谱系之王了,槐诗,你这是偏见啊!咱们天国谱系有两代都是女王制呢,赶快好好给我改一改你脑子里根深蒂固的直男思维,不然以后很吃亏的!”

  跟这老王八理论永远会气的脑溢血。

  槐诗不想在理他。

  而罗素,已经拉开了驾驶席的门,向着他招手:“走吧,槐诗,听说这里有不少好酒。我请你喝一杯!

  你想喝什么?龙舌兰?威士忌?”

  “喝什么都随意,别最后刷我的卡就没问题……“

  槐诗靠在副驾驶上,闭上眼睛,才感觉沉重的疲惫袭来。

  他沉沉睡去。

  汽车再次发动,向着远方沙漠中泡影之城驶去,渐渐消失在年代古老的蓝调歌声里。